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一百六十六章 铁马冰河入梦来!

第一百六十六章 铁马冰河入梦来!


  
  宋穆一双带着无数血丝的眸子此刻瞪得大大的。
  狂风吹起宋穆凌乱垂落的长发,那一刻柯汲金没来由的身上一颤。
  “你……”
  柯汲金正要说话,宋穆此刻却是突然伸出手,然后狠狠的打在对方的脸上。
  
  身长脚长的宋穆此刻做着这个动作,却是显得异常的柔弱。
  那轻飘飘的一巴掌下去,甚至没有任何的声音发出,两人的耳中,此刻都充斥着周围山林的呼啸声。
  “呸!你身上究竟带着什么宝物!说!”
  柯汲金却是陡然回过神来,此刻神情更加狰狞的大声喊了一句,但是迎接他的只不过是宋穆的一个扭曲笑容。
  然后宋穆抬起双手,狠狠掰住掐着自己脖子的柯汲金的手指。
  山林的温度视乎又下降了,宋穆的口中此刻长长吐出一口白汽,脸上带着无比的决绝。
  那柯汲金见宋穆垂死挣扎,此刻也毫不废话,当下运起周身的魔气,黑色魔气缓缓凝聚成几只手掌,然后狠狠打在宋穆的胸膛。
  “既然你这般求死,我就成全你!”
  一掌狠狠的打在宋穆的胸膛,沉闷的击打声中伴着骨头碎裂的喀嚓声。
  此刻的宋穆却是发出一声怒吼!
  “啊!!!”
  风声裹挟着文气,化成道道文力凝聚在宋穆的双手之上,那一刻,宋穆竟然真的掰动了柯汲金的手指!
  周遭山林似乎也在此刻孕育出一股极致强大的力量,陡然袭来,那柯汲金此刻脸上已经带着无比的惊容,当下更是怒吼着说道。
  “鼠辈!你身上究竟有什么?”
  “你究竟是谁?!!”
  可回应他的,只是宋穆无尽的咆哮,和周遭无尽的狂风呼啸。
  就在那一刹那,宋穆忽觉自己的脖子上突然一松,与此同时,自己的身体似乎被一股无形力量托住。
  乘风而起。
  这天地之间的狂风,似乎正缓缓托起了自己的身躯。
  就如同一片轻羽,正向着远方而去。
  ……
  宋穆嘴角溢着鲜血,闭着眼睛,此刻看着古书上那闪闪发光的几个字,心中已经充满了感激。
  在这危难时刻,是古书救下了自己,用所有诗词所凝聚的金光。
  此刻的宋穆,飘飘乎在狂风的席卷下不知所踪,在一片黑暗之中,将宋穆轻轻的送到了地上。
  那一刻狂风消散,而那古书上的金光也彻底消散。
  宋穆被剧痛再次拉回残酷的现实,此刻口中吐血,却是坚持着抬头,看向周围。
  不远处的迷蒙黑暗中,是一个村庄的模样。
  宋穆艰难的起身,那身上几乎时刻传来痛楚,宋穆捂着胸口,踉踉跄跄的上前。
  脚下步履蹒跚,宋穆似乎耗尽了自己身上所有的力气,此刻终于是来到了那村庄之前。
  宋穆强忍着喉咙的疼痛试图呼救,但是旋即才发现,这早已经是一个荒村。
  广州府境内,此刻早已经没了普通百姓。
  已经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宋穆已经没有力气了,此刻只能是爬进这村庄,在一处围墙下躺下,一侧是一间被大雨浇灌倒塌的土屋,露出一张破烂的床榻。
  宋穆有些渴望,渴望能躺下来静静沉睡。
  湿漉漉的身上已经传来了阵阵刺骨的冰凉,宋穆感觉自己的意识已经几乎恍惚,那耳边似乎传来各种各样的声音。
  四肢似乎都已经没了力气,宋穆艰难的喘息着,痛苦的度过这每一分每一秒。
  这两辈子,宋穆都觉得自己没有这么艰难过。
  可是突然,宋穆猛然发觉自己胸口传来更加剧烈的疼痛,与此同时,自己全身的文力,似乎已经开始沸腾。
  灼热和冰凉的感觉同时出现在宋穆的身上。
  那冷热碰撞下,宋穆已经觉得自己要撕裂成两半。
  文力的沸腾,还有那强大嗜杀的感觉此刻不断的涌上来,宋穆咬着牙,心中却是明白如何了。
  那柯汲金给自己吃下的入魔丹,提前发作了。
  可宋穆已经没了力量,此刻甚至已经做不了任何反抗。
  本以为柳暗花明,原来还是山重水复。
  “小辈,你跑不了了!”
  “我知道你在这里!”
  与此同时,天空之中再次传来那柯汲金咆哮般的声音,宋穆迷蒙间听到,却是做不了任何的事情。
  阵阵狂风席卷而过,然后是一阵阵的剧烈的地动山摇,这将宋穆重新激起。
  那体内的药力似乎还在沸腾,但是宋穆觉得自己的意识短暂的回来了,当下连忙往着更角落之中艰难移去。
  宋穆大口喘着气,嘴角不断的有血液流出,天空之中的柯汲金还在叫嚣,一道道的攻击向着地面打来。
  宋穆却是看到了面前的一根棍子。
  瞪大着眼睛,张大着嘴巴,宋穆伸手够到了那棍子,此刻艰难的拖到面前,然后攥紧在手中。
  带着几乎迷离的眼神,宋穆缓缓的在地面上开始写动了起来。
  “僵卧孤村不自哀……”
  “尚思为国戍轮台……”
  这一刻,似乎天空又下起了雨。
  宋穆愣愣的看着面前的土地,用最后的意志往下写去。
  “夜阑卧听风吹雨……”
  “原来你在这。”
  突然一个身影落下,站在院落之中,那可怕的声音再次在宋穆的耳边响起。
  “你以为你跑得了?”
  “入魔丸的威力如何?它是不是让你痛不欲生?”
  柯汲金淡淡的声音缓缓的响起,宋穆此刻已经无力抬头,只是手指还在动弹。
  柯汲金却是上前一步,看着垂死的宋穆,冷冷的笑道。
  “怎么?此刻才想起要给自己留下遗言了?”
  “我给了你路,是你自己不选!”
  柯汲金怒喝一声,手上已经魔气涌动。
  “老匹夫……韶州府城,你知道是谁破了你的百花杀吗?”
  宋穆强撑着力气说道,目光却是盯着自己手中的木棍,竭尽全力的加快速度。
  “是我连作了三首菊花诗,才破了你的异境。”
  “嗯?!”
  柯汲金猛然一愣,阴翳的目光再次看向宋穆,宋穆再次移动了手指,但是此刻却是抬起了头,那虚弱的面容此刻看着对方,露出了一个笑容。
  “我没想走,当然也没想让你活。”
  宋穆这般说完,柯汲金当下神情一凛,手指一张,就要挥手打来。
  但是突然,柯汲金猛然一哼,然后突然佝偻着身子,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是毒!”
  柯汲金惊呼一声,此刻却是恍然般的抹了一下嘴角,手上留下了一些白色粉末,当下猛然看向宋穆。
  “你是什么时候……”
  柯汲金这般追问,却是想起了刚刚,垂死挣扎的宋穆的那两巴掌。
  那无力的两巴掌,上面竟然沾满了自己给他的毒药粉。
  毒性已经发作,此刻解药也难管用了。
  这一刻一切通达,但是场中却是传来一阵笑声。
  这笑声并不来自柯汲金,而是来自,宋穆。
  “呵呵呵,咳咳。”
  “自作孽不可活,你本就身负重伤,谁能说我杀不了你?!”
  柯汲金大吼一声,当下忍着体内的不适就要将宋穆除之而后快。
  “鼠辈受死!”
  但是那一刻,他却见到宋穆怒吼一声,用树枝在地上疯狂书写。
  《除魔》!
  诗名陡然而成!
  天地劲风乍起!带起惊雷阵阵!狂雨滔滔!
  浩瀚文气在宋穆面前喷涌,那地上的文字开始缓缓浮现。
  “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陆游的大诗顷刻而成,喷涌的文气席卷四方!
  “你竟然……原创诗词!”
  文气涌动之中再次传来柯汲金的一声惊呼,此刻的宋穆扯下脖间沾满鲜血的碧玺。
  鲜血浸润了两块碧玺,那一刻似乎有光芒闪动,文力有了新的去处。
  顷刻间,天地变换,铁马冰河。
  入梦来!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