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一百八十六章 放手

第一百八十六章 放手


  
  经过近三天的路程,宋穆终于再次回到了石阳县。
  熟悉的乡音和城池地貌扑面而来,宋穆心中多有几分激动,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觉自己已经与这片土地有了深深的留恋了。
  如今来到这世界不过半年,宋穆却是总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或许不平静的生活,让自己看待世界的目光也多有了变化吧。
  马车驶入城中,先在宋穆家的胡同口放下两人,不少邻居都见到宋穆回来了,当下一个个也是上来热切的打招呼。
  周遭逐渐有人围上来,一些爱热闹的小孩子更是学着大人的口吻在胡同之中疯跑,嘴中喊着“秀才公回来了。”
  这等场面也是让宋穆心中一暖,当下一路也是不停的打招呼,与孔宗约定下次登门拜访的时间,宋穆也提着东西往其中走去。
  宋穆往着家中而去,那路边树旁露出两条小辫子,宋穆当下脸上一笑,朝着那边喊道。
  “丫丫,叔婶回来了不?”
  宋穆这般喊道,那树下露出丫丫灰扑扑的面庞,此刻看着宋穆的眼睛闪呼闪呼,而后就冲了上前来,脸上满是高兴的神采。
  “大哥你回来了,娘在家,爹爹还要收拾一下东西才回来嘞。”
  这么说着,丫丫却是扯着宋穆,那一双眼睛之中满是闪烁。
  宋穆露出一笑,当下从怀中掏出早就已经准备好的一包饴糖递过去,不过在其伸手来接的时候却是故作严肃的说道。
  “丫丫想吃可以哦,但是每天不能吃太多,看你的两颗小门牙都没了。”
  听到这话的丫丫顿时脸色颓丧,然后鼓起腮帮子,似乎很是痛苦的点了点头,宋穆哈哈笑了一声,将饴糖塞在她的手中,牵着她往家中而去。
  那边院门口已经跑出一道身影,正是朱氏,见到宋穆信步而来,当下也是神情大悦,举着锅铲就要出来,似乎想起什么,赶忙转身,片刻后手在身上擦着走出门。
  “穆哥儿,你可是回来了。”
  宋穆抬头看了一眼朱氏,当下也是神情喜悦,当下点头说道。
  “婶子,我回来了。”
  这么说着,朱氏已经上来仔细打量了一下宋穆,然后又说着之前二叔半夜起身出门的事情,此刻见到宋穆龙精虎猛,也是放心了不少。
  宋穆又连忙介绍了一下旁边的陶风明,得知是宋穆的师父,朱氏也是连忙上前行礼,神色恭敬。
  几人进了院中,宋穆这才发觉家中已经有了一些变化。
  数月不回,家中的情况也与之前不一样,最明显的就是自己那房中,原先刨去青砖的深陷地面此刻用红土满满铺就,捶打的严严实实,看起来极为干净。
  而里面也摆了一张木床,一个书桌,还不知从何处找了一个架子,放了一些书在上面。
  屋内处处透着木香,宋穆见到这场面也是有些惊讶,朱氏却也是有些不好意思。
  “你去府学后,你叔就张罗着布置这里,这东西都是新打的,就是,不咋值钱的物件。”
  “婶,你和叔有心了。”
  宋穆很是有些感动的说着,朱氏局促的摆了摆手,不过当下也安排陶风明的住处,陶风明还是轻轻的说了与宋穆同住,宋穆也点头了,朱氏就连忙应下,然后让丫丫出门去找二叔。
  宋穆也说一起跟着去,可刚出了胡同,却见到二叔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得了消息,此刻已经回来了,神情极为的欣喜。
  “穆哥儿,不是,现在该叫敬昭了,回来了便好,今晚让你婶子多烧几个菜,咱们爷俩好好喝两杯!”
  宋穆再次见到宋良达也是十分的高兴,心中涌起汩汩暖意,当下上前帮忙提着东西,然后一同走到了院中,小院里顿时热闹了不少。
  晚间,一家人坐在正厅之中吃饭,宋良达把陶风明推上了主座,此刻也是面红耳赤的倒酒。
  “陶先生您能来我这我是一百个欢迎,说来我这人浅读了几年书,那词叫什么来着,蓬荜……蓬荜生辉。”
  陶风明此刻也是神色平静的跟着宋良达推杯换盏,之前宋穆和二叔说了一下陶风明如今的身份,又暗戳戳的说了一句对方是进士,二叔的眼中都闪着光。
  宋穆就坐在旁边,面前的瓷杯之中也倒了一些温酒,此刻屋外下着雪,屋内如沐春风,一家人吃着热气腾腾的佳肴,此等风景,让宋穆心生感慨。
  宋穆甚至想到了上一世自己小时候,与家人围聚在老屋内,恭贺新年,大家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笑容。
  一顿饭吃的十分满足,饭后宋穆给陶风明斟上了茶水,二叔这时也有些诧异的看着宋穆说道。
  “敬昭,你这想好了,明年就去考……举人?”
  这是宋穆在席间与二叔提了一句,二叔沉默了许久,似乎此刻才思量完毕。
  宋穆见到二叔那有些忧虑,却又有些渴望的神色,当下心中也了解了过来。
  自己十八岁便参加乡试,这对于宋良达来说是个足够的惊喜,但是或许宋良达想到了大哥宋良通。
  毕竟当初宋良通就是在去往省城考试的路上才出了差池,也让这个家风雨飘摇,摇摇欲坠。
  因而二叔对于去往省城乡试有种天然的阴影。
  他害怕宋穆再出什么事情,但是心中又在告诉他,只有走出了这一步,宋家才有更加辉煌的未来。
  
  陶风明默不作声的喝着茶水,宋穆则是默默的叹了一口气,然后才开口说道。
  “二叔,我只是准备去试一试,若是能成,咱们……”
  宋穆的意思很明显,二叔当下的神情却是愣了愣,不过旋即也是点了点头。
  “敬昭,我自然是支持的你的决定的,但是你什么时候去?”
  宋穆看了一眼旁边的陶风明,想到乡试还要在明年的七八月,当下也是开口说道。
  “若是顺利的话,我们七月到那,考完再回。”
  宋良达听到这句话顿时点了点头,然后神色有些徜徉的说道。
  “如果你到了那里,别忘了去看一眼……”
  “咱们的宗祠。”
  宋穆点了点头,宋良达的神情却是多少显得有些落寞,此刻起身,更是似乎做了几分决定。
  “敬昭,你二叔我没本事,宋家这辈子能指望的,便也是你了。”
  “这今后有什么事情,你与我说一声便也罢了,一切都可以由你自行决定。”
  宋穆看向二叔,只觉得对方似乎已经沧桑了不少。
  虽然别人都说二叔有些愚钝,但是宋穆却是知道,二叔的心中其实明亮着。或许他这么做,也是他保护家人的一种方式。
  此刻两人无声,宋穆只是重重的点了点头。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