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一百九十一章 教授异境

第一百九十一章 教授异境


  
  对于《三字经》会在极快的速度下逐渐传播开来,宋穆还是有一定的心理准备。
  只是没想到这个传播的速度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仅仅是在府学张贴布告后的当天,府城的各大书肆的最新的《天下文刊》便售罄一空,一时洛阳纸贵。
  而后州府紧急加印,但是足足一周,到处的文人都在寻找最新的《天下文刊》,连抄书匠都大说此吃不消,直言把一篇传颂文章从爱不释手,抄到见之要吐。
  但这《三字经》实在是过于实用,甚至能够让任何一个三五六岁蒙童张口背诵而来,且韵味十足。
  朝廷为了加快推广速度,还要求各地书肆进行大量宣传,就是那茶馆之中的说书先生,说书之前还要朝着众人告罪一声,然后吧嗒着嘴快速的将这《三字经》诵读一遍。
  一时间,《三字经》是十足的脍炙人口,到处读书声阵阵,让众多州府的教谕官员看到也是十分欣喜。
  只有那些为了宣传而抄断手的抄书匠,喊干嗓子的说书先生,时刻骂娘。
  与此同时,天下之人都在好奇,这三字经的作者“读书人”,究竟又是谁。
  很多人都对其进行猜测,有人说是那天下的大儒所创,也有人说是《天下文刊》的编纂团队费尽心血所得。
  更有那神乎其神的,说这是从天上坠落的宝贝,没见到上面从三皇五帝,一直写到现在吗?那就是在歌颂文朝的功绩。
  各个府学之中也是常有这些争论,而见到这番场面的宋穆却是不得不更加低调行事,时刻仔细回想过去做的这件事情,是不是有什么遗漏的地方会暴露自己。
  当然这种做法也不过是亡羊补牢,或许之前清天卫就已经帮着宋穆清扫了任何后患。
  “你们听说了吗?如今这《三字经》已经被纳入国家典藏了,可是好些年没有的东西了。”
  “我看按照面前的这个态势下去,用不了多久,这文章就要进《四海全书》,受文星供养喽。”
  “没你们说的那么玄乎,诸位可有单册的《三字经》,我家那小弟长了只狠厉手,又把我给他抄的文章给撕了。”
  “你找和美去,不过他这几日正抄的恼火的呢,也不知道愿意不愿意帮你一把。”
  学堂休息间隙,几个秀才正围聚在一起讨论这《三字经》的事情,而旁边的孔宗此刻则是抱着几本书在钻研着。
  或许这一次宋穆真的刺激到了他,那日他答应保守秘密下来,然后就开始弄出各种书来,说也要写点震古烁今的东西来。
  宋穆见状也是无奈摇头,任由他去做,只要他能保守秘密,当然也别把学业落下。
  如今的情况宋穆也只能顺其自然,至于其中可能会发生什么事情,这还不是现在宋穆需要考虑的事情。
  唯一值得宋穆仔细注意的是,那小报上的妖魔刺杀榜单上,一个叫做“读书人”的名字已经飞速直升,如今已经是值五百两黄金,活捉还会赠送一滴妖圣心血。
  看到这情况的宋穆当下也是瞠目结舌,那妖魔的速度却也是极快,竟然在这么快的时间之内就把这《三字经》作者放上了榜单。
  不过这也从侧面说明《三字经》所带来的哄动作用,估计这等利人族的东西,让那些妖魔蛮都十分的跳脚吧。
  但是这样一来,自己也是要时时把握好,却不能让这件事情有任何的泄露。
  至少在自己拥有足够的实力之前。
  宋穆这般想着,这时候铜钟再次敲响,新的课程开始,宋穆等人也都收回心神,重新投入到新的学习之中去。
  宋穆已经做好了打算,在参加完二月份和四月份的考试之后,便也准备开始往着省城去。
  只是现在还要将功课打好基础。
  上午的文课结束,下午的武课立刻到来。
  武道场上一片热火朝天,无数的学子此刻都脱了厚厚的棉衣,只穿着的单衣在场中训练。
  宋穆也同样脱了自己的上衣,在肖夫子的呵斥下与众人开始跑动了起来。
  肖夫子虽然身体依旧抱恙,但却也是差不多恢复了过来,而且其火爆的脾气,几乎次次惹得场中的学子们侧目。
  下午的训练包括热身、释放文力、射御两艺,除了这些以外,如今还开了剑道,格斗课程,多是两两对练。
  “都给我打起精神来,只有体内文力空乏,才能看出你的短板,所有人挥砍剑靶两百下,然后对练!”
  肖夫子对着众人大声说道,听到这话的众人脸上多有几分颓然,但是此刻也只能是咬牙坚持。
  宋穆二话不说,也提着手中这一米多的长剑开始挥舞。
  这几个月来的训练,宋穆如今恢复的却是很不错,至少这一身的肌肉已经有些唬人,再配合足够修长的身材,也着实算得上一个健儿了。
  看着面前的草靶,宋穆提剑挥砍,那手中的动作多有快速。
  场中不断响起众人的呼喝,要不然就是肖雄喝骂的声音。
  一下午的训练结束,宋穆吃完了晚饭,便又急匆匆的望着陶风明的住处而去。
  陶风明依旧是那副怡然自得的模样,如今府学内给他的任务也不算多,他有大量的时间休息,要不就是拿着书本看着,然后伸出手指在上面写写画画。
  宋穆也看不懂他这番情况,只是记得他之前为自己写出一本书的之后,似乎就已经养成了这个习惯。
  
  “今日先练异境施放吧,嗯,今日要冬雪。”
  陶风明见着宋穆在院中坐下,当下就坐在门口躺椅上对着宋穆开口说道,宋穆自然是点了点头,然后小心的从口袋之中掏出笏板,用着毛笔在上面开始书写。
  “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
  很快,一首刘长卿的《逢雪宿芙蓉山主人》便出现在了笏板的文纸上,随着宋穆写完,文纸开始碎裂消失,宋穆手指上的黄玉戒指开始发动闪光,下一刻一道无形的波纹朝着四周推开。
  面前的小院景象就像是碰到了什么变化一般开始剧烈的波动,在片刻后地上已经银装素裹,屋顶已经披上一层厚厚的霜雪,宋穆出现在一片冬雪山林脚下。
  阵阵寒风吹来,旁边的树林上的挂雪哗啦落下,宋穆裸露在外的肌肤甚至已经能够感受到一些刺骨冰冷的感觉。
  宋穆继续维持着这个异境,同时往着四周看去,此刻山林之下,屋檐前一只黄狗正在狂吠,对方龇牙咧嘴,目露凶光。
  宋穆看着这场景,当下心中平静,而耳边已经传来陶风明的话语。
  “重来。”
  这般说着,那异境景色此刻就如同玻璃碎渣碎裂开来,陶风明此刻依旧是躺在躺椅之中,翻阅着他手中的书籍。
  宋穆愕然的看过去,有些诧异自己这哪里出了问题,那边陶风明已经开口说道。
  “寻常静谧森林,犬见了人会如何?”
  宋穆沉思片刻,不确定的说道。
  “会吠?”
  “那要看对何等人,强者自有气势,凡犬可敢乱吠?”
  “只会呜咽夹尾而窜!”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