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一百八十四章 山路一事

第一百八十四章 山路一事


  
  在府学之中的修习没了那种生死之间的忧虑,宋穆觉得自己度过了一段十分悠然的日子。
  每日捧书而读,与三五好友时常拌嘴共品文章,再去那新买的宅子之中看看情况,稍稍布置一番。
  几番这般下来,宋穆都觉得这生活有种说不出的怠惰,似乎从自己来到这片天地之后,便从没有见过这等景象。
  这日十二月下旬,天降小雪,吉州府城已经笼罩在一片白色之中。
  “老师,我们这便走吧,祖海兄还在等着咱们。”
  宋穆早早地来到了陶风明的住处,帮着其收拾了一下东西,然后迈步往着屋外走去。
  穿着夹袄,披着大氅的陶风明脸色似乎有些苍白,神态也颇是有些不好。
  宋穆也是明白这等天气,其身体或许多有不适,这几日都能够感觉到他多有萎靡,只是叫来的大夫一番检查下来还算安好,才让宋穆暂时放了心、
  “这南方天气其实不算太冷,就是冻手脚。”
  陶风明淡淡的说了一声,当下跟着宋穆出了院子,师徒二人踩在铺满一层薄薄雪霜的地上,脚下发出咔哧咔哧的声音。
  “是啊师父,若是再往南些,会更温暖一些,只不过如今南疆战事虽然歇了,回去的人却不多。”
  宋穆走在前面说道,这几日南疆总算是传来了好消息,陶都督带着二十余位进士与妖族于雷州滨海对战,双方各损失了数位进士、妖王,陶胜更撕下了对方妖尊的半个爪子。
  如此南疆战事才再次缓了缓,历经数月的战事,人族才头一次见到曙光。
  不过这也只是暂时的胜利,如今双方的势头依旧是旗鼓相当,甚至人族还需调配大量粮草不断支援。
  如今这南方的日子依旧不好过,甚至接下来几年都将会是如此。
  “唉,那等事情说了也无用。”
  陶风明此刻感叹了一句,话语之中也都是对那南疆战事的慨叹。
  他早就说过这是妖魔的放血之道,人族这些年兵戈渐起,西疆南疆多有变动,可以说已经是疲敝应对了。
  宋穆默然,也不敢胡乱搭茬,那深远的事情宋穆也没资格去议论,恰恰相反,其实说到底,宋穆还从其中算是获益了。
  且不说那柯汲金的事情,就是宋穆的那首《除魔》,如今也是有了一番作为。
  这首诗词自从被军中拿走,又在实验之后发现此诗大有用处,立刻就迎来了一场爆发。
  如今宋穆古书上,只有这一首诗熠熠生辉,甚至之前的一段时间里,那金光时刻都在增长。
  而这便是自己这诗词在被他人使用,而且使用的频率极高。
  文朝的诗词,便是有这等玄妙的作用,这也是天下诗宗一旦开宗立派,便极难衰落的原因。
  宋穆和陶风明一路小心的来到了府学外,这时候外面已经有一辆马车在等着了,穿着袄子的孔宗此刻站在马车边等着,见到宋穆到来了,连忙走上前来。
  “敬昭,可算来了,诶?你和先生的行李呢?”
  宋穆顿时笑着说道:“先生有收纳宝具,所以不用手提肩扛了,。”
  听到这话的孔宗顿时咧了咧嘴,很是有些惊奇,不过当下也是让开路来,满脸笑容的先请着陶风明上马车。
  如今已经是年末,府学刚刚放了假,宋穆自然也要回去过年。
  而宋穆自然也邀上了陶风明,当初将这事情说与孔宗听的时候,他还颇为的高兴。
  因为如此一来,他也能和宋穆一同蹭着的陶风明讲解,多温习一些几番功课。
  陶风明虽然也才入府学任训导没多久,但是此刻已经是颇有威望,虽然大多是教授两门武课,但是跟着宋穆的孔宗也是知道其文章的造诣极深。
  他虽不清楚陶风明的真实身份,但也是十分的恭敬。
  “劳烦祖海了。”
  陶风明此刻登上马车,也朝着孔宗说了一句,孔宗顿时激动的脸色通红,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
  “先生言重了,这是学生的荣誉。”
  不过他说这句话的时候,陶风明已经转身走进了车厢。
  宋穆帮着收拾起马车边的凳子,拍了拍愣在当场的孔宗的肩膀,笑着说道。
  “走吧,你知道我师父什么性子,咱们出发吧。”
  孔宗也是回过神来,当下三人都进了车厢之中,和车夫说了一声,车轮便开始往前。
  车厢之中,陶风明坐在最里,脚下还放着一个小火炉子,宋穆和陶风明则是相互对坐,此刻面面相觑。
  孔宗搓弄了两下手,当下对着宋穆说道。
  “敬昭,我们此番往回去,却是没法乘船了,昨日听闻江中沉了两艘大船,如今航道也都堵着呢。”
  “无妨,一切都由祖海你来安排,我就是个蹭车的。”
  宋穆笑着说道,当下两人便也盘点这两日购买的年货,还盘算着到时候回去,是不是要宴请一下县学的同砚,相互之间交流一下心得。
  宋穆对此毫无异议,这些事情是人之常情,能够做好一些,自然是更好。
  “祖海,今年伯父可会回来过年?”
  宋穆这时候对孔宗开口说道,孔宗当下抿着嘴摇了摇头。
  “父亲今年也难回来,本来说是让我们过去团圆的,但是祖母最近有咳疾,大夫也说不能远行。”
  宋穆听闻也是顿了顿,当下也是关心的问了几句,还和孔宗约定到时候去府上拜访一下。
  两个人聊了一会儿,也怕过多叨扰陶风明,当下也是纷纷靠在一边看着书,偶尔有些车厢内过于热乎了,便也下马车出去走一走。
  夜晚在一处驿站停歇了片刻,宋穆等人便继续前行,而这天上的雪似乎下的又更大了几分。
  偶尔还飘下鹅毛一般的大雪,将道路遮盖的的严严实实,马车不时要停下,然后宋穆几人轮流上前探路,一些时候还要推一下马车。
  不能走水路,的确是让众人颇是有些苦恼。
  马车再走了一段路,来到一处山拐角,这里有一条山泉溪流穿路而过,本有涵洞流水,也不知怎么漫上了路面,此刻到处冻住,马车到此却是不得不停下了。
  “祖海,看来这得靠你了。”
  宋穆站在道路前查看了一番,摇了摇头说道,孔宗则是面露苦涩,却不得不从口袋里掏出笏板,拿着毛笔在口中舔舐。
  “敬昭,你什么时候才能用文力啊,今天这才出来不过两个时辰,我便一路写了三首诗词,我也煞是艰难啊。”
  宋穆耸了耸肩,此刻也是无奈,如今自己体内的文力依旧是那副半死不活的模样,每每想尝试就有阵阵撕裂感传来。
  虽说当初乃是陶风明与多位同进士一直为自己祛毒,但是如今这等情况,只能等着慢慢恢复。
  而这天寒地冻,马车要顺利走下去,便要除雪融冰,这一路走来,多是孔宗写的诗词。
  说罢,孔宗当下放出一首诗词,一道火焰便出现在雪地上,然后一路往前熔化冰雪。
  不过火焰只是前进了数米,便被寒冰扑熄灭了,孔宗不得不叹了口气,然后再次掏出新的文纸。
  这时候宋穆也往前走着探路,却瞥见那山转角后的山谷中,有两架马车正停在那里。
  其中一辆马车的车轮深陷在一侧,那车顶竟然还压着一棵倒下的松树。
  此刻正有几个人在那马车边忙活,有人看到宋穆,当下还挥手呼喊。
  孔宗跟着走上前来,两个人面面相觑,见着那边急迫的样子,当下也是交待了两句就走了过去。
  待到来到跟前,宋穆这才看到什么情况,一颗松树被大雪压断,但是好巧不巧正压在了这其中的一辆马车上。
  这几个仆人车夫看起来都不是武力高强之人,此刻正满头大汗的做事。
  “原来是两位秀才公,刚刚在下鲁莽了。”
  说话的是一个中年男子,宋穆看了看,对方应当是一个童生。
  几人见到读书人打扮的宋穆两人走来,当下也是连忙拱手,宋穆摆了摆手,当下环视了一圈。
  
  这时另一架马车窗户的帘子被掀开,一张清秀小巧的面容露出。
  宋穆正好扭过头,两人四目相对。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