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一百七十二章 兵锋之后,是万家灯火

第一百七十二章 兵锋之后,是万家灯火


  
  似乎这一刻开始,陶风明说出了他心中尘封已久的东西。
  而这些东西,甚至可以说是朝中秘辛。
  ”我谋划三十年的事情,本来总算有了曙光,却横生变故。”
  “一日我从外归来,东疆边军已然换血,那高仙芝之惨状竟再次上演,一万举人陌刀兵入营屠戮所谓军党,我一千军将,竟以入魔之罪而被斩于当场。”
  “那一日,血流成河,不甘声不绝于耳。”
  “再然后,东疆边军便再无我立足之地。”
  陶风明这般说着,此刻的宋穆也想起了自己曾经在史书上看到过的一段记载。
  “还文三十三年,东疆大变,海妖千里入袭,民不聊生,太子李翱亲领兵击,革百军官之职位,斩军党之奸臣。”
  “彼时人头滚滚,妖魔退避,而后天下安息。”
  宋穆想到这里,此刻看着面前的陶风明,已经带着无比的震惊。
  难道说,自己的老师,曾与当朝天子,有如此嫌隙?
  陶风明缓缓转过身来,此刻面色平静的看着宋穆,开口说道。
  “敬昭,还记得我要你二十年内要做的事情吗?”
  宋穆抬头,默默的点了点头,陶风明淡淡的说道。
  “二十年内,我必将烟消云散,如今这世界已弃我,但我还不愿弃这世界。”
  “西疆有一珠,有玄妙之用,但其在妖族境内深处,听闻在一头妖圣境界的牦牛身旁带着。”
  “此珠名为竭泽碧珠,可旱千里,你但寻到,去与东海龙王交涉。”
  “当可保人族海疆,再扩千里。”
  宋穆猛然瞪大了眼睛。
  陶风明的话语始终是那种轻飘飘的,但是当其组成一句话的时候,却足以让人感觉到震颤。
  陶风明要自己做的,竟是与两位妖圣接洽,而这般下来,竟然就能够让人族扩地千里?
  宋穆有些不敢想象,此刻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倒是陶风明继续解答了宋穆的疑问。
  “我当年所做之事,便是纵横,西疆与南疆战事不断,其根源不在那些妖蛮手上,而在那些海妖手上。”
  “它们试图一统妖族,对我人族形成合围之势,再步步蚕食。”
  宋穆愕然,这等消息,若是陶风明不说,或许自己活上一百年也不可能知晓。
  “但是它们并不合,西疆妖圣和东海妖圣都想要夺妖界一统之地位。”
  “双方都有野心,自然也就不可能合作。”
  “当初我所做之事若是能成,那东海之妖退却,我等扩地千里,斡旋的时间却又更长。”
  “但是计划如今就此腰斩,人族依旧将南疆和西疆当做禁脔,日夜遣兵征战,眼见西疆妖圣实力大损,那东疆妖圣便趁机风助火势。”
  陶风明说到这里,此刻神情已经变得有些急切,宋穆强撑着有些虚弱的身体走过去,陶风明却是长叹了一口气。
  此刻似乎想通了,也不再对此耿耿于怀。
  “敬昭,我要你所做之事,不过权衡利弊,天星落下之日,人族的苦难就此开始,天下危机四伏,再无广厦可起,也无遮蔽百姓之良所。”
  “你要记住,天下读书人,不为苟且,只为苍生!”
  宋穆此刻已经神情肃穆,当下点头应道。
  “老师放心,学生谨记,绝不辜负老师的期望!”
  陶风明点了点头,剧烈咳嗽了几声,似乎终于从其中转换过来,此刻抬头看着远方天际。
  天际的乌云似乎更加浓重了几分,与此同时天地之间似乎有阵阵闷响传来。
  宋穆也跟着看过去,陶风明当下对着宋穆说道。
  “你不是想见一见什么叫战争吗?”
  陶风明如此说着,一只手当下就放到了宋穆的身上,然后轻轻的说道。
  “闭上眼,跟着我。”
  宋穆听完,一脸茫然,但是此刻也是跟着闭上眼睛,下一刻,那黑暗之中似乎突然亮起了一道光芒,宋穆脑中的念力开始奔涌,却没有往着外面激发而去。
  宋穆惊诧万分,但是旋即便见到那亮光之中似乎有虚影形成。
  念力竟然在自己的脑中汇聚成了一幅幅的画面。
  宋穆见到此番场景,当下也是而安万分,从未想过念力竟然还有这等使用之法。
  脑中的念力还在波动,那画面逐渐变换,逐渐清晰。
  宋穆看到了千里沃野,看到了蜿蜒大江,看到了地平线上,矗立的巍峨大城。
  这一刻,天地之间似乎突然失去了光彩,宋穆心中想着抬头,竟然真的看到了上方。
  只见到自己的上方,此刻竟然是一片无边无际的黑云。
  浓重无比的黑云,此刻笼罩着半边的天空,黑云的遮盖下,里面似乎有妖兽涌动,让地面变得昏暗无比。
  地面上,飞速移动的视角缓缓的慢了下来,下一刻一道光亮从宋穆的面前闪过。
  宋穆慌忙避让,只觉得那东西带着炽热的威势从身边闪过,下一刻扭过头去,却忽然听到呼呼的尖啸声。
  那声音刺耳且密集,宋穆连忙扭过头来,却见到天空之中突然多了许多的亮点。
  无数亮点急速而来,宋穆当下惊诧万分,但是下一刻,便猛然瞪大了眸子。
  那是无数的箭矢。
  带着闪光和锋锐的铁箭!
  密密麻麻,如同天空之中出现了漫天的蜂群,蜂群蜂拥而下,宋穆避之不及。
  可是下一刻,这些箭矢便穿过了宋穆所在的地方,朝着另一边的地面激射而去。
  那是一片山林,高大树木已经不见了踪迹,留下一地的树桩残枝,地面也已经化作了一片焦土。
  无数的妖兽在其中奔涌向前,那天空中箭矢飞速而来,带起阵阵尖锐呼啸,各种奇异妖兽发出咆哮,当下纷纷翻倒。
  箭矢如雨点般落下,顷刻杀死遍地的妖兽。
  但是在那更远方,黑云垂落之下的地方,似乎还有无尽的妖兽涌出,它们前赴后继,咆哮着向前。
  彼时一声悠扬的号角声突然响起,再一次将宋穆的视野拉回。
  这一刻的宋穆视野往着箭矢射出的方向扫去,却见到那巍峨大城之下,悠悠黄土之地上,数不清的军阵正缓缓向前移动。
  黑云遮蔽下,他们的冷灰色甲胄依旧闪烁着光芒,他们手中端着长枪,提着刀盾,在方阵中迈步,一点点向前。
  方阵四周,又有一个个小队成群结队,此刻拉开一片片十数米长的横板,张张极长的文纸铺设开来,一名名扎着冠带的秀才披甲上前。
  他们目光坚定,抽出腰间的毛笔,将毛笔伸入一个个小小的葫芦之中。
  再次抽出毛笔的时候,笔尖已经一片殷红。
  一位披甲文人上前高喝一声,这些秀才便纷纷执笔落墨。
  殷红的墨珠在纯白文纸上迅速晕染开来,下一刻这文纸便跟着笔锋开始燃烧。
  数十位秀才同时出笔,那文章顷刻而成,而道道文力光芒涌动迸发,那前方正在齐步向前的方阵的士兵身上的盔甲立刻焕发光亮。
  盔甲上的文字似乎与之呼应,顷刻间这些士兵周身散发出道道光芒,那兵器也变得更加锃亮。
  狂风席卷而过,带来阵阵齐整巍峨的颂扬之声。
  那些披坚执锐的兵士,在文气荡漾间高声喝唱。
  “操吴戈兮披犀甲,车错毂兮短兵接。”
  “旌旗日兮敌若云,矢交坠兮士争先。”
  ……
  他们唱的,乃是屈原的《九歌·国殇》
  他们直面死亡,唱响战歌。
  那些秀才也重新展开文纸,继续落下殷红的笔墨。
  天空被湛蓝和昏黑分割,地面被黄土与焦土撕裂。
  两道浪潮鼓动向前,杀声震天。
  宋穆看见一个与自己年纪相仿的士兵,此刻举盾走在最前,目光之中满是坚定,脸上狰狞怒意。
  他不过是一个普通人,穿戴盔甲,却敢与凶悍妖兽相争。
  两道浪潮顷刻相接,鲜血交织,尸山血海。
  宋穆不忍再看,可那天地之间再次传来震动。
  众多大妖朝着南武城而来,它们妖气鼓动,那一道道的光芒和火球朝着南武城袭来。
  军伍之中无数文人周身亮起光华,道道诗篇顷刻闪亮,化作无边攻击,撕裂这些妖兽的攻击。
  更有百尺大妖仰天长啸,滚滚而来。
  人族之中立刻有红甲窜出,同样声震如雷,文力涤荡,形成道道虚影,执剑而上。
  南武城的外方圆数十里,皆为战场,流血漂橹。
  生命在此不再珍贵,但所有人都前赴后继。
  宋穆被这等气氛感染,此刻竟不自觉的泪流满面。
  这悠悠华夏,为了能求得一线生机,付出的是无数的生命与鲜血。
  当自己为用文力斩杀几头妖魔而沾沾自喜的时候,却何曾想过,那尸山血海前,一个同样娘生爹养的血肉汉子……
  却要靠性命拼杀。
  在滔天敌人面前,每一个人,都是那么的渺小。
  可每一个人,都是那么的伟大。
  “这就是战争,古往今来,所谓战争,过去不过是人间相斗,但于此处,是族存与否之争。”
  “兵锋背后,是万家灯火。”
  陶风明的声音此刻缓缓传来,宋穆抬起头,那视线依然回缩。
  宋穆只记得那最后一刻,更有无数的兵士军阵从城门涌出。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