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二百一十一章 何不以溺自照!

第二百一十一章 何不以溺自照!


  面前曼妙女子就在眼前晃动,场中更是娱音阵阵,此刻宋穆却是心中一冷,当下径直起身。
  宋穆看向那旁边正在饮酒作乐的张天科,当下拱手对其说道。
  “张公子,在下不胜酒力,却要先告辞了。”
  宋穆这么说着,当下扭身便准备直接离开,一刻也不想多和这些乌烟瘴气的家伙搅在一起。
  旁边的徐云才听闻当下也是起身,要和宋穆一同离开。
  但是还未动身,那张天科便已经到了面前,当下有些意外的看着宋穆,开口问道。
  “宋兄这是作甚,有朋自远方来,你是贵客,可不能这么走了。”
  宋穆听到对方这么说道,当下正要解释两句,而这时候那场中再次响起了宋立文的声音。
  “张兄便不要这般阻拦他了,他宋穆这是怕了,怕写不出好诗词,要找个借口遁走了!”
  一语惊人,那场中的众人竟纷纷发出惊呼,然后一个个还觉得有些可惜的看向宋穆。
  宋穆听到对方这句话,当下脸色多有几分变动,只见着那宋立文正双眼直勾勾的盯着自己。
  这家伙可是得寸进尺了,自己主动避其锋芒,他却是要争锋相对。
  还有今日这宴会,明摆着就是针对自己,各个毫无读书人的模样,声色犬马,实在是让宋穆不敢苟同。
  哪知宋立文见到宋穆看来,当下神情却是更有几分兴奋,竟扭身对着众人大声的说道。
  “大家都看看,堂堂一府案首,碰到这等场面,便害怕了,怕是肚中没有墨水,生怕我等会儿刁难他呢!”
  对方说这句话说的极为大声,似乎生怕别人听不到。
  宋穆猛然握紧了拳头。
  这家伙可谓是完全不顾文人风度,这番话要是寻常宴会,早就让人嗤之以鼻了,怕是要倒骂其如疯狗一般,扫人雅兴。
  而看着那场中众人一个个附上笑容的模样,宋穆知道这些人根本算不上文人才子,只是一帮同流合污之辈。
  当下宋穆只是再次对着那张天科拱手说道。
  “实在是不胜酒力,宋某,便先走了!”
  “此非张某的待客之道啊,宋兄!”
  宋穆刚与那张天科说完,张天科的声音便陡然传来,可声音此刻已经没了之前的热情,多了几分冷冽。
  宋穆猛然愣住,然后颇是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对方。
  这家伙在说些什么?
  而回过头去,却见到张天科此刻脸上那副敦厚的神情早已经消失不见,此刻咧着一个有些戏谑的笑容看着宋穆,目光不怀好意的在宋穆身上扫来扫去。
  “张公子,你这是做什么?”
  徐云才似乎也看出了其中的不对劲,当下连忙上来打圆场,但是旋即张天科就哼了一声,当下竟伸手搂过旁边的那个女子,对着宋穆说道。
  “张某当然没什么意思,只是香儿姑娘早就想要宋兄赋诗一首,我才好不容易请得宋兄来,还请宋兄成全。”
  “还请宋公子成全小女子。”
  那女子此刻半倒在那张天科身上,也是温声细语的对宋穆说着,而听到此话的宋穆拳头却是握得更紧。
  原来自己还是太过于单纯了,本以为这张天科至少是文脉之家的子弟,能多有几分端庄,却没想到他也同样和那宋立文一般,是同流合污之辈。
  这今日的宴会,是个从头到尾的圈套了。
  张天科此刻见到宋穆的神情,脸上多是有几分得意,而那宋立文此刻也走上前来,虽然没有宋穆人高马大,却还是撇着嘴说道。
  “怎么?宋案首,这般就有几分胆怯了?”
  “若是如此,便也早点回去,早点回去罢,回你的石阳县去。”
  宋立文这般说道,语气之中极具嘲讽,似乎很享受这种宋穆在其手中把玩的感觉。
  若是寻常才子听到这番言语,怕也是要怒发冲冠,当下或许还要大打出手。
  宋穆当下也是猛地扭头看向对方,那眸中顿时闪过一道凶光。
  一时杀气升腾,竟然让宋立文两人顿时都愣了一下,一时间竟然不自觉的将体内的文力迸发出来。
  两道文力席卷而开,那周遭的少女发出尖叫捂住裙摆,周遭的众人也是连连后退,当下很是有些诧然的看着宋穆三人。
  而宋穆此刻已经松开了握紧的拳头,只是冷着脸扫过这两个人,当下淡淡的说道。
  “只会恶语相向,圣贤书让你读到狗肚子里了?”
  “你!”
  张天科当下就怒目而视,宋穆眯着眼看着对方,神色更是有着几分狠厉。
  “本以为你张家足够仁厚,却没想到有你这等匹夫,声色犬马,脑中装着的全是些阴谋诡计,蝇营狗苟,让人作呕!”
  宋穆说的声音极大,可以说毫不留情,让那张天科浑身一抖。
  而宋穆已经看向了旁边的宋立文,此刻同样是狠狠的骂了一句。
  “相鼠!”
  “不过背德背祖的逆子之孙,说话做事,皆是忤逆,毫无文脉子弟风范!”
  宋穆狠狠的说道,那宋立文猛然瞪大了眼睛,当下就是往前几步,厉喝一声。
  “放肆,鼠辈!”
  说着,对方竟然就张开文力,那文力波动陡然荡开,掀翻一排桌案,竟是有些听不得宋穆辱骂了。
  而众人之中当下却是有人惊呼。
  “甲等二阶,甲中境界,这宋立文,已经要达到秀才巅峰了?!”
  听到旁人这么说着,那宋立文此刻的脸上已经满是得意的笑容,一双冷冽的眼睛也是直勾勾的看着宋穆。
  
  似乎此刻展现出自己的实力,就让他觉得面前的宋穆已经对他没了任何的威胁。
  那股力量撩起宋穆的鬓发,但是此刻的宋穆神色变得更加的严厉。
  只是下一刻,宋穆便也猛然荡出自己体内的文力。
  文力波浪直接席卷而过,直接顶过对方那阵阵波动,甚至连周遭的窗格都开始哗啦啦作响。
  众人再次发出惊呼,而这一次脸上的神情变化的最为明显的则是宋立文。
  “你……你难道……”
  宋穆高昂着头颅看着对方,此刻缓缓吐气,双眼露出十足凶悍的目光,当下一言一语的说道。
  “且只会这等手段?”
  “你们可有缚鸡之力?你们可见过凶险?”
  “你们可与生死边缘搏斗过?!”
  “不过空有文力,跳梁小丑!”
  宋穆狠狠的说道,下一刻一道更加猛烈的气息从其体内猛然迸出,那宋立文都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几步,此刻满脸震惊,瞪大着眼睛看着宋穆。
  “这怎么可能?!”
  “你入秀才不过才一年!”
  “没什么不可能!!”
  宋穆大声的喝道,此刻怒目圆瞪,狠狠的说道。
  “你们便也会这等见不得人的手段了,只会欺辱我的善意!”
  “一个个一辈子养尊处优,看惯了人人对你们哈腰垂首,便以为自己多了几分本事?!”
  “要诗词?那宋某便送你们一首!他日记得挂在你们高堂之上!时时铭记!”
  宋穆脸上更是有几分愤慨,大手一挥,纸墨笔砚显现。
  下一刻众人只见到宋穆在上面笔走龙蛇,只是顷刻诗词便成,但是上面却没有任何文气涌动。
  宋立文见到宋穆这等掏出笔墨的手法却是立刻眼中泛光,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宝贝。
  而此刻宋穆已经是冷哼一声,留下这一张白纸扔在地上,甩袖便走。
  旁边的徐云才咧着嘴,当下迈步也走。
  场中顿时静默,也无人敢阻挡宋穆离去。众人面面相觑,却是纷纷将目光看向那扔在地上的纸张。
  当下有人上前捡起白纸,然后带着几分好奇的往上看去。
  “锦衣鲜华手擎鹘,闲行气貌多轻忽。”
  “稼墙艰难总不知,五帝三皇是何物。”
  看着这文章的秀才当下愕然,脸上的表情有些不好。
  “这是……贯休的《少年行》?”有人当下开口说道,众人慨然,但却是发现下面还有一行小字,当下看去。
  那握着纸卷的人脸色猛然一诧,竟然有些忍俊不禁的猛然看向张天科和宋立文。
  张天科一把抢过那纸张,于宋立文面前展开。
  “自诩风雅,却处处构陷他人,自以为是天下一等秀才,此等语何不以溺自照!”
  “宋穆!!”
  张天科和宋立文当下都发出一声怒喝,眼中怒火升腾。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