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一百七十四章 喝骂

第一百七十四章 喝骂


  
  宋穆听到这声音,抬头看去,便见到了是几个秀才,不过当下脸上一愣。
  因为这几人自己也认得,正是那日来挑衅自己的楚从福几人。
  而其中,还有个熟悉的身形站在其中,此刻收起了折扇,正目光很不友好的打量着周围的兵丁。
  这人正是宋文聪。
  听闻当初自己失踪之后,满驻地都震动不已,这家伙却是偷偷拿了两瓶酒,喝了个酩酊大醉,被其夫子痛骂了一顿。
  而后听闻自己被救回之后,他还表现的极为跳脚。
  当初那旁人见了那等情况,又听他说其算是宋穆的远方表叔,一个个还神色极为赞叹,觉得这宋文聪则是为宋穆担忧,是个真情的汉子。
  但是只有宋穆才知道,这家伙心中想的是什么。
  他巴不得自己早点消失,让自己这个所谓的威胁就此消亡。
  而此刻他被众多兵丁拦在了城门外,那带队的洪州府学训导神色大怒,可那城门官只是低头认错,就是不放其往里走。
  彼时宋穆等人到了这城门口,那其中竟然有几个小兵挑着几挂鞭炮出来,当下噼里啪啦的放了起来。
  那旁边少有的入城百姓此刻见到这情况都有些诧异,想着如今也不是什么过节的时候。
  但是那校尉此刻已经走到了最前面,当下对着身后的人大声的喊着。
  “恭迎吉州府学各位恩公入城!”
  一句话顿时带动那些兵丁各个喊道,按些人各个脸上都带着几分激动,当下声音颇为洪亮。
  这声音让吉州府学的众人颇感觉有些不适,先一批离开的葛龙他们此刻知晓事情的来龙去脉,脸上的表情还多有几分不好意思。
  而那周遭百姓也偶有听闻,此刻也是兴高采烈的鼓掌。
  倒是那洪州府学的一众书生此刻的脸色很是难看。
  他们目瞪口呆的看着吉州府学的众人在这么多人的夹道欢迎下进入韶州府城,当下一个神情激愤。
  “凭什么,我们也是秀才,被挡在这里,原来竟然是给他们让路!”
  “就是,我们先一步如何,也不耽误他们的事。”
  当下一个洪州府学的秀才喊了起来,那旁边的立马也跟着说了起来。
  宋文聪也是立刻跳了出来,见到了那缓缓入城的宋穆,当下也是尖叫着嗓子喊道。
  “我们都是读书人,当不分三六九等,你们韶州府这般做事,难道不怕上官怪罪!”
  他这么一说,当下更是有许多人出来应和,一个个脸上都是群情激愤。
  那洪州府学的训导也觉得脸上的面子丢大了,此刻正声色内荏的斥责着那个城门官。
  “这是我说的,你们要找我?!”
  就在这时候,一声雷霆之音传来,顿时让众人的声音戛然而止,纷纷往着城门看去。
  
  只见到一位穿着红色官袍的老者此刻正大步流星的走了出来,旁边的兵士各个挺直腰背行礼。
  这人正是韶州府新任知府,曾经呵斥过宋穆等人的谷姓老者。
  “吉州府学的学子乃是我韶州府的恩人,我韶州府遭那等魔教大难,若不是他们力挽狂澜,此刻早已经是生灵涂炭!”
  谷知府此刻走出来,那干瘦的面庞上神色却是极为威严,当下扫视了周围一圈,那威压顿时将众人压下。
  就是那洪州府学的训导此刻也不得不停下嘴中的话语。
  谷姓老者毕竟是十足的进士,还修为颇深,在场的除了陶风明,其他人也不过是同进士修为。
  而且说到底,这韶州府,除了粤州刺史,当朝天子,便是知府最大了,让你在外等着,也不为过。
  所以这一番话下来,这些人此刻已经不言,那宋文聪却是不甘,竟然颇觉得有些折煞了自己的威风,当下竟然钻出来直接说道。
  “知府大人,小人确有疑问!”
  谷知府也没有想到还真有人这时候来找不痛快,当下脸上的神情也是顿了顿,但还是抚须,目光微斜的看着宋文聪开口问道。
  “哦?你是谁?如何说来?”
  宋文聪却是看着有戏,当下脸上的表情带着几分欣喜,竟然开始自报家门。
  “晚生洪州宋家子弟宋文聪,祖上也曾出过大儒宋文荣。”
  宋文聪这般说着,听到这句话的宋穆陡然攥紧了手中的拐棍,当下脸上就又怒意,直接拄拐往前。
  可是一只手这时候伸过来挡住了宋穆,竟然是陶风明。
  “哦?原来是大儒后人,所以你的疑问是什么?”
  谷知府听着对方这么说着,当下眉毛挑了挑,但是并没有表示出什么变化,只是继续开口问道。
  宋文聪报完家门之后,却像是顿时挺直了腰板一般,此刻如同一只昂扬的公鸡,扭头看了旁边正要进城的吉州府学众人,当下开口说道。
  “天下读书人都当平等,大人不应该厚此薄彼,在这等情况分尊卑情况入城。”
  “况且我们并没有尊卑可分。”
  宋文聪这么说着,场中的众人都顿时皱了皱眉毛,就是那洪州府学的训导,此刻脸上的表情都不怎么好看。
  听到这句话的谷知府没有说话,当下只是看着对方。
  而宋文聪此刻却像是来劲了一般,再次开口说道。
  “所以知府大人,请不要这般为难我们。”
  “为难你们?”
  谷知府顿时脸色下拉说了一声,那音调却是高了不少。
  宋穆当下心中也是一松,知晓这家伙今日怕是要不好过了。
  谷知府凛然哼了一声,同时一甩袖,那目光直视着那宋文聪说道。
  “我韶州府从来待人宽厚,也最知恩图报,恩人当为上,你没有意见吧?”
  谷知府这般质问着宋文聪,宋文聪也没预料到其竟然会是这样一个态度,当下也是有些愣神。
  而谷知府则是继续说道。
  “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秀才,有些事情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我可问你,当初我韶州府城蒙难之时,若是你见到了,可会出手相助?”
  “当时满城进士无力,魔教进士和无数妖魔攻城,你可敢只身入城?”
  “那魔教进士放出百花杀图,天地蒙于血雾之中,你可能不惧退缩?”
  “那百姓兵丁危亡之时,你可能用尽心血,连做三首五六七斗原创才气诗,救我满城百姓?”
  谷知府当下怒目圆瞪,一脸抛出了四个问题,那宋文聪此刻目瞪口呆,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或许你能做一,或许我看你,连一都做不到。”
  谷知府如此说着,当下更是恶狠狠的说了一句。
  “既然没这本事,便少到我的面前指手画脚!”
  说着,对方扭过面容,当下脸上猛然露出几分和善的笑容,朝着吉州府学之中招了招手。
  “宋穆,你可算回来了。”
  众人听闻,顿时扭头看向宋穆,宋穆也是顿了顿,却是连忙拱手。
  “知府大人。”
  “莫说这些,你这是……”
  谷知府如此说着,当下也注意到了宋穆拄拐的情况,当下关心的问道,宋穆自然也是如实相告。
  “回大人,宋某不幸被那柯汲金所俘,一番争斗,保了条性命下来。”
  “什么?你被那柯汲金缠上了?”
  谷知府听到这话,当下神情顿挫,连忙走上前来,当下查看宋穆的情况,听闻那柯汲金死在了宋穆的手中,当下脸上更是带着无比的动容。
  “果然,果然啊,英雄出少年啊!”
  “你才不过是秀才境界,就已经能有这等手段!”
  谷知府哈哈笑着称赞道,当下却是突然顿住,拍了拍宋穆的肩膀,向着众人缓缓说道。
  “宋穆不愧是石阳宋家的子孙,宋文荣大儒的后辈。”
  “可比某些顶着名号的无耻张狂小辈,要好的不知千倍万倍了。”
  谷知府的话掷地有声,那站在一旁的宋文聪却是顿时脸色煞白。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