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二百零三章 初见宗祠

第二百零三章 初见宗祠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当初王子安能写出这等诗赋,实在是让人惊叹。”
  “是啊,想当年其以《乾元殿颂》震惊唐高宗,三呼奇才,只是不至而立,却陨于南海,实在是可惜。”
  此刻,宋穆正站在滕王阁不远处展望,心中多有慨叹,旁边的徐云才也同样叹息不已。
  宋穆仰头看着这面前高大的楼宇,还有旁边平坦江面与平原,想必登高望远,所能看到的风景也是让人无比的惊叹,才能让他写出那等华丽诗篇来吧。
  宋穆在心中这般感叹着,此刻却是见到那滕王阁下竟然有兵丁戍卫,而且还有不少工匠正抬着工料进进出出。
  宋穆见着这个情况有几分诧然,而旁边的徐云才此刻便给宋穆仔细的介绍了起来。
  “这是刺史大人的命令,说是要征用这滕王阁,为中秋节做安排,如今这里也是被包围了起来,整日都是工匠在内布置。”
  徐云才如此说着,似乎眼中也有几分希冀。
  “只是不知道为何,今年这里装裱的更甚,想必是有大人物要来。”
  宋穆听着对方这么说,也同样看了过去,只是有些可惜今日不能在阁楼上一睹这省城的风光,或许考试完了,中秋节过了后,在离去之前可以看一看。
  宋穆这般想着,见着也已经是下午了,便也准备往回去。
  不过旋即宋穆却又是想到了一些事情,当下对着徐云才开口问道。
  “徐公子,却不知如今洪州宋家,可在何处?”
  听到宋穆这么问道,徐云才还愣了一下,颇是有些不解的看了看宋穆,喃喃的说了一句。
  “洪州宋家,你说你们的……”
  “你竟然不知道在哪?”
  对方欲言又止,显然也是知晓了其中的一些东西,只不过此刻还是带着几分疑问的问道。
  宋穆点了点头,当下也解释道。
  “宋某自小都在县城之中长大,对于省城的很多事情都不明了,说来这还是宋某第一次来到省城。”
  徐云才点了点头,当下也是拍着胸脯对着宋穆说道。
  “那宋兄不必担心,那位置我却是知道,只不过你现在要去……”
  对方的话语之中显露出一些担忧,或许是觉得宋穆这般去,估计是讨不了什么好处。
  宋穆只是释然的笑了笑,当下对着解释道。
  “宋某不想与他们打交道,只是宋家宗祠在那,我毕竟也是宋家骨血,所以……”
  徐云才面对宋穆这般解释很理解,点了点头,只不过说那如今多是洪州宋家耳目,却只能是远观了。
  很快这徐云才也不知道在何处叫了一架马车来,而且看起来那车夫就是在等着对方的,宋穆当下有些诧异,但还是和对方上了马车。
  马车在城内行驶,宋穆也听着对方讲着一些关于宋家的事情。
  “说来这还是百年前,你们主家迫不得已离开省城,那宅院宗祠本来都是交给仆人打理的。”
  “只不过那等家伙,胳膊肘往外拐,而那洪州宋家又正好得势,几番操弄下来,竟然就那么住了进去。”
  “这些东西还是我祖父与我讲的,那时候洪州宋家可谓是大摆排场,开百桌宴,连摆三日,将城内官宦富商百姓都邀请去了。”
  “这般下来,这一切便也顺理成章。”
  宋穆听着对方讲着,这些东西自己大致都是了解的,只是没有这么细致,那叛徒用这等手段进了省城宋家,还堂而皇之的成为宋家血脉延续。
  这些事情听来只是让宋穆心中更是沉闷,不过却也是知道这其中的利害。
  洪州宋家早已经在这里耕耘了许久,且不说如水桶一般坚固,但是至少如今的自己是绝对没有资格在这里说话的。
  
  甚至可能待到自己考中了举人,也依旧不足。
  如今的宋家虽然只有一个同进士,但那也与自己有如一道天堑一般。
  自己要想名正言顺的夺回一切,必须要步步为营,而且决不能操之过急。
  宋穆这般在心中盘算着,马车也已经拐过了好几条街道,此刻待到对方拍了拍自己的肩膀,宋穆才回过神来。
  “到了,外面就是,你切莫下马车。”
  徐云才如此同宋穆说道,宋穆也是点了点头,此刻只是轻轻的撩起帘子的一角,入目便是一个颇为广阔的广场。
  而在那广场前,数个石台之中焚烧着香烛,两只硕大威武的石狮子拱立着一道七八米高的大门,那红墙灰瓦,粗壮树木竖立支撑斗拱飞檐。
  高大厚重的大门上镶嵌着大大小小金色的泡钉,还有各种图案雕刻在其上。
  再往上看,一块四五米长,一二米见宽的牌匾便出现在那大门高处。
  宋氏宗祠。
  宋穆看着这四个字,此刻只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加快流动,汗毛竖立,心中肃然起敬。
  一种豪气陡然而生,宋穆更是不自觉的握紧了拳头。
  这里就是宋家曾经的门楣,这里供奉着宋家十三位进士,供奉着宋家最为强盛出众的大儒宋文荣。
  曾经的宋家,繁衍生息,世世代代雄壮万分。
  那是祖上的无上荣光,但是在那刹那间,却早已经易主,落入那等心术不正之人的后人手中,且就此矫枉过正,成了所谓的正流。
  只有走到了这里,宋穆才能够真正明白自己的二叔曾经经历了怎样的屈辱,只有到了这里,才知道自己身上的担子有多重。
  一时间,宋穆甚至忘了放下掀起的帘子,直到徐云才帮忙,同时注视着宋穆。
  他见到了这个少年在看向宗祠的那一刹那眼中的火光,他犹如一头沉默的狮子,此刻正强压着心中的怒火。
  正是英雄少年。
  徐云才在心中这般想着,对着宋穆也是更加刮目相看。
  宋穆也缓缓回过神来,才想到刚刚自己似乎没有控制住神情,见到旁边的徐云才也在看着自己,当下也是面色一顿,连忙拱手。
  “宋某一时失态,让徐兄见笑了。”
  徐云才却是释然的摆了摆手,反倒是安慰着宋穆。
  “宋兄何出此言,所谓名门正派,谁是谁非,大家虽然不敢多做言语,但也是心照不宣的。”
  这般说着,对方的脸上还多有两分厌恶。
  “尤其是如今的洪州宋家,实在是臭不可闻,其子弟多纨绔,也就是承了你宋家先祖的血脉,多会读书。”
  宋穆没想到此刻的徐云才也是这般的义愤填膺,但是并没有说什么。
  只是到了临近吉州会馆的一条街道,宋穆下了车。
  “今日与宋兄一游,却犹见宋兄是真性情君子也,徐云才此刻却是有些不舍了。”
  宋穆也笑着拱手,此刻开口说道。
  “宋兄今日也是感激不尽,多谢徐兄这一日的解惑了,下日宋穆必然前去拜会。”
  “哦?这好啊。”
  徐云才听得宋穆这般说着,神情也是有些发亮,当下竟然就掏了一块木牌,塞到了宋穆的说中。
  “我就住在城东,若是宋兄愿意来,凭此牌便可进了。”
  这般说着,他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再次对着宋穆说道。
  “若是找不到我,便去映雪坊,将我身份告诉他们,他们便也会通秉的。”
  这般说罢,对方便与宋穆拱手离开。
  而宋穆看着那手中刻着‘徐’字的牌子,想着刚刚对方所说的那番话,当下眼中却是有些恍然。
  之前对方与自己提了两句映雪坊,自己本没放在心上,此刻见到这腰牌,才有些相信,这徐云才,还真的是映雪坊的少东家?
  “映雪坊啊,看来这还真是……”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