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一百六十五章 向死而生

第一百六十五章 向死而生


  
  孟浩然虽与王维都是山水田园诗人,但其能居于田园诗派第二的位置,便是其诗词情境更玄妙。
  王维所做之诗词虽是田园,但过于美好理想,孟浩然笔下的田园却更加真实贴切,山村宁静,炊烟袅袅,鸡鸣犬吠,好客农家跃然纸上。
  也正因如此,文朝诗坛也有流传,浩然可成境,摩诘自清明。
  孟浩然一生著诗无数,流传下来的诗词便有两百余首,这《春晓》乃是一首极其纯粹的写景诗。
  也是宋穆如今能勉强使用的入门诗。
  虽是五言绝句,却妙不可言。
  宋穆站在异境之中,因为这个异境的特殊,宋穆身形已然隐匿其中。
  此刻的宋穆能够看到这个家伙的情况,但是柯汲金却是无论如何都找不到宋穆的身形。
  这样的情况让宋穆得以暂时的喘上一口气,同时也能够仔细的思虑接下来的事情。
  异境展开,其实是以宋穆的那张文纸为中心,而其能够支撑多久,就在于宋穆的文力念力能够维持其到什么时候。
  但是这同样会是一个极大的变数,宋穆不打算久留。
  从在洞窟之中醒来的那一刻,宋穆就已经下了决心。
  自己不会做任何的妥协,就算那柯汲金想着要如何,自己绝对不会让他得逞!
  异境之外依旧是一片黑暗,宋穆在想着该从何处离开。
  “你以为,施展出了一个异境,就能够从我的手上逃掉吗?”
  就在这时候,异境之中传来了那柯汲金淡淡的声音,此刻的他并没有变换位置,依旧是站在那异境之中,目光朝着周围不断的打探,但是脸上的表情已经变得十分的冰冷。
  “我还是太过仁慈了。”
  “没有我的解药,七日后,你必定也会暴毙而亡。”
  柯汲金的声音还在传来,宋穆充耳不闻,只是不断的向后退,但是这时候柯汲金似乎也不想再做任何的等待了。
  一股浓郁的黑气从对方的脚下缓缓的升起,然后在瞬间便包裹了对方。
  黑气之中,再次传来对方阴冷的话语。
  “我知道你还在这,你逃不了的。”
  话音落下,宋穆猛然瞪大了眼睛,只见到那柯汲金此刻身上的黑气朝着四周疯狂的溃散,然后在周边缓缓的凝聚出一个又一个的黑影。
  这些黑影各个有着凝固的外表,完全是另一个版本的柯汲金。
  而此刻他们向着四周而去。
  宋穆这不大的异境,是绝对经不住对方如此的搜查的。
  宋穆顿时屏住了呼吸,当下也是低头仔细的思索着对策,但是看着对方的不断逼近,宋穆还是顿时咬了咬牙、
  此刻管不了那么多了,要是再不走,自己就得死在这里了。
  宋穆这般想着,当下再汹涌的灌注了一波文力你那里,然后直接扭头就走。
  黑夜出现在面前,丛林无比湿滑,宋穆的脚下打滑,但是却是手脚并用的飞快逃离。
  身后的异境还在依靠着宋穆最后的那一点念力不断支撑。
  “哪里走!”
  一声怒喝传来,宋穆只感觉自己的念力在那一瞬间奔溃掉了,与那个异境的连接似乎就这样被打破了。
  宋穆猛然一凛,此刻脚下步伐再次加快了几分。
  与此同时宋穆往着手中捏着几张文纸,再次催动文力念力,一股脑扔在了身后。
  可是下一刻,天空之中立刻传来一道令人窒息的气息。
  “还敢在我面前故弄玄虚,一个小小的秀才,真以为自己有了通天的本事?”
  柯汲金的声音陡然传来,宋穆心中警铃大作,此刻抬头看着树木间的天空、
  一片黑暗之中,只传来这家伙骇人的大笑声。
  宋穆咬紧牙关,不断的继续往前,笏板和毛笔此刻已经抓在手中,虽然宋穆想要试图去书写,但是此刻已经难以顾及。
  天空之中突然落下一掌,在宋穆身后数米猛然炸响,树林之中传来阵阵树木倒塌的声音。
  宋穆已经慌不择路,此刻只顾着埋头跑路、
  “鼠辈!受死!”
  又是一句厉喝而来,这一次宋穆只觉得后脖颈的汗毛立刻倒竖,此刻甚至不用回头,宋穆便毫不犹豫的向着身后扔出了两张文纸。
  文纸迅速燃烧,然后从地面出现了两条土墙。
  土墙似乎挡住了柯汲金的身形,但是下一刻柯汲金便将这一切狠狠的撞碎,继续朝着宋穆而来。
  
  “皇甫风明的徒弟?皇甫风明原来还没死,哈哈哈。”
  “你以为有了这个名头,你今天就能活下去吗?”
  “你可知道皇甫风明什么来头?他曾经可是在刺杀榜第三!”
  “万两黄金,十滴妖尊之血。”
  “哈哈哈,自以为是的家伙,他日,便与你那师父皇甫风明,在地府黄泉相见吧!”
  柯汲金的瘆人的声音再次传来,下一刻竟直接出现在了宋穆的身侧!
  宋穆甚至没有意识到对方在什么时候到来,只觉得对方突然狠狠的抓住了自己的脖子,下一刻就将自己拉倒,然后摔飞,狠狠的撞击在了一颗粗壮树木之上。
  宋穆轰然落地,顿时闷哼一声,只觉得口中一阵咸腥的味道传来,胸腹处则是传来阵阵疼痛。
  真正的撕心裂肺。
  那疼痛感几乎要让宋穆再次晕厥下去,此刻面前满是星星点点。
  跪倒在地,宋穆狠狠的咳嗽了两声。
  而这个时候,面前已经传来一阵响动,那柯汲金此刻已经再次站在了宋穆身前。
  黑夜之中,他杀气升腾。
  “敬酒不吃吃罚酒,看来今日,你是自寻死路。”
  柯汲金一双猩红的眸子正盯着宋穆,这一刻他露出了猩红的舌头,轻轻的舔舐了一下嘴角。
  “多少年没尝过人血了啊。”
  宋穆依旧在猛烈的咳嗽,此刻身心都经历着巨大的考验,宋穆大口的喘息着,此刻试图再次去拿自己的笏板,但是下一刻一只手已经抓住了自己的脖颈。
  宋穆猛然抬头,那冰冷的手指狠狠的嵌入自己的脖子之中,越来越紧。
  宋穆此刻涕泪横流,伸手猛力的拍打着对方的手掌,脸上已经一片通红。
  但一切于事无补。
  境界上的差距太大了,连异境都支撑不住片刻。
  “鼠辈,你一直没有认清楚,这个世界究竟是什么样的。”
  “这从来都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实力才是指点一切的存在。”
  “一身傲气,你当如今,还在繁华人间吗?!”
  柯汲金声音无比阴沉的说道,那手指此刻再次发力,宋穆的脸色已经逐渐变成了铁青。
  就连宋穆都觉得,此刻的自己面前似乎出现了虚影。
  原来一切只不过是一场空,什么宏图伟业,到头来,终究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只是可惜了,重活一世,本以为,还能有别样的精彩。
  宋穆心中已经没了念头,那柯汲金手上的力气再次加大,猩红的眸子配上他猖狂的大笑,此刻整片山林之中的野兽都为之震颤。
  意识已经沉沦,六识逐渐模糊。
  宋穆的眼眸已经缓缓的闭上,但是就在这一刻,宋穆脑中的古书突然翻开,那书页开始不断的剧烈翻动。
  一行大字刹那间出现在了古书的书页之上。
  “世溷浊而莫余知兮,吾方高驰而不顾。”
  又是一句楚辞!
  古书上,每一页上的古诗此刻都在猛烈的翻动,每一首古诗都在散发着它们的光芒,那光芒开始缓缓汇聚,然后往着那一句楚辞之中猛然灌注。
  楚辞的光芒还在增加!
  宋穆突然感觉自己身上有了力量,这一片天地,似乎也有了变动。
  柯汲金还在大笑着,但是旋即戛然而止,密林之中,突然传来一阵微风,然后狂风大作。
  猛烈的大风吹动着四周山林,撩起两人的长衫,带来阵阵呼啸之声。
  “这是什么情况?”
  柯汲金瞪大着眼睛问了一句,此刻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看着宋穆开口说道。
  “你身上有什么?”
  “你身上究竟带着什么?!”
  柯汲金鼓动魔气探查宋穆周身,而奄奄一息的宋穆在狂风之中似乎迎来了短暂的复苏,那一刻,宋穆的眼眸突然睁开。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