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可许婚配?

第一百七十五章 可许婚配?


  
  谷知府毫不客气的羞辱了那宋文聪,同时也将宋穆一行人迎进了韶州府城。
  吉州府学众人此刻都多有唏嘘,想着之前来这府城的时候,那是被别人急不可耐的赶了出去,如今却是这般被恭迎进来,实在是有些耐人寻味。
  宋穆此刻则是和谷知府走在一起,对方虽然年纪颇大,但是如今也算是因祸得福,正是春风得意,又对宋穆一行人颇是欣赏。
  这边走着,他还说起了那日城头上的事情,旁边跟着的商祖亮和几个举人训导一个个听得眼睛都直了。
  “宋穆虽然只是秀才境界,但是我看文心已成,那等危局,常人都要退避三舍,他反而是迎难而上。”
  “大儒碑前,三诗连作,还皆是现场原创,那文力涤荡,碑文显圣的场面,我谷某,却从未在一个秀才身上见到过。”
  谷知府如此夸奖着宋穆,旁边的几人也是诧异不已,就是当初和宋穆一起出行的付泽峰等人也是目瞪口呆、
  他们只知道那日宋穆也跟着入城除魔,却没想到宋穆在西城墙上竟然做出了这等力挽狂澜的事情。
  而且从头到尾,宋穆都没有在任何人的面前说过,甚至在与陶风明的交谈之中也从未提及这事情的细节。
  而再想起之后宋穆击杀魔教进士的事情,众人此刻将这些事情联系在一起,就更觉得宋穆英雄本色方显。
  谷知府当下也是抚须大笑,当下却是想起了什么,然后对着宋穆开口说道。
  “这十月的《天下文刊》如今也是下来了,今日也才送到我的府上。”
  谷知府这么一说,宋穆当下脸上也是猛然一愣,然后也带着一些惊讶的看向对方。
  两个人目光相对,那谷知府当下也是连声大笑。
  “我如今才知道,原来宋穆你,就是那写出才气八九斗诗词的人才。”
  “如今算来,可是五六七八九斗诗,皆有建树啊!”
  在一旁听着的宋穆面色也有些发红,此刻更是觉得有些惊讶,自己的诗词如何又登上了新的《天下文刊》。
  “大人,难不成这最新的《天下文刊》上,宋师弟的诗词?”
  这时候旁边的葛青对着对方询问了一句,谷知府脸上的笑容更甚,当下再次的看着宋穆,笑容满面的说道。
  “然也,这十月刊,宋穆的三首咏菊诗,我早就呈了上去。”
  “如今也是排在文刊诗词首位,天下人传颂啊。”
  宋穆微微挑眉,没想到这竟然是谷知府一手所为,而旁边的众人此刻已经围聚上前来,纷纷朝着宋穆拱手恭贺。
  付泽峰当下也是回过神来,当下惊喜的叫了一声。
  “呀!宋师弟,如此一来,你可不就连续五次登上《天下文刊》了吗?”
  “是啊,从六月刊到十月刊,难道宋师弟要霸榜半年?这可是无数文人都未曾能够做到的成绩啊!”
  旁边也有学子搭腔说道,那神色竟然比宋穆还兴奋。
  宋穆此刻只是连连拱手,不敢多有表现。
  这等事情也算是造化弄人,甚至有些机缘巧合,宋穆的如今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上一些什么。
  而那谷知府此刻听闻也是颇为高兴,那目光也拼命的在宋穆的身上来回扫视。
  一路攀谈,宋穆等人再次安排到了府衙旁边的驿馆,只不过这一次对方却是十分殷勤,让宋穆等人也颇有几分不适。
  宋穆也是被众人不断围聚着,要宋穆好好讲一讲那日在西城墙城头上的情况,宋穆也是不堪其扰,只是大概的说了说。
  众人听完也多有赞叹,纷纷邀着今日要去西城墙上看看,看看那宋穆当初写出大诗的地方究竟是如何的神奇。
  宋穆也是报以一笑,没有多说些什么,尤其是见到了那在角落之中面露失落的薛凯文,当下也是默默叹了口气。
  在房间之中换好了药,宋穆正准备躺在床上休息一下,这时候一个小厮却是送来了一张帖子。
  那竟然是谷知府的帖子,让宋穆有时间不妨入其府内闲聊几句,再吃个中午饭,晚间再和大家一同出席。
  宋穆收到这帖子,当下还有些诧异的问了问那小厮,结果就只有自己一个人收到了。
  这顿时让宋穆有些摸不着头脑,也不清楚这谷知府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就是总觉得这今日谷知府热情的有些过分了。
  还有那看着自己的眼神,那简直带着几分肉麻。
  宋穆没来由的抖了抖,将脑中那些还没涌上心头的想法甩开,此刻也是整理一番,然后又去和陶风明说了一声,然后在街上买了些礼品,在葛龙师兄和付泽峰的陪同下往着谷宅而去。
  谷宅也就在府衙旁边,宋穆到达的时候,那里面的仆人立刻就前去通报,然后带着宋穆到了正厅。
  此刻还未到中午,谷知府还在府衙办事,只有夫人前来迎接,宋穆也是受宠若惊,和其在正厅攀谈。
  不多时门外传响动,那谷知府已经走了回来,远远的便喊了一句。
  “宋穆来了吧,管家,快再上好茶!”
  宋穆连忙起身,那谷知府已经笑着走了进来,当下和宋穆拱手,然后再旁边坐下。
  夫人则是立刻告退,连带着几个小厮都跟着下去了。
  宋穆见到这情况,此刻心中多少也是有了一些想法,当下看着对方,开口说道。
  “大人,不知道您找晚生来,可是有什么事?”
  谷知府当下抚了抚胡须,给宋穆镇上茶水,然后才笑着问道。
  “依我看,宋穆你今年的年纪还不大吧?”
  宋穆愣了愣,当下也是恍神,不过还是开口说道。
  “回大人,晚生今年十七,过了腊月,便十八了。”
  “嗯。”
  谷知府点了点头,那脸色却是更加有些欣喜,当下打量了一下宋穆,然后也不迟疑,直接开口说道。
  “实不相瞒,谷某今日找你来,不是公事,只是私事。”
  “不知你家中长辈,如今可与你许婚配?”
  “啊?”
  宋穆听闻,顿时一愣,那一刻甚至脑中都没有转过弯来,片刻后才回过神来,当下连忙拱手说道。
  “家中还未安排,毕竟晚生年纪还颇小些。”
  “不小了,不小了,如今你也是玉树临风,又文采斐然,这等才子,应当有佳人相配啊。”
  宋穆听到这里,就是再愚蠢也知道谷知府的意思了。
  这是要给自己寻个姻缘了。
  母胎solo的宋穆那见过这等场面,当下脸上就带着几分窘迫,也是抬头对着谷知府开口道。
  “大人,晚生如今一心科举,叔父和师父都说让我,先斩断这儿女情长。”
  宋穆说的甚是委婉,长者如父,其言必尊,把这皮球踢开,谷知府一时半会儿自然也为难不到宋穆。
  
  果然听到宋穆这么一说,谷知府当下一愣,却是开口问道。
  “你师父,那位陶风明?”
  宋穆点头,谷知府顿时脸上又有了几分耐人寻味,那嘴角却勾起的更甚。
  ……
  ps:大家伙放心,放心,放心,只是补全角色,为后面后面的剧情铺一个爽点,现在不会写什么儿女情长的,唉,也是被你们骂怕了,整的我都不敢写女角色上来……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