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一百六十七章 皆有所梦

第一百六十七章 皆有所梦


  
  石阳县城宋宅,雨夜入眠的宋良达突然睁开了眼睛,然后猛然坐起。
  朱氏迷糊的起身,宋良达却是扭头看着窗外,突然摸了摸眼角。
  那是一滴泪水。
  “怎么了,相公?”
  朱氏起身点灯,宋良达却是闭口不言,当下霍然起身,只穿着里衣,然后打开房门,走到院中。
  
  淅淅沥沥的雨点正从天空徐徐落下,宋良达却是面色紧张的看向天空,跟出来的朱氏满脸焦急,当下提着衣服和油纸伞出来。
  “相公,你这是怎么了?快回去,可千万不敢着凉!”
  房门口,八岁的丫丫宋明微也缓缓起身,此刻竟然还低声抽泣。
  而宋良达也是眼角泛红,泪水竟然忍不住的流了下来。
  “你们爷俩,这是咋了?”
  朱氏看着这情况慌了神,当下话语之中已经是带了哭腔。
  “我……我梦见穆哥儿了。”宋良达擦了擦眼角,突然说道,目光还是看着天空。
  “他正坐在一个荒村围墙下,他在吐血嘞。”
  宋良达这么说着,却是把朱氏吓的一大跳,连忙拍拍其后背说道。
  “呸呸呸,你这做叔叔的怎么能这么说穆哥儿呢?呸呸呸!”
  “娘!我也梦到了!”
  “大哥说他好痛,丫丫也觉得好痛。”
  丫丫此刻也啜泣着跑了出来,然后扑进朱氏的怀中,低声哭泣。
  朱氏顿时愣神,此刻已经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宋良达狠狠的抹了抹眼角,当下就接了衣服和纸伞,让娘俩回屋,自己就打开院门出去。
  “相公,你这时候要去哪啊!”
  “我去一趟县衙,我总觉得不放心,去问问情况!”
  宋良达撑着雨伞,急匆匆的走进了雨夜之中。
  ……
  府学驻地之中,昏迷之中的陶风明也是突然睁开眼睛,当下目光灼灼,却忽然伸手摸了摸眼角。
  久违的湿润的泪水出现,陶风明猛然起身。
  披衣下楼,在下面值守的付泽峰和薛凯文见到陶风明苏醒,当下纷纷起身面面相觑。
  “先生,您醒了。”
  陶风明没有搭话,当下只是披衣往着外面走去。
  付泽峰和薛凯文见状对视了一眼,当下也连忙跟上。
  “先生,先生,你要去哪里?”
  两人看着陶风明行色匆匆,当下连忙上前,彼时一个举人训导也出来了,见到这情况当下也跟着询问。
  陶风明却只是不说话,一路来到了这村庄驻地的最高处,向着天空四周不断眺望。
  不多时,商祖亮也出现在一旁,见着有些失神的陶风明,连忙开口问道。
  “风明先生,你怎么了?”
  陶风明却是突然伸手,指向了东南方向。
  “在那!”
  “什么在那?”商祖亮疑惑的看去,陶风明却是面露紧张的说道。
  “宋穆,他在那!”
  “东北方向,一路往前,那里有个村庄,他就在村庄的一处围墙之下!”
  陶风明急切的说道,那目光之中已经带着几分焦灼。
  商祖亮连连看去,当下不可置信的吞了吞口水,再次开口问道。
  “风明先生,您是怎么知道?”
  “我们都搜寻了几天了,宋穆他或许……”
  商祖亮缓缓停住,似乎有些纠结要不要再在陶风明面前说一次。
  可是陶风明却是坚定的摇了摇头,当下开口说道。
  “没有错,他还活着,他就在那!”
  陶风明与商祖亮对视,然后又扫向众人,往后踱步的缓缓说道。
  “我梦到他了,他很不好。”
  这般说着,陶风明的脚步又快了几分。
  “快与我一同去,现在!”
  说着,陶风明脚下已经飞快,商祖亮一片恍然,旁边的付泽峰也是疑惑的看来,当下却是开口说了一句。
  “大人,我们去看看吧。”
  “就算是死马当活马医吧!”
  商祖亮当下下了决心,对着周边的几个训导说道。
  “你们与我一同前去,付泽峰去将先生带回来,还有,通知军营那边,让他们也帮忙一同找人!”
  “现在就走,快!”
  说着,商祖亮已经腾空而起,这个府学驻地也瞬沸腾了起来,此刻几个其他府学的同进士训导纷纷起身,一同朝着东北方向而去。
  ……
  与此同时,深夜长安皇城之中,开明殿内,灯火依然明亮。
  南疆战事突起,战况焦灼且尚不明朗,让这坐在堂皇大殿之中的中年男子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
  这中年男子身材魁梧,眉目端正,此刻身穿一声红色金纹袍衫,头顶金冠束发,手中正握着一本奏折,不过已经是昏睡了过去。
  他正是这文朝的第十代帝王,时年五十二岁的李翱。
  旁边的太监此刻躬身上前,正要给其盖上一件皮毛大氅,但是突然李翱的眼睛突然睁开。
  他的眼神明亮,但是眉头此刻却是微皱,太监慌忙告罪,跪倒一旁,但是李翱却依旧是仰躺着,目光有了片刻的愣神。
  李翱不知如何,只是回想着刚刚的梦中。
  那梦中,自己乘风遨游,满天星辰悬挂于头顶,星河落下,笼罩万里疆域。
  可就在李翱想要高呼危乎壮哉的时候,那穹顶却有变动。
  一声巨响传来,天空繁星闪烁,自己抬头望去,却见到那其中一颗繁星闪烁,竟然光芒忽明忽暗。
  而那天星恍然坠落,带着浩瀚威势,划破天空,留下一道璀璨的轨迹悬于夜空之上。
  就在自己想要去继续追寻其落下的位置的时候,梦醒了。
  而此刻的李翱,竟然感觉心中有着几分失落。
  “陛下,夜深了,您如今便回去歇息吧。”
  伺候的太监跪倒在地轻声说道,李翱却是沉沉吐出了一口气,眉目重明,此刻重新坐正,当下扔下手中的奏折。
  “不了,要不了多久便也上早朝了。”
  “勘星官可在?”
  “臣在!”
  李翱发问,当下便有一人应和,然后出现在大殿之中,当下上前拱手说道。
  “陛下,可是要测明日天时?”
  李翱摇了摇头,当下只是开口问道。
  “朕问你,朕刚刚梦到天星滑落,却不知坠与不坠,当如何?”
  那勘星官听到这话当下也是眉头一皱,连忙开口再次问道。
  “不知陛下所梦天星,去于何方?”
  “南方,绚烂多彩,横贯夜空而过。”
  勘星官如此听闻,当下也是连忙从一侧拉出一个箱子。
  箱子打开,里面竟然是一枚硕大的铜球,上面镂空刻画着满天星辰,但是其中有点点光芒渗透,那最其中,竟然是一枚闪烁的文星。
  李翱走上前去,勘星官此刻已经催动文力,查探这其中情况。
  文力灌入,这铜球之中的文星开始缓缓浮起发亮,幽蓝的光芒流露而出,再然后,竟带动整个铜球开始转动。
  片刻之后,勘星官收回手,目光缓缓抬起,却是朝着李翱摇了摇头。
  “陛下,南方昨日今夕,且未有一位大道文人陨落。”
  “可……”
  李翱开口就想再问,此刻却是沉沉吐出一口气,当下竟然也不知道要怎么做。
  不是举子或者进士文人,那究竟是什么情况。
  李翱在大殿之中踱步片刻,最后才对着对方再次说道。
  “通知清天卫,寻遍江南,今日可有才子陨落?”
  “那或许是一个大才之人……”
  李翱这般说着,回忆着流星划过的震动场面,当下竟然也不由自主的抹了抹胸口。
  “这竟让我觉得心痛,难道是良才不遇?”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