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二百零九章 与宴

第二百零九章 与宴


  
  这一首诗也只算是一个插曲,宋穆多不在意,顷刻抛之脑后,继续投入到了学习之中。
  之后的几日里常有人来找宋穆,宋穆也大多用借口推了出去,实在是没有办法的,便也是去府上匆匆拜访,然后归来、
  
  转眼便到了七月七。
  这省城之中七夕节的气氛却是浓郁了不少,至少街道上已经开始有了一些变化。
  针织品,书画扇,巧果,酥糖等商品琳琅满目,还有各种表演接踵而至,不少少女还相互约定去储七夕水,或是拜七姐,乞求巧艺与姻缘。
  虽然宋穆对此没什么兴趣,但是显然许多人很习喜欢节日,就是这城中的才子也多向往。
  当日下午,宋穆突然收到一封请帖,竟然是洪州张家少公子的帖子,说当晚会在登冠楼上宴请江南西道一众有名才子,宋穆作为一府案首,也得邀约。
  说来这张家却是绵延许久的文脉之家,这张家少公子传言也是十分聪颖的人物,如今还在豫章书院读书。
  宋穆见着这份邀请,想着这几日也多有几分困顿,若是能和这帮博学才子交谈一番,或许多有裨益,便决定去一去。
  只是宋穆也打算好了,若又是推杯换盏,无所谓乡试的东西,自己便也早些时候回来。
  宋穆正在房中看着这份帖子,这时候却是房门却是敲响,一个熟悉的声音再次传来。
  “宋老弟,你可在不?”
  宋穆听闻,当下脸上也是一顿,露出几分苦笑。
  又是那裴步光,自从之前知晓了自己的身份之后,对方似乎就一直想着上来与自己套近乎,而且几乎每日都要找个由头来访。
  但毕竟同住于一个会馆之中,宋穆也不好拒绝,所以时常都是要与对方聊上两句。
  当下宋穆便起身往着门口走去,打开门,穿着一身华服的裴步光当下笑着向宋穆递来两片西瓜。
  “宋师弟,还在房中学习?来,掌柜的刚刚切的西瓜,我与你带了两块上来。”
  裴步光这么说着,宋穆当下也是笑着接过,当下感谢了一句。
  裴步光却是摆了摆手,当下对着宋穆说道。
  “宋老弟说这些做什么,若是老弟不介意,咱们一同学习,我也好向老弟讨教一番诗词歌赋的事情。”
  宋穆当下面露苦笑,只是拿出自己手中的帖子说道。
  “实在是不凑巧师兄,这今日刚刚收到一个帖子,我过会儿却是要去赴宴。”
  听到这话的裴步光脸上顿时就有几分失望,不过旋即也是笑着说道。
  “那无妨,既然宋老弟有要事,那我还是改日再来。”
  宋穆连忙笑着,对方往着外面而去,此刻却是带着几分依依不舍。
  宋穆见着对方这样的动作实在是有些不解,这裴步光也不知道是要做什么。
  不过宋穆也没有想那么多,当下宋穆则是去问了一圈吉州会馆之中的人,却发现竟然只有自己一个人收到了这帖子。
  这倒是让宋穆有些诧然,本来都是秀才学子相聚,对方却是只邀请了吉州会馆之中的自己,这难道,自己看起来多有几分特别?
  宋穆在心中这般想着,如今也只能独自赴会,傍晚时分,宋穆与陶风明说了一声,便也独自出了吉州会馆。
  今日的省城倒是多有几分热闹,或许是七夕节的事情,所以如今这省城之中并没有宵禁,街道上多有巡视的兵丁,但是百姓也可自由流动。
  于是这夜幕未临,华灯初上,街上到处多是显得绚烂,还好宋穆之前出去闲逛的之后也知道那登冠楼的大概位置,所以紧赶慢赶,还是到了那里。
  这登冠楼在一条极为繁华的街道上,两侧的楼阁高耸,挂着各种彩色的灯笼,到处人声鼎沸。
  宋穆从其中走过,当下却是狠狠的皱了皱眉头。
  这条街道的店铺多是脂粉、点心、首饰的店铺,其中还夹杂着几座灯火通明的高大楼宇,却似乎是青楼……
  宋穆当下就有些退却,觉得那张公子选的地方实在是不好,不过此刻已经到了这里,也只能硬着头皮那边走去。所幸到了登冠楼下,见到那只是一座酒楼,这才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来到门口,此刻这登冠楼里也是颇为的热闹,宋穆上前给出了帖子,很快便有小厮带着宋穆上楼,还未走上几步,宋穆却是听到一个惊喜的声音。
  “宋兄,你也在这!”
  宋穆当下停下脚步向后看去,却见到楼梯口一人正兴高采烈的走了上来,原来是徐云才。
  宋穆立刻笑了笑,与对方拱手,旋即还有些奇怪的笑着说道。
  “徐兄,按理来说,今日你不是应当……”
  徐云才却是笑着摆了摆手,颇是有些无奈的说道。
  “她与几位闺中好友去闲逛去了,我也不便与之同往,只不过这宴会,我也就是找个去处来了。”
  “只是没想到,宋穆竟然也会来?”
  宋穆咧了咧嘴,得知对方也是被邀请的,两人便也一同往着楼上走去。
  “宋兄,你那日给我做的诗词是极好,今早我便将其一同送去了她的府上,她说她很喜欢。”
  徐云才轻声对着宋穆这般说道,宋穆当下也是笑了笑,不过徐云才的脸上却是有着几分犹豫。
  宋穆立刻察觉到了对方的这个表情,当下好奇的问道。
  “怎么?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不顺心的事情?”
  徐云才摆了摆手,当下却是看着宋穆,然后扫视了一下四周,小心的对着宋穆说道。
  “说来今日我让姐姐送礼物去的时候,我姐说周府上正好有几个官家小姐也在,所以我想……”
  “那诗词若是……”
  宋穆哑然,不过旋即也是释然的说道。
  “应当是没事的,毕竟也未署名,就算察觉到部队,想必她们也会以为是你写的。”
  这么一说,那徐云才的脸上却是更带着几分古怪,然后很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宋穆说道。
  “实不相瞒宋兄,鄙人这一直考不上秀才,便是……诗词做的极……不堪入目。”
  宋穆哑然,这是对方已经知晓自己的诗词情况了?
  此刻再次看向对方,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叹了口气摆了摆手说道。
  “只要不说我的名字,当是无人知晓的。”
  徐云才点了点头,当下却是看着宋穆说道。
  “宋兄,你虽然这么说,不过为什么你这么不愿意让别人知晓这事情?”
  徐云才疑惑的问道,宋穆当下这是面色平静,脑海之中却是突然想到了一道靓丽的身影,最后也只是咧了咧嘴,没有说话。
  两人就这么来到了最顶楼的隔间,小厮推开房门,当下其中一阵热烈的气息传来。
  徐云才看来与其中很多人都认识,当下与几人打招呼,又是走到那其中,对着坐在主位上的一个英俊男子说道。
  “张公子,容我介绍一下,”
  “这位便是吉州案首,六次连登《天下文刊》的宋穆。”
  徐云才的话音落下,场中顿时安静了几分,然后一双双眸子都朝着宋穆看了过来。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