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二百一十章 奇怪的宴会

第二百一十章 奇怪的宴会


  
  宋穆见状倒也是丝毫不怯场,当下也朝着众人拱手行礼,然后开口说道。
  “在下石阳县人士,吉州府学宋穆,幸能受邀参加本次宴会。”
  宋穆这般说着,当下目光也朝着刚刚徐云才看向的那人看去,对方是个一米七多的汉子,看起来面容倒是极为英俊,只不过眉宇间带着几分疲怠。
  当下见到宋穆行礼,对方也是起身回礼,周遭的人也纷纷起身。
  “幸会,在下豫章人士,张家张天科,如今在府学读书。”
  张天科对着宋穆这般说道,当下还走上前来,脸上的表情显得多有几分热情。
  
  当下目光从宋穆身上一一扫过,见得宋穆人高马大,显然也是有些惊讶,不过眸子却是突然扫向了一边,然后引着宋穆落座。
  “宋兄能来到我的宴会,实在是让我受宠若惊,诸位,这位便是六次登上《天下文刊》的宋穆,大家今日便也是认识了。”
  宋穆当下却是皱了皱眉头,自己那帖子上,署名的不是叫做张天驹的张家少爷吗,怎么面前这位张公子……
  张天科显然也见到了宋穆有些诧异的神色,当下笑着解释道。
  “家弟的确在豫章书院读书,但是今日却不凑巧,他老师突寻他有事,便让我来了,还请宋兄不要见怪。”
  宋穆听着这才是点了点头,心头也是有些些的失望。
  张天科引导着宋穆在一旁的位置下坐下,当下和周围的人介绍着,宋穆也是纷纷和众人行礼,听着众人自报家门。
  不过刚刚与周围拜会了几人,宋穆却是突然发现了不对。
  这些人虽然也大多是秀才,但是各个锦衣华服,看起来非富即贵,而且他们打量自己的眼中,除了那两分必要的恭敬,其他的竟然是几分戏谑和得意的神情,似乎面前的宋穆,很是有几分好笑?
  这让宋穆也是一时不明所以,正要与旁边的徐云才问一句,对方却是直勾勾的盯着正对着宋穆桌案的远处的一个人。
  宋穆当下抬起头望去,那神情也是陡然一冷。
  那是一个穿着一身淡紫色袍衫的俊俏男子,但是面容瘦窄,眼神似乎还带着几分阴翳。
  此刻宋穆看过去,对方竟然还不自觉的扬起了下巴,眼睛眯起的更加厉害。
  旁边的徐云才此刻已经有些很不爽的低声说道。
  “这姓张的也不是什么好人,搞个乱七八糟的宴会,竟然还把那家伙也叫过来了。”
  宋穆垂下目光,微微侧目,徐云才再次说道。
  “那家伙就洪州宋家的二公子宋立文,如今也是在豫章书院读书的秀才。”
  “虽会读书,但也爱攀比显摆,叫他来,他必是要出风头的。”
  宋穆这般听到,当下心中也是猛然震荡,不自觉的握紧了拳头,此刻再次看着对方,也是冷下了眼眸。
  原来这家伙就是洪州宋家的人。
  宋穆这一刻也是觉得心中有异,这宴会,却是与自己想的完全不同,而且如今自己隐隐感觉,是不是不知不觉之中进入了别人的圈套里了?
  各种想法在宋穆的脑海之中电光火石一般的闪过,宋穆当下只是脸色平静的喝了一口茶水,然后才缓缓的看向对方。
  这一次宋穆的目光多有几分坚定,当下扫过对方,才冷着脸看向别的地方。
  此刻酒楼小厮正在给众人上菜,虽然有仆人走动,菜肴飘香,但是众人却是各个目光交换,处处透着几分不对劲。
  “诸位,今日你们能来参加张某的宴会,实在是多有几分感动,说来这今日还是七巧节,便也祝各位今后遇到各自的良人伴侣,成就佳话。”
  那张天科此刻举着杯子对着众人说道,众人也纷纷举起自己手中的酒杯。
  宋穆也同样拿起杯子,与众人一同喝下。
  而这番下来,场中便顿时热闹了几分,众人觥筹交错,开始议论纷纷,宋穆则是坐在桌案前,只是当下只是啜了几口茶水。
  不多时,那张天科竟然走上前来,当下与宋穆杯中斟满酒液。
  “宋兄想必是第一次来省城吧?”
  张天科开口问道,宋穆笑着点了点头,当下也与对方碰杯,张天科一口喝下,却继续笑着对宋穆说道。
  “宋兄且不必过于拘谨,大家都是学子,在这里不谈国事,只谈读书与风月。”
  这么说着,对方当下看向宋穆的目光还多有几分闪动,然后竟然还颇为感慨的说道。
  “说来宋兄虽然不生活在省城,但是诗名远扬,六次登上《天下文刊》,那可是让天下人瞩目啊。”
  “我等就是耗尽心力,也无法登上一次《天下文刊》,实在是让我等望其项背啊。”
  张天科似乎一时兴起,当下与宋穆侃侃而谈。
  “宋兄,你所做的那几首诗词都是极好的,那《除魔》更是让我看的热血沸腾,只是有些可惜,我们本来还希望能够见到宋兄七次,八次,不断登上几次《天下文刊》的。”
  张天科这般说着,宋穆一时间只是微笑,但是显然对方似乎说到了兴趣的地方,当下竟然朝着场中拍手,然后对着众人说道。
  “诸位,今日张某幸能见到宋穆兄弟,又恰巧请了几位雪月楼的清倌人来,便与诸位演绎一番那《夜怀古》和《南乡子》!”
  “也算是为我宋穆兄弟接风洗尘!”
  对方大声说着,场中的众人一个个神情激动,当下便跟着呼喝,那做派已没了读书人的风度。
  不多时便有几个穿着绚丽裙摆、脸上遮着轻薄的面纱,眉眼含情的女子走进来,一时间带起阵阵香风。
  旁边的徐云才见到这情况当下垂下目光嘴中念叨着“罪过罪过”,宋穆看着这些人,还有那正兴高采烈的张天科,当下也是不由自主的皱了皱眉头,有些如坐针毡。
  对方这举动,还有今日这宴席,说来属实是有几分不对劲了。
  自己的诗词,被人家改编,还被青楼的人传唱,难道他就不应该询问一下自己究竟对此喜不喜吗?
  不过当下宋穆也不便说什么,只能不想着这件事情,思虑着找个什么借口离开。
  当下那几个女子在场中落座,而后阵阵琴瑟的声音便缓缓传出,当下还有个女子轻轻吟唱的声音缓缓传出。
  那声音婉转清脆,语调哀怨,宋穆听到那韵脚应当是夜怀古,但是其中的词已经全部换了。
  宋穆默不作声的坐下,脸上有些许的不悦,不过此刻也只能是坐下喝茶。
  那几个女子接连唱了两首词,众人便是更加热闹了几分,那张天科当下还走上前去,言语动作多有几分轻薄。
  宋穆实在是有些看不下去,当下便想着离开,一个冷冽的声音却是突然那响起。
  “这番填词不过是舞文弄墨,上不了台面,这词啊,要说做的好的,还当是宋穆,宋案首。”
  宋穆听到这声音,当下抬起眼眸看去,一番寻找下发觉这竟然是那宋立文所说的。
  对方那双阴翳的眸子此刻正看着宋穆,似乎带着几分得逞的意味。
  场中众人一听,当下纷纷朝着宋穆看来,那神情之中竟然也有几分喜悦,当下便有人跟着呼应。
  而彼时,那几个女子听到宋立文这么说,当下便也将目光看向了宋穆,那神情之中似乎有几分惊喜。
  下一刻,一阵香风袭来,一个曼妙女子已经来到了宋穆的面前,当下朝着宋穆行礼。
  “没想到奴婢竟然能够在这里遇到宋公子。”
  那刺鼻的胭脂味让宋穆只觉不适,当下抬起头,此刻目光却是越过对方,与那站在远处的宋立文的目光对上,神情之中闪过一丝愠怒。
  这就忍不住,开始挑衅了吗?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