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二百章 暗流涌动

第二百章 暗流涌动


  
  宋穆见着门外那几个穿着青衣的小厮敲锣打鼓的吆喝而过,此刻也是有些不解,当下扭过头对莫掌柜问道。
  “掌柜的,他们刚刚在说的是什么?”
  莫掌柜此刻也是重新整理了一下心情,听着宋穆这般询问,也是开口说道。
  “您说的是宋家的小厮啊,许是他们家少爷又写出了什么诗词,在大肆宣扬呢。”
  “宋家的小厮?”
  宋穆听到这话,当下也是一愣,莫掌柜也是娓娓道来。
  “当然是洪州宋家的二公子宋立文,今年二十六岁,已经在豫章书院之中读了三年的秀才了,今年听闻也要参加乡试。”
  “说来这宋公子也是颇有一番才华,之前院试摘得第八名,也颇受大人们青睐,而后其在各种诗会上也多崭露头角,如今也算是我们这里的一段佳话嘞。”
  “只是这宋公子多喜欢宣扬,说此是为了让宋家诗词多有传颂,积聚祖宗荫德,将来要开宗立派。”
  说这句话的时候,这掌柜的脸上却又几分尴尬,显然觉得这等的言论很是有些过于自大了。
  
  而听到这一切的宋穆此刻神情却是冷了下来。
  没想到自己刚刚来到这省城,竟然就和这帮家伙有了几分交集。
  之前那宋文聪却不知何处,倒是这二公子,看起来颇有几分厉害。
  可对方竟这般大言不惭,处处打着祖宗的旗号放狂言,做着这等让人贻笑大方的事情。
  宋穆有些神情不忿的坐下来,那莫掌柜见到宋穆这般神情,当下还以为自己哪里说错话了,却又不敢多说些什么,只能是匆匆告罪离开。
  陶风明此刻已经吃完了饭,放下碗筷见着宋穆当下的神情,也是笑了笑。
  “如此愤慨?”
  宋穆听闻则是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神色倒是平静了几分,端起饭碗吃饭。
  “师父,那等举动实是让人不齿。”
  宋穆愤愤的说着,陶风明则是将目光收回,在宋穆的身上扫过,而后才缓缓的开口说道。
  “洪州宋家的那位同进士我也见过,如今已经是徐徐老矣,虽然已经是几代富裕之家,但是那股子傲气却是未减半分。”
  “其实他们这般做派,何尝也不是在掩盖他们的心虚呢?”
  宋穆吃着饭,听着陶风明这么解释,但还是依旧皱着眉头。
  思索间,宋穆对着陶风明开口说道。
  “师父,我只是觉得他们时时刻刻将先祖挂在嘴上,哪里是宣扬祖宗功德,简直就是……”
  宋穆顿了顿,陶风明当下只是喝着茶水,片刻之后才开口说道。
  “如今的当务之急,且是韬光养晦,准备乡试。”
  宋穆闻言,此刻也是重重的点了点头,心中虽然有所不忿,但也知道事情向后,刚刚听着掌柜的说,这宋家公子,似乎也要参加这一次的乡试。
  如今的自己位卑言轻,想要顷刻直接颠覆那偌大的洪州宋家,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但是如今自己既然已经到了省城,便也不会只是看着对方这般胡闹。
  就算自己不能立刻颠覆这一切,但是也必须要让对方知道。
  自己宋穆,已经到了这省城。
  从今日起,自己要做一根倒刺,让他们寝食难安。
  ……
  就在宋穆吃完饭回到房间开始温书的时候,这省城之中的某处大宅院之中,一个小厮却是急匆匆的跑进了院中。
  在这宅院的后院之中,一个男子此刻正半躺在一处清凉的池子之中,两侧湖石环抱,池水清凉,甚至奢华。
  男子正赤膊倚靠在池边看着书,见到小厮到来,这才抬头。
  “什么事情?”
  这是个面容深邃的男子,年纪不大,但是眉目之中已经带着几分冷冽,说话间也有种生人勿近的感觉。
  此人便是洪州宋家所谓的二少爷宋立文。
  而听到这句话的小厮则是低着头恭声说道。
  “少爷,那个人来了,如今已经住进了吉州会馆。”
  “哦?”
  听到这句话的宋立文当下眼中闪烁了片刻,看不出有什么表情,此刻只是淡淡的开口说道。
  “他可有什么动作?”
  “没见到,我们安排在门口的小贩只见着他去休息了,看来是刚刚到的省城。”
  听到这话的宋立文当下冷哼了一声,端着旁边的酒水喝了下去,然后沉声说道。
  “把这事情去禀告给父亲吧,叔公早就说让我们留意这家伙,上回我那便宜堂哥还说在粤州遇到他了,没想到这家伙这么快就来了。”
  小厮听闻,当下却是抬起头嘿嘿啸了一声,然后颇有几分讨好的开口问道。
  “那公子,我们是不是……”
  小厮这么说着,做了个手刀的动作,那宋立文见着却是猛的哼了一声。
  “愚蠢!”
  小厮连忙低头,神色有些慌张。
  “他可不是他的父亲宋良通,如今的他顶着一个府学案首的头衔,还在《天下文刊》上有名,若是这般做了,你我也是立刻掉脑袋的。”
  “公子说的是,可是公子不是说这家伙必与我们为敌,那……该怎么做?”
  小厮连忙点头应和,不过此刻还是开口多问了一句。
  宋立文却是微微的瞥了对方一眼,当下满是有些不屑的说道。
  “既然他觉得自己那般厉害,那么这一次我也就好好杀杀他的威风,不过当了一年的秀才,就以为自己能一步登天?”
  “只不过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还真以为自己写了几首不错的诗词,便是学成了文道神通不成?”
  听到这话的小厮也是连连点头。宋立文当下则是挥手让对方退下。
  庭院内陷入一片寂静之中,宋立文的脸上变得多有几分阴沉,此刻伸手一抓,一道文力将池子旁桌案上的一本书册抓了过来。
  那也是一本《天下文刊》,上面登载的则是宋穆的《除魔》。
  书页在对方的手中翻动,宋立文的脸上则多有几分戾气涌动,那神情也变的凶恶了几分。
  “也不知道你从何处学来的本事。”
  “看来老祖宗暗地里还给你留了不少的东西。”
  宋立文低低的说道,那一双眼睛的眸子此刻已经垂了下去,似乎正在思考着什么。
  而似乎在一夜之间,宋穆出现在省城的事情就开始渐渐的传开来。
  从最开始的只是在一些书肆,到后来逐渐发展成了一些学堂之中多有议论。
  而几乎每个学子在知道这个情况之后,都立刻展现出了极大的兴趣。
  在宋穆还不知道这一切的时候,这省城之中已经暗流涌动。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