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一百九十七章 竹杖芒鞋轻胜马

第一百九十七章 竹杖芒鞋轻胜马


  
  雨夜刚过,清晨的森林之中透着一股迷蒙的水汽,滴滴晶莹的水珠从叶片滑落至叶滴,在即将坠落的那一刹那被穿透丛林的阳光照亮,轻灵闪亮着缓缓落下,最后碎成一地的阳光碎片。
  一双芒鞋此刻踩过林间小道,而在其后面,跟着一个同样竹杖芒鞋的悠悠身影。
  “敬昭,如今大概到哪了?”
  清明的声音此刻从后面那身影淡淡的传来,而走在前面的高大身形停顿了片刻,向着四周张望了一下,才开口说着。
  “老师,我们大抵是在洪州府的境内了,应当也用不上多少时间,就能到豫章城了。”
  说话的正是宋穆,此刻的宋穆头戴蓑笠,身披蓑衣,穿着一身粗布劲装,脚下蹬着一双还算结实的芒鞋,一手执着一根一米多的竹杖,一手握着一柄勾镰刀,说话间正擦了一下鬓角的汗水。
  宋穆已经和陶风明出来一个多月了,也是一直在山林之中穿行,一路北上。
  目的地自然就是宋穆所要去的豫章府,江南西道的省城。
  两人五月初从吉州府学出发,一路上并没有循规蹈矩沿着官道一路北上,而是被陶风明要求着扎进了这万千大山之中。
  陶风明说要让宋穆好好领会一遍山林之中的静谧景色,也让宋穆对异境的了解更加深刻。
  为了这般,这些天来两人几乎都是风餐露宿,而且也在沿途农家换了两身斗笠蓑衣,山路崎岖难走,布鞋皮靴难以胜任,两人便又穿上了草鞋。
  虽然一路走来芒鞋磨损的厉害,但是好歹不捂脚。
  加上两人自身的气息大多能吓退一些兽类,遇到厉害的妖兽也能及时规避,所以两人这在山中穿行的十分的顺利。
  宋穆在其中也算是自得其乐,毕竟从小也跟着家人上山砍柴挖药,很多的事情都是熟门熟道,做起来也没有那种扭扭捏捏的感觉。
  这一路走来,宋穆还觉得自己的身体又接受了一番锻炼。
  两人此刻走到一片林间的空地,这才暂时坐下休息,在旁边流过的小河之中洗了洗脚,宋穆回到陶风明的身边,从碧玺之中拿出几样食物,当下在这野外简单的加热起来。
  柯汲金的文脉碧玺此刻在宋穆手中已经成了一个空间容器,而且用起来还颇为的熟练。
  宋穆对此很是觉得不错,这一个多月下来,还开发了多种用途,如今其中塞得满满当当,但是浑身却是轻快不少。
  陶风明此刻坐在河边的一块大石头上,嚼着肉干看着四周,当下神情颇是有些怡然自得。
  “老师,你说这山野之中,是不是也有野兽在窥探我们?”
  陶风明啜了口茶水,听得忙碌的宋穆开口问道,此刻看向四周缓缓的点了点头。
  “虽说这九州大地都是在我文朝手中,但山野之中却不乏妖兽,只不过动荡三十年,除尽那些兴风作浪的大妖,其余的于我们多签订了协议,不会轻易冒犯我们。”
  这么说着,陶风明当下却是摇了摇头,脸上的神色显得有些顿挫。
  “但是要我说,这山野过去便属于我们人族,如今如此共生,反倒却是不如意了。”
  “那山中时常有许多的事情发生,但死去的多是我人族百姓。”
  宋穆在旁边煮着吃食,此刻也是默默的点了点头,这的确是如今人族生存的一个的不利因素。
  人族实在是太过于孱弱,一副不算坚硬强壮的躯体,要面对的却是这世间十足十的各种危险。
  一个人从小长大便也已经不容易了,更何况还要面对凶兽的爪牙。
  人族在这个世界可不是站在食物链顶端的存在,相反随时都会沦为妖兽口中的血食。
  “老师说的在理,只不过这些妖兽在暗,寻常百姓,又如何能发现。”
  “唉,说来便是我百姓过于孱弱,但凡人人能够有还手之力,便也不会如此。”
  陶风明这么说着,那目光却是有些垂下,当下看着手中的茶壶说道。
  “刀剑锋利,伤害的也多是我们自己,可那野兽的皮毛,却是不怕这锋利的刀尖。”
  “百姓远没有自保之力。唉。”
  宋穆在旁边将煮好的东西盛出来,听到陶风明这句话也是顿了顿。
  其实这一刻宋穆的心中有了很多的想法,这个世界的平明百姓实在是孱弱,就算上了战场也几乎是炮灰一般的存在。
  但是这并不代表以后也只能这样了。
  宋穆想到了火药时代,曾经人类重回食物链顶端的利器。
  但是这个念头只是在宋穆的脑海之中存在了片刻便被抛开,在这个玄妙的时代,谁又能说这火药武器对那妖兽真的有用处呢。
  到头来,靠的还的是群体的力量,还有读书人的力量。
  宋穆端着煮好的吃食递给陶风明,当下也是往着这群山看去,神情也是慨然。
  这群山环抱,美好河山,却是时刻充满着危险。
  “敬昭,等会儿便在此施展异境吧,就用这里的景色。”
  那边陶风明正在吃着东西,却是突然对着宋穆开口说道,同样在吃东西的宋穆点了点头,当下目光也朝着四周仔细的看了看。
  这些日子,宋穆的主要功课其实就是查看周遭山林的风光,然后将其中的每一个细节都仔仔细细的记在自己的脑海中。
  而后,宋穆会在勾勒出相应的异境,并且在其中将一些属于自己的东西放进去,进一步增强境感。
  这一个多月来,宋穆除了读书写文章,做的最多的事情便是施展异境,勾勒异境,然后竭尽全力达到陶风明要求的程度。
  吃完东西,宋穆立刻掏出笏板,然后在上面写下了一首诗词,文字燃烧,周遭缓缓的发生变化。
  陶风明依旧端坐其中,见着宋穆的动作,当下十分淡定。
  小河潺潺,山林掩映,此刻落日黄昏,有几只鸟儿正往着树上的鸟巢而去。
  周遭的一切带着嘈杂,但是同时也带着几分空旷静谧。
  这一番世界带着无比的宁静,甚至让人有种不由自主的想要向着夕阳张望,感叹岁月安好。
  宋穆站在陶风明面前,努力的勾画着异境之中这一切,而旁边的陶风明此刻也朝着四周仔细的打量,突然对着宋穆说道。
  “若是现在要你自己打破这个异境,你当如何做?”
  宋穆听到陶风明这般说当下也是顿了顿。
  当下宋穆倒是很有些诧然的看了看四周,颇是有些疑惑的思考着,但是片刻后还是觉得自己的脑中有些空空荡荡。
  宋穆虽然已经学习了一些破境师入门的东西,也知道其中的诀窍,但是此刻看着自己的异境,一时间竟然还是有些一筹莫展。
  旁边的陶风明见状却是缓缓的笑了笑,似乎是早已经预料到了这样的情况,当下放下手中的茶壶,然后对着宋穆缓缓的说道。
  “造境师的能力,并不是循规蹈矩的破除异境,而是在任何时候,面对异境之中的任何东西,都能立刻破境。”
  这般说着,陶风明突然伸手点了点一旁的一片树叶。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