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一百六十九章 苏醒与盘点

第一百六十九章 苏醒与盘点


  
  宋穆觉得自己似乎做了一场似乎痛苦且漫长的梦。
  梦里自己身下是滚滚岩浆,头顶是烈烈寒冰。自己被夹在这其中,被烈火烘烤,被寒冰刺骨。
  肉体和灵魂似乎都在经受双重考验,那种感觉痛不欲生。
  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一股股水流将自己包裹,然后的缓缓的帮着自己撑开了这片冰火天地。
  在自己要坚持不住的时候,这水流便缓缓而来,如此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
  再之后,宋穆就突然惊醒。
  睁开几乎粘连住的眼眸,刺眼的光芒顿时传来,宋穆第一时间感受到的是肢体知觉恢复后不断传来的疼痛感。
  这疼痛感让宋穆都不由自主的皱起了眉头,此刻哼出了声。
  “他醒了!”
  而就在这时候,旁边传来一个惊喜的声音,再然后又是几个激动的声音。
  “醒了就好,这总算是迈过了生死关。”
  “万幸万幸,人还活着,一切便是好事。”
  几个人七嘴八舌的站在旁边说着,宋穆也终于从疼痛之中短暂的缓了过来,睁开眼看去,这才发现旁边站着的是商祖亮等几人。
  其中几个自己不认识,但是看打扮,或许是其他府学的训导。
  而这时候宋穆感觉自己的一只手腕正被人捏着,移过目光看去,发现是陶风明。
  此刻对方正紧眯着眼睛,似乎在查探自己的情况。
  宋穆抬眼看去,当下吱唔了一声,喉咙传来阵阵干疼。
  “师父。”
  “别说话了,你没事就好。”
  陶风明当下收回手,才开口说道,脸上的表情却是十分的平静。
  “你服下了魔教的入魔丹,而且被对方强行激发药性,虽然没能发挥全部药力,但是如今,至少短时间内,你不能运行丹田,调动文力。”
  陶风明对着宋穆这般说道,听完这句话的宋穆顿时有些愣神,连忙静下心来仔细的查探了一番,发觉自己体内的文力依然存在,但是却沉寂在丹田之中没有任何的动静。
  这让宋穆感觉有些急切。
  “不过你也不用担心,至少现在,没能能再让你受伤了。”
  陶风明此刻再补充了一句,话语之中带着几分温和。
  “是啊,宋穆你如今便安心修养,待到身体好些了,再与我们一同启程,回江南西道。”
  旁边的商祖亮此刻也是开口说道,不过显然他的神情之中更有几分疑惑,又对着宋穆问了一句。
  “宋穆,你被那柯汲金掳掠走后,究竟发生了什么,还有,在那个荒村,是谁杀了那柯汲金?”
  宋穆当下听说那柯汲金死了,沉沉吐出了一口气,开口问道。
  “大人,那柯汲金……真的死了?”
  商祖亮点了点头,还伸手指了指外面,如今柯汲金的尸体就挂村庄外,头颅已经被军营之中的人收走了,说要呈报给清天卫。
  听到这个宋穆当下也是咧了咧嘴。
  商祖亮再次看来,宋穆便轻轻的回答道。
  “应当是我吧。”
  一语惊人,那商祖亮听完也是猛地一愣,然后抬头看向旁边,旁边的几个训导同样神情诧异,当下又不由自主的看向宋穆。
  “此话当真?”
  “那柯汲金可是进士。”
  宋穆默然,此刻也不是十分确定,只是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简单的讲了一下。
  听完宋穆的描述,这几个人当下更是心惊肉跳。
  宋穆被那柯汲金掳掠过去之后,竟然还发生了那等事情,那家伙竟然死性不改,还想着借宋穆的力量来危害整个府学乃至军营的驻地。
  不仅如此,其后的一番追逐争斗,以及宋穆数次处于死亡边缘,也让几人啧啧称奇。
  尤其是听闻宋穆在那危急关头将对方给的一瓶药抹在了对方嘴里,更是连连称赞宋穆有胆魄,更是坚守正道。
  当下众人也是面面相觑,旁边的陶风明神色也是有些动容。
  谁也想不到,那个雨夜,宋穆一个秀才,如何逃过了那进士修为的柯汲金的层层追杀。
  “看来这事情应当无误了,那家伙被你灌下了断肠散,又被你的诗词所伤,再加上其本就伤势严重,便也是当场毙命了。”
  “既然如此,那我想这事情便也无需多言了,宋穆,这是你应得的东西。”
  商祖亮此刻说着,似乎做了什么决定,当下从怀中掏出了一样东西,那是一枚文脉碧玺。
  宋穆神情一愣,却是连忙查探自己的文脉碧玺。
  “放心,你自己的东西没有丢,这是那柯汲金的文脉碧玺。”
  商祖亮此刻说着,便将那碧玺放在宋穆的手中。
  “这等背叛的进士,杀之当记大功,这文脉碧玺已经搜查干净了,便也留给你作为奖励。”
  “当然,这是那位大人的决定。”
  商祖亮说的自然是陶胜,此刻旁边的几位训导都向着宋穆手中的东西投来有些灼热的目光,但是旋即也是深表赞同。
  宋穆看着手中的文脉碧玺,此刻也是大为震惊,若不是身体各处都被捆缚着,行动不便,宋穆必然要起身行礼。
  一个文脉碧玺,其作用价值不言而喻。
  商祖亮说完这些,当下便嘱咐宋穆好好休息,其他几位府学训导也上来安慰了两句,便也纷纷拱手离开。
  宋穆只能口头表示感激,然后再将目光投向旁边的陶风明。
  陶风明见着这几人下去了,当下长叹了一口气,帮着宋穆将东西收好,同时淡淡的说道。
  “这块文脉碧玺已经抹去了印记,其中有着三尺的空间,还有一些金银日常杂物在其中,也方便你用了。”
  宋穆见状也是哑然,自己之前一直心心念念能得到一个空间宝物,好让自己不用将身上挂的满满当当,没想到现在这个愿望就实现了。
  宋穆停顿了片刻,也是开口再次对着陶风明说道。
  “师父,这……”
  “那柯汲金已经死了,一切便画上了句话,至于你其中遇到了什么,我也不过多过问。”
  陶风明这么说着,当下掏出了一块肉干塞进嘴中,却又是想到了什么,再掏出了一块塞到了宋穆的嘴中。
  “今后,你便于我一同起居,待到养好伤再做打算。”
  这是宋穆第一次吃到登封鹿肉,初始是一种咸腥的味道,但是随着宋穆的嚼动,便立刻感觉到了丝丝的甜味。
  甜味之中,还带着一股别样的力道。
  宋穆竟感觉自己全身都渐渐有些暖洋洋的。
  这东西的滋补效果,竟然来的这么快速且猛烈。
  宋穆当下细细感受了一番,陶风明也已经起身,当下只是坐在一旁读书品茶,倒是楼下这时候传来一阵动静。
  不多时,付泽峰和薛凯文已经走了上来。
  两人都不约而同的看到了苏醒过来的宋穆,当下先朝着陶风明行礼,再走向宋穆,有些欣喜的说道。
  “宋师弟,敬昭兄,你可是醒过来了。”
  宋穆此刻看着两人,也是带着无比的亲切感,当下笑了笑,对着两人说道。
  “是啊,我总算活过来了。”
  宋穆由衷的开口感叹道,两人同样点了点头,付泽峰则是有些迫不及待的开口说道。
  “宋师弟,如今你可知道,你已经是咱们府学斩妖榜的第一名了。”
  “就是那军营的榜单,此刻也比不过你。”
  “一个魔教进士,若是在军中,可是要赐十级爵位的!”
  付泽峰如此说着,当下脸上满是动容。
  旁边的薛凯文此刻也是点头,当下神情之中同样带着几分喜悦。
  “如今咱们这府学驻地,谁不知道吉州府学宋穆,可是杀死过魔教进士。”
  宋穆听到这话却是满脸苦笑,这虽然算是事实,但是大家应当也明白,这家伙,其实本身也是重伤,自己也只是捡了个便宜。
  当然这依旧是九死一生,毕竟宋穆在那般危急时刻,能够临机应变,已经是做到了极致。
  而当下宋穆又不得不在两人的追问下重新讲述了一遍那日的惊险,两人都听的一愣一愣的,神情也是十分的诧然。
  “说到这个,敬昭兄,你所做的那首《除魔》,如今也已经带回来了。”
  薛凯文这时候开口说道,宋穆当下颇是有些在意,但是却记得自己当时明明是写在了地上,这划在泥土之中的东西,又是如何带回来的?
  “你或许不知道,你那首诗下的土地,早已经结成了坚石,足有数百斤之重,上面的每个字,都犹如刀削一般,我们但是就是靠近几分,竟然感觉周身有针刺的感觉呢。”
  薛凯文这时候说道,付泽峰也跟着补充了一句。
  “只是那石头刚带回来,就立刻被送入了军中,我昨日听训导说,你这首《除魔》,已经呈报到了军中,乃是一等一的战诗!”
  “而且听说前线已经有在使用,其威能,颇为巨大!”
  宋穆听着,当下也是咋舌,其中如何情况自己现在已经不清楚,但是那日写完这首诗词后,那柯汲金也就此伏诛。
  这首诗词自然是有些厉害。
  “啧,铁马冰河入梦来,这诗词,那日夜晚先生突然醒来起身,像是知晓了你的位置一般。”
  薛凯文此刻再次感叹了一句,宋穆却是哑然,然后目光看向了旁边的陶风明。
  陶风明恍若未闻,依旧看着手中的书册,不时啜上一口茶水,再掏出一枚肉干。
  宋穆看着陶风明,此刻也是心中一暖、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