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一百六十八章 他还活着

第一百六十八章 他还活着


  
  雨夜荒村。
  宋穆已经仰倒在围墙边,手中攥着文脉碧玺,此刻呼吸已经微弱,但是意识还未彻底断线。
  
  在宋穆的面前,那柯汲金已经呆立当场,毫无动静。
  而地上,任凭雨水如何哗啦啦落下,已经成了的诗词的那片土地此刻岿然不动,无数的文气正从上喷涌而出,让这四周已经处在一片朦胧之中。
  柯汲金看着面前的荒村,此刻却是陡然愣神。
  体内此刻翻江倒海,可面前的情景,让他更加神情惊惧。
  又是一个异境,那小娃娃,竟然如此有本事,在这等情况下竟然还放出了一个异境。
  而且这个异境,此刻竟然传来阵阵肃杀之气。
  那是柯汲金永远也忘不了肃杀,让自己想起了初入秀才之时,在那西疆战场看到的情景。
  滔天的血浪,狂暴的杀气,以及妖蛮军队的道道铁蹄。
  它们从远处而来,震天动地,手中握着散发着寒光的兵器,身上杀气腾腾,眼中露出凶光,口鼻吐出道道白汽。
  那时候,柯汲金第一次明白,原来这世界上,强大的人比比皆是。
  自己手握一支竹笔,能做什么。
  直到后来,魔教的人找上了自己,他们已经克服了短寿的缺害,他们给了自己一本功法,一本可以瞒天过海的魔道功法。
  自己长驱直入,直到成为进士。
  不久前,他们再次找到了自己,说要给自己更强大的力量。
  但是他们要投名状。
  那一城的百姓和死地。
  自己去做了,但是一切却走向了不可预料的方向。
  现在,重伤的自己竟然被一个小小的秀才,困在了这等情景之中。
  “小娃娃,哪里学的本事?”
  柯汲金强压着体内的不适说着,朝着依稀记着的方向荡出一道攻击,但是那攻击没有奏效。
  这片空间依旧是那么荒芜。
  荒村,残垣,断壁,哗哗雨声。
  雨点湿透了自己的胸背,打湿了眼眸,遮盖了一切,让自己分不清楚此刻的自己究竟在何方。
  那个该死的家伙,又在哪里。
  怒火涌上心头,挫败感让柯汲金此刻恼羞成怒,当下心中一横,手掌一抬,无数的攻击朝着周围释放。
  同时在这之中大声的咆哮着。
  “出来,鼠辈!与我痛快一战!”
  “至死方……”
  柯汲金突然喊着,这天地间突然传来了一声马匹的嘶鸣,然后是真正号角之声。
  柯汲金陡然瞪大了双眼,此刻目光扫过周围,却见到那远远的地平线上,出现了一道黑线。
  它滚滚而来,带着浩大的气势。
  那是甲胄碰撞的声音,那是军阵整齐走动声音。
  一支军队,正往着里奔涌而来、
  柯汲金捂着已经隐隐作痛的胸口,再不尽快医治这奇毒,毒性就要让自己再次伤筋动骨了。
  此刻往着四周环顾,当下脚下发力,便朝着一边飞扑而去。
  他想要逃离,想要离开这里。
  但是回应他的,是一阵沉闷的嚎叫声。
  然后是一声急促尖锐的急响。
  那一点寒芒在空中闪过,柯汲金竟发觉自己避无可避,此刻扭身,见到竟是一根凶悍的短矛,手掌张开,道道黑气化作屏障。
  那短矛轰然撞击而来,下一刻便是有巨力袭来,柯汲金惊恐的发现,自己面前的黑气屏障竟然在碎裂。
  电光火石之间,柯汲金的身形如重物狠狠落地,那短矛呼啸扎下,在其腰间撕开一道口子。
  “是谁!”
  柯汲金发出一声怒吼,目光早已经扫向四周,但是这浩瀚空间之中,那盔甲碰撞的声音再次加强。
  迷蒙间,阵阵马蹄声缓缓传来,那泥泞地面的水洼,竟然激起阵阵的涟漪。
  雨幕中,一名十数米高的骑士正策马而来,溅起道道水花。
  黑马黑甲黑披风。
  闪亮的只有他手中的长刀!
  柯汲金呆立当场,这一刻无边的震惊猛然涌入心头,柯汲金的心中已经震颤无比。
  “这等异境!”
  那骑士拖刀而来,柯汲金强撑着起身,当下也是爆喝一声,周身黑气疯狂涌动,那苍白的面孔之上,满是黑气鼓动。
  “我定要杀了你!鼠辈!!”
  柯汲金大吼一声,当下双手化作利剑,朝着那骑士狠狠劈去。
  骑士应声碎裂,化作片片光羽不见。
  但是这一切并没有结束,雨中再次响起了的马蹄声,此刻出现的,乃是两名的黑色骑士。
  刀气纵横,柯汲金疯狂出动,一次次破碎虚影,一次次再面虚影。
  猩红的眼眸已经溢出黑气,但是此刻只有暴怒之下的无力!
  这一切依旧没有消失,而雨幕之中,竟然出现了穿着步甲的长矛兵。
  同样黑面黑甲黑披风,手中兵器闪亮。
  那一刻似乎周围都被兵马填满,放眼望去皆是兵器纵横。
  柯汲金挥手打去,这周围的士兵一个个的消散,但是周身却是有更多的黑色士兵凝聚而来、
  终有失误之时,柯汲金身上创伤渐多。
  而体内这一刻也终于迎来了爆发。
  柯汲金刚刚挥退一次攻击,就猛然吐出一口鲜血,当下直愣愣的看着四周。
  下一刻,一柄长枪从身后穿透胸膛。
  枪尖拱出,淌出的却是黑色血液。
  柯汲金愣愣的低头,看向那胸口的豁口。
  但是下一刻,又一枚枪尖穿透,顷刻间,胸膛已经撕开。
  剧痛袭来,柯汲金猛然跪倒,周身已经没了力气,此刻喘着气,那脸上满是不可置信的表情。
  雨滴依旧在落下,但是却传来一阵马蹄之声。
  柯汲金缓缓抬头,只见到面前不远处,那一名黑色骑士再次拖刀而来。
  柯汲金试图起身,却发现已经失去了对身体的掌控。
  此刻看着踏浪而来的凶猛骑士,只能动了动眼眸,鼓动喉结轻轻说了一句。
  “这不可能……”
  血色瞳孔中,骑士策马而过,长刀亮起,柯汲金只觉天旋地转,下一眼便见到自己的身体倒在自己面前。
  ……
  天空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似乎不再阴郁,星空拨开云雾,东边群山山尖发亮,极远处的天空已经有了一抹深蓝。
  宋穆的目光缓缓闭上,只记得面前那黑袍之人,恍然倒下,四分五裂。
  不多时,数道光芒从西侧而来,划过这个荒村,然后轰然落地。
  “这是第七个村子了,大家仔细的找找!”
  商祖亮身形落下,目光犀利的看向四周,只见到这个平平无奇的村庄,似乎没有任何的动静。
  突然一人发出喊声。
  “在这!”
  商祖亮连忙起身而去,匆匆脚步猛然停下。
  那一处破败小院之中,此刻地面一片狼藉,似乎有千万双脚印缓缓踩过,仿佛大战一番。
  而在院中,一具黑袍尸体仰躺在地,胸膛大开,尸首分离。
  那黑色血液浸润周遭。
  可再往前看去,一个浑身泥泞的身形倒在地面,他手中攥着一截树枝,身前流下一大滩鲜血。
  “宋穆!”
  商祖亮大喊一声,几步上前,伸手微微一试,当下神情惊然,立马抱起宋穆,便腾空而起。
  “他还活着。”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