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一百七十七章 再出风头

第一百七十七章 再出风头


  
  宋穆扭头看去,见到是二叔宋良达,当下神情也是多有几分触动,更有几分哑然。
  因为不知何时二叔竟然来了府城,而且看来还在府学门口等了自己许久。
  “二叔!”
  宋穆喊了一声,在众人的目光之下宋良达此刻已经跑了上来,一把扶住了宋穆,然后看着宋穆身上的情况,当下神情表现得有些慌张。
  “穆哥儿,你这是……咋了?”
  宋良达这么问着,此刻已经伸手查看,宋穆此刻也是看着对方,当下咧了咧嘴,眼角有些莫名的湿润,却是试图找个借口暂时带过。
  “没事,这不是山高水远,有些水土不服。”
  “水土不服也不可能是这个模样!”
  宋良达当下开口反问道,眼眶竟然瞬间泛红,然后颇是有些动容的对着宋穆问道。
  “穆哥儿,你和二叔说,这究竟是怎么了?”
  “我前些日子梦到你了,你可不好嘞,把二叔吓得……”
  宋良达这么说着,脸上的表情已经带着几分悲痛。
  宋穆此刻同样有些慌张的看着宋良达,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所幸旁边的葛青见到了,当下也是走上前来,朝着宋良达开口说道。
  “这位叔父,宋穆刚刚出狩归来,要先拜见府学各位大人的,您看看是不是与我们一同往里?”
  葛青这么说着,宋穆也是反应过来,当下也是连连点头。
  “是啊,二叔,咱们这是在府学门口,您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吗,没事的。”
  宋穆这般安抚着,宋良达或许也觉得站在这里的确有些不妥,也怕耽误事情,当下也是收拾了一下心情,然后点了点头。
  于是宋穆在宋良达的搀扶下跟着进了府学,然后前往学宫见范提学。
  众人归来,显然府学内也已经收到了消息,此刻不少的学生都在学宫外等候着,见到宋穆等人的到来,当下一个个也是神色激动。
  “他们回来了。”
  “出去一个多月了,看起来还算好。”
  “诶哟,也有不好的,那位师兄躺着来的,伤到腿了?”
  “唉,每年都会有,往年出狩还有死亡名额呢。”
  “你看那边,那个是宋穆吗?他怎么也拄着拐棍?”
  众人议论纷纷,宋穆等人则是在商祖亮的带领下一路往着学宫大殿而来,此刻学宫大殿前,提学大人和几个训导已经在场、
  众人到了跟前,当下商祖亮上前汇报了这次出狩的情况。
  “本次府学六十七位举人、秀才学子出狩,吉州府学学子共斩获,魔教进士一名,三头妖帅,二十七头妖将,一百三十一只妖兵,妖兽数量过五百!”
  商祖亮这时候在所有人面前大声说道,那声音洪亮,传遍四方。
  周围围聚观摩的学子一个个神色激动,但是一听完这段话,众人却是猛的愣了一下。
  “等等,你们有没有听错,一个魔教进士?”
  “应当没错吧,我好像是听到了,一个魔教进士。”
  “他们出去狩猎一趟,竟然还杀了一名魔教进士?”
  当下有人听到这个消息有些目瞪口呆,更是不敢相信这事情,但是这时候旁边却是纷纷笃定,刚刚训导念到的名字里面,有一个魔教进士!
  “是谁这么厉害?竟然能杀死一个魔教进士?”
  当下众人纷纷发出惊呼,脸上的神情更是变得多有几分惊叹。
  那可是魔教进士啊,这等人物,自己之前见都没有见过,但是这些人,竟然杀了一个魔教进士。
  众人议论纷纷,而此刻听到这消息的范提学也是脸色一顿,当下哑然的走下台去,对着那商祖亮开口说道。
  “商大人,你说的可是真的?一个魔教进士?”
  商祖亮此刻也是眼神坚定,当下就让开身形,伸手指着队伍之中正拄着拐棍的宋穆说道。
  “大人,此事千真万确,杀死那魔教进士的,就是宋穆。”
  “宋穆!”
  范提学当下也是忍不住的惊呼一声,刚刚他的目光扫过众人,多是在举人身上停留,尤其是那半身不遂的肖雄。
  本以为是举人的功绩,却没有想到到头来,这竟然是宋穆这个秀才做出的成绩!
  范提学此刻脸上满是不可置信,当下也是倒吸了几口凉气,然后再次看向商祖亮。
  旁边几个训导此刻也上来确认,更是简短的说明了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顿时范提学的目光之中爆出精光。
  “宋穆,你过来。”
  范提学朝着宋穆招手,宋穆此刻正想着等会儿怎么搪塞一下二叔,听到范提学的呼唤,抬起头来,见到对方正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
  宋穆抿了抿嘴,当下也迈步往前,来到范提学的跟前。
  范提学当下打量了一下宋穆的情况,也是皱了皱眉头,开口问道。
  “可伤筋动骨了?”
  宋穆摇了摇头。
  “回大人,暂时文力不可用,但静养一段时间,应当也无大碍了。”
  听到宋穆这般说着,范提学的脸上表现的很是有几分惊讶,此刻似乎神色思索了片刻,这才对着宋穆说道。
  “你竟然杀死了一个魔教进士,这可是本府学学子出狩以来从来没有达成的功绩。”
  宋穆当下心中却是多有几分不好意思,虽然大家明面上都觉得是自己杀死了那柯汲金,但是也只有自己明白,若不是那家伙之前被陶风明打成重伤,自己可以说是半点机会都没有。
  这一次,其实是沾了老师的光。
  所以宋穆立刻想要辩解,但是范提学还当宋穆是要多几分谦虚,当下抬手制止,开口说道。
  “这等事情,我要立刻禀报学政,为你好好添上一份功绩!也给我吉州府学好好长长脸!”
  “一个魔教进士,这得是多大的功劳啊!”
  范提学哈哈笑着,宋穆这般听闻,又有些无奈的压下到了嘴边的话语,当下范提学又勉励了宋穆两句,便让一切继续进行。
  商祖亮带着众人拜过夫子庙,便也让众人就地解散。
  因为宋穆的二叔到来,所以范提学没有直接邀宋穆好好讲一讲其中的事情,只是说日后有机会要好好听一听。
  宋穆此刻则是被宋良达扶着往住处而去。
  “穆哥儿,你这样子不行,日后这什么出狩,你要先和我说明白才行。”
  一路上,宋良达满脸担忧的看着宋穆的情况,当下也是忧心忡忡的说道。
  宋穆哑口无言,自己刚刚废了一番口舌才让对方相信这伤势用不了多久就能好,此刻实在是不敢再触动二叔的情绪。
  “好,叔,以后我有这种安排,都先和您说。”
  宋穆这般说着,宋良达的脸上才稍稍缓和了一下,不过当下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似乎咬了咬牙,做出了什么决定。
  “穆哥儿,我决定了,以后咱们就在这府城安家。”
  宋良达突然这么一说,宋穆当下也是神色一顿,不过扭过头来,宋良达的脸上却是很是坚定。
  “之前咱们身上没银两,不敢出来,不过现在也攒了一点了,我到时候去城外租个铺子,把你婶子还有妹妹带过来。”
  “这样相互之间还能有个照应。”
  宋穆听到这句话当下心中也是一暖,或许是如今自己的情况让宋良达很是有些不放心。
  毕竟从自己父亲去世之后,宋良达就将自己当做了手掌之中的宝贝,时刻呵护着,如今见到自己这般情况,或许也是多有担忧和不舍。
  宋穆只不过顿了一下,这个决定如今对于自己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当下也是笑着点头。
  “好啊,叔。”
  “不过您也不用到城外安家,我们就在城墙边租个铺子。”
  “咱们身上有钱,”
  宋穆笑着拍了拍身上的腰包,那里面是柯汲金的文脉碧玺。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