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二百零一章 声名鹊起

第二百零一章 声名鹊起


  
  清晨醒来之后,宋穆照例拿着书开始晨读,而想着会馆外有一条小河,更觉得有几分欣然,当下便揣着书本出了客栈,来到河边一棵柳树下坐下,翻开书页。
  夏日的清晨便也是这里最为阴凉,不仅驱散一日的燥热,也让人觉得心旷神怡,不知不觉间宋穆觉得自己看书的速度都快了几分。
  而正当宋穆在思考一个经义解题的时候,从水面反射而来的阳光突然被人挡住,宋穆愣了一下,抬眼看去。
  “请问,你可是吉州府学的宋穆?”
  说话的是个中等个子的年轻人,穿着一身制式的灰色袍衫,挎着一个灰色的书袋,此刻脸上正颇有几番希冀的看着宋穆。
  大概是旁边学堂的学子。
  宋穆合上手中书页,当下却是咧着笑了笑,开口说道。
  “正是在下,不知道阁下可有什么事情?”
  “你真的是宋穆?!”
  对方见到宋穆这般回应,当下颇是有些惊喜的开口问道,那神情似乎在瞬间变得很是有些惊喜。
  宋穆也没预料到对方出现这样的一副神情,不过当下扫了扫四周,只是微微的皱眉点了点头。
  而对方此刻已经从那书袋之中抽出一本破书,宋穆定睛看去,竟然还是一本《天下文刊》,看来却是被对方翻的面目全非。
  “没想到你真的来省城了,在下阮开平,是这边……。”
  对方拱手说着,宋穆连忙起身拱手,相互攀谈了几句,对方便也迈步离开。
  可是还未等宋穆继续将手中的文章继续读完,却是再次有一个人出现在旁边。
  “请问你是宋穆吗?”
  整个早晨,不下于十人来到宋穆跟前询问,有人只是报了个名号便离开,有人却是想要拉着宋穆谈论诗词,一番下来被宋穆都拒绝了,这些人还有些不甘。
  不过见到这么多的人出现在这里,此刻的宋穆自然知道事情有些不对劲。
  所以当下宋穆立刻匆匆忙忙的收拾东西,颇是有些狼狈的跳回了会馆房间之中。
  可饶是如此,这一日会馆下却是不断的有人早来,大多是周围的一些学子,还有一些纷纷而来的读书人,此刻都向着会馆内求见宋穆。
  宋穆交代了莫掌柜两句,帮着自己挡住了,然后很是有些苦笑的看着面前的情况。
  “老师,你说这究竟是谁泄露了出去,难道是莫掌柜?”
  陶风明正吃着东西,当下却是摇了摇头,开口说道。
  “他昨日没有什么异常的举动。”
  宋穆听闻诧然的点了点头,不过此刻看着那外面颇是有些哄闹的场面,竟然有种说不出来的别扭。
  “这种感觉,却让人觉得有些不寒而栗啊。”
  宋穆这般说着,旁边的陶风明却是淡淡的笑了笑,那眼中似乎带着几分回忆,当下只是对着宋穆说道。
  “这等事情你就没必要多纠结了,过了些时候,他们觉得无聊了,便也会散去的。”
  宋穆听到这话也是点了点头,如今之计,也只能是这样了。
  这般,宋穆本来还打算这今日出去走一走的想法也暂时泡汤,只能是在会馆的房间里待着,继续苦读文章。
  倒是很快,一个让宋穆诧异的身形叩开了宋穆的房门。
  正是昨日那指天论地的裴步光。
  “裴兄,你这是做什么?”
  宋穆见着对方叩门,也是满脸诧然,而裴步光当下脸色却是极为的和蔼,还朝着宋穆连连拱手,开口说道。
  “原来宋兄弟竟然是鼎鼎大名的吉州府学案首宋穆,昨日裴步光实在是有些冒犯,还请兄弟不要怪罪。”
  “裴兄说哪去了,却不知道这是要做什么?”
  宋穆见着对方有些羞愧的面容,当下只是抿着嘴说道。
  裴步光见着宋穆把着房门,没有丝毫让其进去的想法,当下嘴角也是瘪了瘪,不过还是笑着对着宋穆说道。
  “是这样的,正巧宋师弟在这里,我想我们正好一同讨论文章,咱们也共同进步。”
  听到这话的宋穆当下露出一个为难的笑容。
  实在是这位裴步光算是吉州的同砚,宋穆才这般说道,如今自己一人学习,偶尔与陶风明探讨一下文章策论,多是不喜欢外人打扰。
  所以对于对方这般作态宋穆倒是偶有几分反感。
  “裴师兄,我日常一个人读书习惯了,实在是抱歉。”
  宋穆说话直接,但也绝不折煞了对方的面子,果然在听到宋穆这般说着,当下那裴步光的脸上反倒还是轻松了几分,而且似乎顺理成章的开口说道。
  “那如此的话是我冒犯了,不过听闻宋兄弟诗词做的极好,你看是不是与裴某两首,便也拿回去一观?”
  对方这般说着,宋穆当下却是一愣,顿时心中满是黑线。
  自己竟然被对方的登门槛效应给忽悠住了,这番得寸进尺,却是不好拒绝。
  宋穆当下眼眸一转,却是点了点头,然后手指一动,桌上的一本《天下文刊》便到了宋穆的手中。
  这还是今日在河边几个拜访自己的人送给自己的,宋穆当下便也直接给了对方。
  “师兄如此看得起我,宋某却是有些羞愧难当,不过说来这《天下文刊》却是更好,上面既有宋某的诗词,更有众多大家文章,想必对师兄的考试多有裨益的。”
  宋穆这般说完,将手中的书册递给了对方,裴步光顿时一脸哑然,那面色变得很有愕然,愣愣的看着宋穆,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宋穆已经关上了门,不再管这事情。
  不过随后,事情的发展却是脱离了宋穆和陶风明的预想。
  那围聚在吉州会馆面前的人非但没有散去,还隐隐有聚集的态势,与此同时,竟然还有诸多的帖子递了进来。
  “这是洪州文脉楚家的帖子,其父亲乃是江南西道的游骑将军,特邀您前去拜访。”
  “这是洪州文脉刘家的帖子,其是如今豫章书院的一位举子,曾是乡试第三,希望与您切磋一番诗词文章。”
  “这是书香阁东家的帖子。”
  “还有这个……是余音坊……的帖子。”
  宋穆正在房中吃晚饭,掌柜的拿着几张帖子出来在宋穆面前说着,当下一一的介绍了一番,宋穆也多只是点头,当下听闻这最后一张,差点喷饭。
  “掌柜的,这余音坊,是什么?”
  宋穆开口问了一句,莫掌柜的脸上露出一个耐人寻味的笑容,宋穆立刻明白了。
  “其实这余音坊倒不做那勾栏的生意,里面多是那女子舞乐,鼓瑟吹笙,乃是城中文人以附风雅的地方。”
  “您当初的《夜怀古》还有《南乡子》都是极有名的词牌名,乃是如今城内最风靡的乐谱,所以他们想请您过去,或许是补词。”
  “当然,没准还能与佳人相谈,也是文人美事。”
  莫掌柜挑着眉毛说道,宋穆早就将脑袋摇成了拨浪鼓,当下斩钉截铁的开口说道。
  “宋某不喜这等风雅之地,也不喜做什么填词。”
  说着,宋穆将莫掌柜挥退,然后看了一眼这些东西,目光扫向了一旁。
  “师父,明日我想去给学政大人递帖子,你看可否?”
  “善。”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