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一百九十九章 有人指教

第一百九十九章 有人指教


  
  “原来是府学的学子和训导,里面请!”
  那掌柜的看了一眼宋穆的腰牌,又听得宋穆介绍陶风明,当下脸上的神色也是立刻恭敬了几分,立刻躬身伸手示意两人往里。
  “两位来的颇是早些,如今还有很多空房,可供两位挑选。”
  这名叫莫云的掌柜此刻在两人面前带路,帮着两人在这会馆之中挑选房间。
  会馆颇大,几乎都是两层小楼,紧密的挨着,平日里也是吉州商帮和旅客的落脚处,只不过如今清理了一片房间,预留给将要前来考试的吉州学子。
  宋穆粗略看了看,当下选了两间向阳的房间,又叫着掌柜的做些吃食来。
  两人坐在一楼的大堂之中喝着茶,此刻目光四处打量,宋穆脸上多有几分好奇。
  这会馆的位置颇为不错,外面就是一条穿城而过的小河,河岸边还栽着两排柳树,这夏日正是蝉鸣不止的时候,街道上行人匆匆,倒也颇有一番韵味。
  宋穆正这么想着,楼上却是噔噔噔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便见到一个只穿着里衣的胖子急匆匆走了下来,此刻正用手中的书卷拍着楼梯栏杆。
  “掌柜的,掌柜的,你在不在!”
  这是个矮壮的汉子,一头杂乱的头发随便捆缚着,有些不合身的里衣遮不住他的肚腩。
  虽然手中握着书卷,但是其样子却不怎么像个读书人,倒像是一个吃喝过盛的富家少爷。
  听得对方呼喊,那正在厨房监工的莫掌柜连忙走了出来,当下见到对方,也是满脸苦笑的说道。
  “裴公子,您这是又怎么了?”
  “那柳树上的蝉实在是吵闹,掌柜的你去给我赶了去!”
  这裴公子当下满脸不忿的喊着,掌柜的听闻却是满脸的苦涩,只能拱手说道。
  “裴公子,这您可是难到我了,那蝉飞来飞去,数不胜数嘞。”
  “那不行,它们吵着我读书了,我若是考不上举人,到时候可是要怪罪你的。”
  莫掌柜听闻连连告罪,急忙解释。而听到这句话的宋穆却是扭过头有些咋舌,颇是觉得对方有些无理取闹。
  这番话可是多有胡搅蛮缠,怎么一个蝉鸣,最后还和考举人挂上钩了?
  而且就算实在是吵闹了几分,那最后也不该把这帐算到人家掌柜的身上了。
  “裴公子,咱这就派人去赶,等会还给您炸一盘蝉蛹,这夏日里吃着也舒服呢,给您去去心火。”
  莫掌柜的也是八面玲珑,此刻不仅将对方的要求全盘接下,还示好了一番。
  果然听着这番话,这裴公子满意的点了点头,但是旋即目光却是看到了宋穆两人。
  似乎是皱了皱眉,又想到了什么,当下并没有离去,反倒是走了下来,拱手对着宋穆开口问道。
  “不知这位兄台是?”
  莫掌柜这时候想上来说话,宋穆则是已经起身朝着对方拱手开口说道。
  “回裴公子,在下也是前来考乡试的吉州秀才,刚刚才到会馆。”
  听得宋穆这般解释,对方反倒是一下子更礼貌了不少,还煞有介事的整了整衣服,再次对着宋穆拱了拱手。
  “原来是吉州同砚,幸会幸会,不知阁下名讳,看起来年纪应该还不大吧?”
  宋穆自然也是笑着拱手说道。
  “是的,在下宋穆,崇文十年人,此番来参加乡试,也是想碰碰运气。”
  听到宋穆这么说着,对方的神情却是顿时有了些许的变化,当下挺直了腰板,颇有一种前辈看后辈的样子看着宋穆,当下开口说道。
  “啊?你竟如此年轻?那你怕是要乘兴而来、败兴而归了,这乡试可不是过家家的。”
  说着,对方似乎还颇有几分自豪一般,朝着宋穆介绍道。
  “某叫裴步光,家父喜古剑,给我取的这名字,乃是永新县的学子,崇文元年人,二十三岁便中了秀才,如今已经是我第三次参加乡试。”
  宋穆听到这句话当下也是眨了眨眼,听他这么说,看来也算是年少有为。
  只不过这名字,步光是古剑名,按理来说用来取名当颇有古风,可配上这姓氏,倒是让人会有几分忍俊不禁。
  见着宋穆这般有些无所适从的表情,这裴步辽却不在乎,当下继续说道。
  “嘶——不过这么说来,宋兄弟如今似乎才十八岁,便中了秀才?不对,当是去年,十七岁的秀才?”
  这裴步光似乎反应过来,当下很是有些诧异,上下打量了宋穆一番,竟有些啧啧称奇。
  “宋兄弟勇气可嘉啊,只不过这乡试所要的考的内容可是不一般,你年纪还小,来见见世面也行。但是也须知道,这天下文人大道极难,从没有那么多的一步登天,切莫眼高手低嘞。”
  宋穆听闻有些汗颜,不过此刻也是躬身拱手说道。
  “多谢裴兄教导,在下谨记。”
  见着宋穆这般做派,裴步光看起来很是受用,当下颇是骄傲的摆了摆手,昂着头迈步离开。
  重新上了楼梯,裴步光却又是扭头对着宋穆开口问了一句。
  “不知师弟可是在石阳县的县学就读?那我或许还认识几人嘞。”
  宋穆则是抬手继续说道。
  “在下不值一提的。”
  裴步光听着,当下只是眨了眨眼睛,然后甩袖上了楼。
  莫掌柜此刻却是端着饭菜走来,脸上的表情也是显得有些尴尬,对着宋穆拱手说道。
  “让两位见笑了,这裴公子过完年便来了,说要一直苦读到乡试,这几个月来,也是日日于屋中苦读的。”
  刚刚坐下的宋穆听到这句话也是猛然一愣,颇是有些诧异的问道。
  “裴公子竟在这里待了六个月?怎么会这般?”
  莫掌柜也是摇头,满脸不解。
  “这我也不清楚,只是似乎裴公子也颇有家业,出手也大方,平日里待我们也很随和的,或许是临近乡试,焦躁了些。”
  宋穆当下也是摇了摇头拿起饭碗,这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对方竟能在吉州会馆住上半年,也着实有番本事。
  只是宋穆有些好奇这半年的闭门苦读,可真的能中举人?
  莫掌柜招呼了几声,当下却是想起一个事情,开口对着宋穆问道。
  “公子,您刚刚说您叫宋穆?”
  宋穆正在给陶风明添饭,听到这句话也是笑着点了点头。
  “是的掌柜,不知这可有什么不妥?”
  那听到这句话的掌柜此刻却是突然顿挫,想到刚刚对方进门的时候似乎也介绍过,只是自己未注意到。
  刚刚对方与裴公子一番言语,又看出是个彬彬有礼的书生,自己才记住了对方的名字。
  莫掌柜带着几分不可思议的再次看着宋穆,突然倒吸了一口冷气。
  下一刻,宋穆便见着对方弯腰到那柜台下面去了,也不知道在做些什么,片刻之后竟然拿着一本册子走了出来。
  “您之前说来自吉州府学,难道是我吉州府去年的院试案首?”
  掌柜的这么说着,当下已经走到了宋穆的面前,那手中的册子也已经翻开,乃是一本被翻得起皱的《天下文刊》。
  对方当下在宋穆面前展开书页,那上面写着的是宋穆的《夜怀古》。
  “您就是写出这诗词的宋穆?”
  莫掌柜颇是有些兴奋的说道,那脸色都顿时通红了不少,见到这个场面的宋穆当下却也是多有几分不解,不过还是笑着点了点头。
  如此这般对方却是更加狂喜,那脸上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没想到您竟然来到了这里!”
  掌柜的颇是有些激动,还很有兴趣的接着说道。
  “您或许不知道,当初您的这诗词,在省城引起了多大的风波,就是如今,也到处有您的诗词传唱呢。”
  “而且您的诗词一连六月登上《天下文刊》,可谓是诗名远扬,给我们吉州人,狠狠的涨了几分面子!”
  “公子还请不要拒绝,您接下来在本会馆的房费,都与您免了!”
  莫掌柜这般说着,当下竟然还招呼伙计给宋穆添几个菜,宋穆连忙起身拒绝,而这时候门外却是传来阵阵敲鼓之声。
  “传报,西城宋府宋少爷再写名句!诗成四斗!入登文阁了!”
  几个仆役打扮的人此刻敲锣打鼓的从会馆门前经过,当下将宋穆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