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一百六十三章 柯汲金的阴谋

第一百六十三章 柯汲金的阴谋


  
  柯汲金的话语十分的阴沉,脸上也带着好几分不怀好意,在宋穆的耳边说完,当下却是伸出那苍白干瘦的手指,在宋穆的脖子上重重划过。
  “不过你要想好了。”
  “你若是拒绝了,那便也好,你身具念力文力,又如此年轻气盛,一身的精血,可谓是最合我的心意。”
  “我不会这么快杀死你,我会先划开你的经脉,碾碎你的丹田,逼出你所有的文力。”
  “然后,我会打开你的脑袋,将你的念力也炼化干净。”
  柯汲金的话语声极其细微,但是每个字都像是刀片一样在宋穆的脑门上划过。
  “再然后,我会撕开你的血管,让你的鲜血慢慢流下。”
  “有了你的精血文力念力,足够让我恢复小半成的实力。”
  柯汲金嘿嘿说着,那一双阴冷眸子却是突然与宋穆对上,此刻脸上挂着一个诡异邪乎的笑容。
  宋穆敢怒不敢言,当下只是瞪着对方,但是柯汲金桀桀笑了两声,然后收回手,缓缓的退开。
  “你可以想一想,不过尽快,或许等会儿我就反悔了,会很想把你吃了。”
  柯汲金这么说着,此刻则是重新坐下,然后闭目修炼。
  宋穆当下神色愠怒的看着对方,此刻心中也是无比的混乱。
  都说人生自古谁无死,但是当可预见的死亡真的摆在自己的面前的时候,人都是会胡思乱想的。
  宋穆好不容易才晃荡出那些不该有的混乱想法,当下目光微捶,似乎念头通达,缓缓的开口说道。
  “你是如何成了现在这番模样?”
  “还是你们魔教之人,都长这个样子?”
  宋穆的话语声传出,那正在闭目养神的柯汲金却是陡然将目光斜着递了过来,当下那眼中闪过一道骇人的杀气。
  但是转而他又将这一切收了回去,重新垂下目光,同样是缓缓的说道。
  “还不是你们这些自诩为正道的家伙,逼着我用了天魔入体,更是让经脉逆转,魔气倒噬,让我成了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明明我都已经赢了,那个突然出现的家伙,那个该死的陶氏诗宗的子弟。”
  “竟敢置我于死地!让我痛失一臂!”
  柯汲金低吼着说道,那眉目之中却是带着十足的愤恨,丝毫不掩饰脸上的杀意,一道气浪顿时掀起,让洞中的石块飞溅。
  似乎宋穆的一句话,点燃了他心中深深的怨念。
  不过如此说完,柯汲金却是偏头看向了宋穆,当下冷着脸说道。
  “怎么?你对我的事情很感兴趣?”
  宋穆没有说话,此刻只是与对方的目光错开,看到对方一个空洞的袖管,脑中此刻却是在思索着这一切。
  那一日老师与其一场大战,其实几乎可以说差点让这家伙当场毙命,这家伙最后用了损害自己身体的办法才从其中逃脱出来。
  那一场战斗,必定让他实力大损,甚至已经让他处于一种极不稳定的状态。
  但饶是如此,他却是还能将肖夫子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宋穆在心中细细思索着,此刻只觉得这件事情似乎有了些许的转机。
  只不过下一步当如何,宋穆心中也有些杂乱。
  柯汲金见到宋穆没有说话,当下也是冷哼了一声,却是没有再关注在宋穆的身上。
  下一刻他的身上便有阵阵黑气冒出,整个人的脸庞之上也是充满了氤氲的黑气。
  他正在消化刚刚吞噬这蟒蛇的精血。
  宋穆再是微微垂着目光,被捆缚在石柱上,坐在这个隐蔽的洞穴内,听着外面的哗啦啦的雨声,缓缓的思考着对策。
  待到夜幕缓缓降临,宋穆依旧是保持着坐着的姿势,此刻四肢都有些麻痹,但是更重要的是肚子里传来了响动。
  宋穆感觉到了饥饿,也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对方捆缚到了这里几天了,此刻的宋穆只感觉身体饥饿又干渴。
  “饿了?”
  黑暗之中宋穆的肚子刚刚咕咕叫,那阴冷的声音便随之响起,然后就见到一株火苗从对方的手中迸发而出,点燃了那旁边的火堆。
  微弱的火光照亮了这个洞穴,此刻也照亮了宋穆的面庞。
  黑暗之中,那柯汲金已经直起上身,正不怀好意的看着宋穆。
  “那你现在可以做决定了。”
  这么说着,柯汲金再次掏出了自己身上的那个小瓶子,对着宋穆淡淡的说道。
  “顺从我,等会儿你就可以离开,今晚或许就能在营地里吃上一顿饱饭,然后再好好的睡上一觉。”
  “忤逆我,那么今晚你就是我的晚餐。”
  柯汲金的声音冰冷且没有感情,但是带着浓浓的威胁的意味,说话的时候还缓缓的伸出舌头舔舐了一下嘴角。
  即使此刻的宋穆听下去,都觉得自己的后背有些发凉。
  宋穆狠狠的吞了一口口水,然后抬起眼看着对方,缓缓说道。
  “先给我松绑。”
  “鼠辈,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柯汲金冷冰冰的开口说道,宋穆则是沉沉吐出了一口气,毫不畏惧的继续说道。
  “我的腿脚已经有些僵硬了,再不松绑,即使现在我拿了你的东西,也无法从这里走出去。”
  听着宋穆这般说道,柯汲金也低头看了一眼宋穆的手脚,此刻似乎有些泛白,当下沉思了片刻,然后挥了挥手。
  宋穆身上的绳索立刻断开,而对方的声音已经再次传来。
  “既然你答应了,便准备吧,我这就带你出去。”
  柯汲金这么说道,宋穆当下则是自顾自的活动了一下胳膊,然后试着起身,但是一时半会儿竟然还做不到。
  长久的弯坐着,让自己此刻的状态,就和之前书写完《三字经》后从那种玄妙的顿悟状态之中醒来时一模一样。
  柯汲金显然也见到了宋穆的这个情况,当下皱了皱眉头,但是并没有对宋穆做些什么。
  宋穆则是立刻借着这个机会恢复一下四肢知觉,同时又想着再试探对方几句,对着对方问道。
  “你如何成了一名堕落文人?”
  “堕落文人?”
  柯汲金听到这句话冷笑了一声,此刻却是目光微垂的说道。
  “道不同不相为谋罢了。”
  说着,对方便将那手中的药瓶扔到了宋穆的面前,同时开口解释道。
  “这东西是什么你就不用知道了,到了你的驻地,只要找到一窝蚂蚁,将其倒上一些在它们的洞口,然后再把这瓶子扔进军营之中,一切就行了。”
  “但是你记住了,一切要悄无声息,你已经会使用念力,这就不用我教你了。”
  柯汲金这么说着,这时候又摊开手中,那是一枚黑色的丹药。
  “这是入魔丹,你吃下后七日内无人能看出异常,但是七日后,若是我见不到该见到的情况,你将在所有人面前入魔。”
  宋穆听到这句话,当下猛然一顿,抬起头看向对方。
  “放心,只要你完成了,还记得那日你探查的穿山甲的地方吧?解药就会放在那里。”
  柯汲金如此安慰的说话了一句,那脸上已经带着得逞的神色。
  他似乎已经见到了那时候整个军营大乱的场面,宋穆此刻听到这话也猛然顿住,而这家伙已经走上前来,将手中药丸放到了宋穆的身前。
  “现在,就吃下去。”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