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二百零八章 写一首情诗吧

第二百零八章 写一首情诗吧


  
  宋穆当下面露不明,而徐云才却竟然突的红了脸颊,然后目光看了看四周。
  宋穆了然,便示意去房中详谈。
  两人来到宋穆的房间,宋穆给他倒了一杯茶,徐云才开口说道。
  “说来我这次来找宋兄,其实是……想求一首诗。”
  宋穆顿时哑然,当下眨了眨眼睛,徐云才不是一向对自己的诗词极为的自信,怎么如今竟然还会找自己写诗?
  所以宋穆颇是有些惊讶的看着对方说道。
  “诗?徐兄文采斐然,何不自己做几首呢?”
  听到宋穆这般说着,对方却是很是不好意思的摆了摆手,当下犹豫了好几分,才才开口说道。
  “宋兄莫调侃我了,这不一样的……”
  宋穆听到这句话更是哑然,不过当下也是听着对方徐徐说来。
  “在下住在城东,相隔一条小胡同的大院子,是如今录事参军事的宅邸。”
  “一日我在院中练笛谱,然后那院子里突然响起一阵琴声。”
  对方娓娓道来,宋穆在旁边细细听着,过后脸上露出了一个有些不可置信的笑容。
  原来这徐云才虽然对诗词一窍不通,但极擅长史学和音律,也算得上是才华横溢。
  而一年前他偶然间与那宅邸之中的人相识,发觉对方是一窈窕青葱女子,而且面容姣好,又彬彬有礼。
  一来二去,这般琴笛相和,两个人竟然渐渐有了感情。
  而徐云才有个在京师做官的伯父,为其在太学之中谋了一个学生名额,如今其父令其去读书。
  太学之中,或许能让他得个秀才文位。
  父命不可违,但是这番北上,却是不知何时能再与佳人相见,徐云才之前将这事情告予对方,却只惹得人家梨花带雨。
  几番哄弄下才算和好,可对方却是对徐云才颇为不舍。
  中秋过后,徐云才便要往着长安去,所以想着如今马上是七夕节,便决定送些好礼物送去,也多表达几分情愫,也做那定情信物。
  本来徐云才准备的是一把古琴,犹觉得不够,便想着亲自做首诗词。
  他曾试图用宋穆的《夜怀古》和《南乡子》来填词,也希望借此寄托几分情愫,但是奈何其诗词造诣实在是过于感人,这若是送过去了,却怕是要坏了心情。
  恰逢之后竟与宋穆偶遇,于是刻意找来,便是想让宋穆替他写一首情诗。
  听完其目的的宋穆立刻就将脑袋摇的厉害,就要拒绝这个请求。
  这东西可不是胡乱应承的,再说了自己一个母胎solo的家伙,却要去给别人牵线搭桥写情诗,又是何等意思?
  “宋兄,还请帮兄弟这个忙,只要成了,云才必有重谢!”
  宋穆见状当下更是摇了摇头,如何重谢,也不过是些银两什么的,但是自己碧玺之中还有五百两黄金,属实是无关紧要。
  “徐云才兄便不要说了,此事……”
  宋穆正这么说着,对方却是突然抽出一样东西拍在了桌上,宋穆当下垂目看去,乃是一本枯黄的书册。
  宋穆哑然,而徐云才已经开口说道。
  “我知道一般俗物或许不能入宋兄的眼,但是这本王勃诗集,绝对对宋兄有好处。”
  宋穆当下哑然,而对方却是忙不迭继续说道。
  “宋兄,这可不是一般的诗集,其中的诗词,乃是王勃亲手注解、”
  宋穆顿时愣住,王勃虽然英年早逝,但是其留下的文章可谓是震古烁今,可是自己从来没见过竟然还有其自己注解的诗词。
  当下宋穆也是满脸不敢相信,但是徐云才已经露出几分得逞的神情。
  宋穆心头一动,不过旋即还是垂下目光,当下开口说道。
  “徐兄……”
  “咳咳,收下吧,这东西有些用处。”
  宋穆还未说完,那隔着一堵墙的房间里突然传来了陶风明的声音,徐云才正有些局促,但是旋即又看向宋穆。
  宋穆抬头看着那堵墙,当下神色也是有些古怪,不过旋即也只能是笑着点头。
  徐云才顿时大喜过望,当下就要上前叩谢,但是宋穆却是叫住对方,开口问道。
  “徐兄,你与那位姑娘可算是门当户对?”
  “我家世代经营书肆,叔伯多有做官,但也是书香门第。”
  “那双方父母可都赞成这番事情?”
  “我父亲之前与录事参军赞说过,双方都很赞成,只是其家公子还未婚娶,我便只能等着。”
  宋穆小心的问完几个问题,徐云才的脸上多有几分不理解,不过也是看着宋穆。
  宋穆叹了一口气,当下欲言又止,最后只是说了一句。
  “那且不要传出去是我做的。”
  听到这话,徐云才的眼中有些诧异,不过立刻也是点头如捣蒜,就差举着手指头在宋穆的面前发誓。
  宋穆也没想到如今自己会有一首诗,竟然是写给他人共诉衷肠。
  不过也罢了,既然师父放话让自己收下东西,那自己就得礼尚往来。
  只是总觉得这举动有些说不出来的别扭。
  宋穆当下坐在书案前,接过徐云才小心递过来的一张特殊纸张,上面散发着淡淡的桂香,纸质也极温润,想来也是徐云才特意定制的。
  徐云才在一旁笑着帮忙研墨,宋穆则是沉思了一番。
  片刻后,宋穆接过对方递过来的笔,当下沉沉吸了一口气,用颜体在纸上留下端正的字体。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渡。”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宋穆刚刚落笔写下这两句话,徐云才便陡然握紧了手,想起了自己。
  纤薄的云彩在天空之中变幻多端,天空中的流星传递着相似的愁怨,遥远无影的银河今夜我悄悄度过……
  在秋枫白露的七夕相会,就已经胜过人间那些耳鬓厮磨的夫妻许多。
  寥寥几句,便顿时让徐云才怦然心动。
  而宋穆的手下依然没有停。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
  “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只要两情至死不渝,又何必贪求卿卿我我的朝欢暮乐呢……
  宋穆一气呵成,当下笔尖利落收墨,搁下毛笔,顿时长吁了一口气。
  “徐云才兄,便是如此了。”
  宋穆抬头说道,而扭过头去,却见到那徐云才此刻愣愣的不知如何,只是瞪着眸子。
  “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徐云才喃喃自语了两句,然后突然回过神来,有些神情涌动的对着宋穆问道。
  “好词!好词!”
  这么说着,徐云才这才觉得这词与自己是多么的贴合,每个字都寄托了自己的情愫,读来感人肺腑。
  “宋兄弟,可有词名?”
  徐云才缓缓问道,宋穆只是让开位置,当下示下,然后笑着开口说道。
  “就叫《鹊桥仙·纤云弄巧》吧。”
  “鹊桥仙?妙,极妙!”
  听到这话的徐云才顿时再次反复念叨了两遍,此刻眼中立刻爆发出剧烈的光芒。
  这等诗词,字里行间表露出来的意思已让自己感动不已,若是能让佳人相睹,想必会更加惊喜吧。
  看着面前两阙诗词,徐云才很是有些局促的说道。
  “宋兄弟,你肯让我落墨?”
  宋穆笑了笑,示意对方。
  “请吧徐兄,也就算是我换了你的诗集。”
  “那徐某就承情了。”
  徐云才有些激动的说道,当下狠狠深吸了几口气,才拿起笔,在那诗词上提上了诗名。
  诗成,才气六斗,道道才气升腾,文气涌动,却缓缓流入宋穆体内。
  徐云才则是愣愣的看着这首词,此刻一阵阵的失神,多有几分失态,宋穆则是扭头看向旁边桌上的那本诗集,却不知道师父这究竟是做什么。
  片刻之后,徐云才拿着东西千恩万谢的离开,宋穆也只是叮嘱不要胡乱传颂,当下便也往着陶风明的房中而去。
  进了其房中,却见到陶风明正坐在窗前,欣赏着外面的风景,宋穆此刻则是挠着头,而后拱手问了一句。
  “师父,这王勃的诗集,如此好?”
  陶风明点了点头。
  “王勃乃初唐四大才子,其诗词歌赋多是绚丽美妙,乃是极佳的存在。”
  “你若是能通读其中内容,知晓其意,他日天下大异境的《滕王阁序》,便也同样信手拈来。”
  宋穆听到这话才明了,原来陶风明是为了这以后的事情所做的安排,当下深以为意的点了点头。
  “原来是这样,却是我误会老师了,我还以为……”
  “不,我的确也想看看你写的诗词如何。”
  陶风明突然如此说道,宋穆猛然一怔,却见到陶风明面前的桌上,上面的纸张上,赫然有着一行诗词。
  “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陶风明喃喃的说了一句话。
  “极好。”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