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一百六十四章 花落知多少

第一百六十四章 花落知多少


  
  “吃下去。”
  柯汲金的声音就在宋穆面前低低的响起,宋穆看着对方手中的那枚药丸,此刻只是攥紧了拳头,然后又松开。
  宋穆毫不犹豫的伸手拿过,然后扔进了嘴里,艰难的囫囵吞下,而后甚至还伴随着几分干咳。
  而见到宋穆如此痛快的吃下了药丸,柯汲金的脸上立刻就露出了几分笑容,似乎对宋穆的这番举动十分的满意,当下还点了点头。
  “不错,识时务者为俊杰。”
  “身不由己罢了。”宋穆回了一句。
  柯汲金没说话,当下只是重新坐了回去,将面容隐藏在火光暗处。
  片刻后,宋穆感觉到了体内的变化,先是自己的丹田传来阵阵温热,自己体内的文力也能够感受的到了。
  但是要说这其中是不是还有什么情况自己不清楚,那或许就是宋穆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异常。
  那枚药丸,此刻让宋穆感觉到了有些不安。
  “既然都已经决心好了,那我们也不要耽搁了,现在就出发吧。”
  那柯汲金微微等待了片刻,似乎也有几分不耐了,此刻起身对着宋穆说道,然后立刻就出现在了宋穆的身前。
  甚至还不等宋穆说些什么,对方便一把抓住了宋穆的衣领,然后直接从这洞窟之中离开。
  黑夜之中的山林似乎已经停了雨,此刻森林之中的温度极低,宋穆感觉到了阵阵冷意,还有周围的树木上的水滴不断滴落在自己身上的冰凉。
  柯汲金行进的速度飞快,即使是在这黑夜之中也行动敏捷,宋穆花了好一番功夫,也才能堪堪看清楚一些周遭的情况。
  雨夜实在是太黑了,眼前的一切似乎都是虚无。
  宋穆被对方提着在山林之中不断前行,宋穆当下则是在脖子上不断的捞动。
  当自己扯到了自己的红绳,宋穆松了一口气。
  黑夜之中,宋穆的眼中闪动着光芒。
  柯汲金依旧带着宋穆飞快的前进,也不知道在这密林之中行进了多久,宋穆只记得自己身上已经被树梢的水滴彻底打湿,微风吹来,凉意更甚。
  突然柯汲金停下了脚步,然后将宋穆扔在了地上。
  地上泥土和树叶混合着,一片湿漉漉滑溜溜的,宋穆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形,柯汲金的声音已经传来。
  “就这着吧,天不久就要亮了,往西走。”
  “别忘了我说的话,七日后……哼哼。”
  柯汲金这般叮嘱了一句,当下就扭身要走,但是宋穆的声音突然传来。
  “且慢。”
  柯汲金顿时停下,然后有些诧异的扭过身来,黑夜中虽看不清楚前方的情况,但是两人的眼睛仍然在黑夜之中对上。
  宋穆突然起身,然后在身上摸索,同时对着对方说道。
  “柯大人可想知道那日韶州府城,与你打在一团的,是谁?”
  宋穆如此说着,柯汲金的神色明显发生了变化,当下就走上前来两步,然后咄咄逼人的问道。
  “是谁?”
  宋穆笑了笑,此刻已经摸到了腰间的笏板,抽掉其中已经湿透的文纸,当下又利索的从油皮袋子之中拿出新的一卷文纸,往其中放去。
  柯汲金显然注意到了宋穆的动作,但是看起来他并不觉得秀才境界的宋穆有什么威胁。
  “那个人叫做皇甫风明。”
  宋穆此刻缓缓的说道,手上已经拿出了一支笔,当下在嘴中沾了沾,淡淡的墨水苦味传来。
  “什么?皇甫风明?!”
  果然在柯汲金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立刻就瞪大了眼睛,当下脸上也是不可思议的表情。
  “皇甫风明,那家伙,竟然还活着?”
  柯汲金如此喃喃的说了一句,宋穆当下却是顿了顿,此刻也或许知道了一个不一样的消息。
  但是宋穆并没有停下自己的动作,此刻正在黑夜中努力瞪大着眼睛,拿着笔在笏板上书写。
  那柯汲金却是一脸怅然的模样,此刻竟然还自言自语。
  “难怪,原来是他,难怪他能够用出陶氏诗宗的诗词。”
  柯汲金这么说着,当下想起什么,又是对着宋穆问了一句。
  “你知道他在哪?”
  宋穆默默点了点头,手上的动作依旧飞快。
  “在哪?是在你们那营地之中?”
  柯汲金再次说道,宋穆没有表态,却是放下笔,当下看着对方,露出了一个释然的笑容,然后对着他说道。
  “你想不想知道一个更加惊奇的消息?”
  柯汲金此刻已经面露不耐,当下满身杀气的走上前来,对着宋穆厉声质问道。
  “我问你皇甫风明在哪?你究竟还知道些什么?”
  宋穆沉沉出了一口气,当下从笏板之中抽出了那诗词,同时抬头,看着对方说道。
  “皇甫风明,正是在下的老师。”
  “什么?!”
  柯汲金的脸上无比的顿挫,那一刻整个人身上的魔气不由自主的鼓动荡开,却是立刻又收回不见,此刻似乎是眼中闪动了片刻。
  “你说的可是事实?”
  宋穆则是没有说话,当下反倒是只问了对方一句。
  “怎么?你又想让我多为你做什么事情吗?”
  宋穆这般说着,那文纸,此刻已经卷到了手上。
  柯汲金顿时顿了顿,脸上的表情小显然有了几分不怀好意。
  可是宋穆当下朝着对方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黑夜之中牙齿闪亮。
  “很不幸,我之所以告诉你这个消息,并不是想要让你做点什么。”
  “我只是在告诉你一个事实,他既然是我的老师,那么自然……”
  “我也学了一点他的东西。”
  宋穆这么说着,脸上的笑容突然消失不见,那柯汲金当下一狠,脸上顿时怒出暴怒的表情。
  而宋穆已经运起手中文纸,此刻周身的文力和脑中的念力往着其中疯狂灌入。
  手中的玉戒闪闪发光,宋穆面前的东西立刻发出耀眼的光芒!
  “该死,原来你也已经是个造境师,该死!”
  柯汲金此刻气急败坏,那脸上再次露出无比狰狞的表情,当下朝着宋穆狠狠的抓来。
  而那文纸已经在其面前燃烧,那最后一句消于飞灰。
  “……花落知多少。”
  这一切都晚了。
  下一刻,耀眼的光芒让柯汲金觉得眼前出现了变化,天空似乎一下子就明亮了几分,而此刻周遭的一切,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流水潺潺,天空昏暗,鸟鸣山涧,似乎又有淅淅沥沥的雨点落下,落下处雨花成花,却又顷刻凋零。
  这周围的一切熟悉,却又无比的陌生。
  柯汲金心中一紧,当下朝着四周环顾,却是已经见不到宋穆的身影。
  异境,宋穆第一次完完整整的激发出一个异境。
  用的乃是田园诗派仅次于陶公的人物,孟浩,孟浩然的诗词!
  只不过是片刻,宋穆便感觉自己体内的文力和念力在被疯狂的抽走,但是面前的柯汲金,却是已经失去了自己的方位。
  这世界以文载道,但是之所以还会有三大细分职业的出现,便也是因为这等玄妙御文力的原因。
  文战师,造境师,破境师。
  每一种身份,都代表了他这一生所能够施展的本领大有不同。
  宋穆此刻,第一次完完全全以造境师的身份,出现在他人面前!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