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二百一十五章 词之异境

第二百一十五章 词之异境


  宋穆很惊讶于面前杜纤音突然展现出来的奇特身份,但是震惊之余,却也有些疑惑。
  对方几乎是毫不犹豫的给自己展示了这个身份,这究竟是要做什么?
  听到宋穆这么问,杜纤音眨了眨眼睛,当下竟然将那杜氏诗集向着宋穆推过来几分,然后才缓缓说道。
  “宋公子,你可知道我杜氏诗宗算是哪一诗派?”
  “杜公一生诗词众多,若真要说其诗派,宋穆却是有些不明了。”
  宋穆当下沉思着摇着头说道,脸上的表情却是多有顿挫。
  在这个世界,杜牧依然存在,也依然成就颇高,一篇《阿房宫赋》为其奠定基石,他身怀满腔爱国热情,在文朝建立初始四处平乱,最后成就诗宗,可谓是世人敬仰。
  只是传闻其晚年仍是自焚诗赋,几自毁传承,一生所著,或许十存三四。
  这等风流人物,宋穆自认为自己无法对其做出评价,至少没有这个资格。
  而杜纤音却是轻轻吐了一口气,那神情却似乎显得有些许的哀怨。
  “杜祖本就是这文朝伊始的文人,当初也是名震天下,但是这数百年来,却每况愈下,世人所用我杜氏诗宗诗词也愈来愈少,如今,天下都知道杜甫诗宗,却不知我杜牧诗宗。”
  宋穆哑然,却也多有些沉默,杜牧的诗词,自己也算耳熟能详《清明》,《山行》,《江南春》,《赤壁》,《泊秦淮》。
  那其中每一首读来都让人心有感慨,却不曾想在这个时代,其诗却渐渐落寞。
  或许依旧让人记得的,便是“折戟沉沙铁未销,自将磨洗认前朝。”,还有那句“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宋穆抬起头看向对方,而此刻杜纤音已经是开口说着。
  “我杜牧诗宗,流传下来的诗词歌赋文章本算繁多,可到了如今,能使用的,却是只有那寥寥几首。”
  “纤音不过一介女流,实难承先祖遗愿,但想来我也并没有辜负全部,即使是这番境遇,纤音也已经做出了不一样的变化。”
  杜纤音这么说着,在宋穆很是有些诧然不解的目光之中,竟然凭空拿出了一把琵琶,而后十指叩上,仰目看来。
  “宋公子,你可见过女子杀敌?”
  宋穆愣了愣,此刻很是僵硬的摇了摇头,而杜纤音的眉眼垂的更低,当下带着几分慨叹,缓缓的说道。
  “是啊,这世间多少人读书,但是读书人,却都指宋公子这等君子。”
  “我等女儿身,若想文道证名,却是凤毛麟角的存在。”
  “周公创礼乐,如今人人知礼,却不知这乐中,其实也有一番异境。”
  这般说着,杜纤音的手指突然勾动一根琴弦,一声悠扬的声音空灵传来,杜纤音的手指却是加快拨都动。
  那一刻如同仙音飞舞,宋穆只觉得道道音韵飘然而来,顷刻间充满了自己的脑海。
  面前的杜纤音此刻似乎已经变了一个人,那神情之中带着无尽的专注,而就在那一刹那,宋穆却是忽然见到那琴面有文力涌动。
  那文力在其指尖汇聚凝结,然后与虚空汇聚成一首诗词。
  “雪衣雪发青玉嘴,群捕鱼儿溪影中。”
  “惊飞远映碧山去,一树梨花落晚风。”
  一首杜牧的《鹭鸶》顷刻显露,闪烁着道道金光陡然散发开来。
  下一刻宋穆哗然仰头,转身环顾。
  这片天地已经发生了无数的变化。
  那静谧的小院此刻已经消失不见,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已经是一片静谧的浅滩。
  浅滩边,鹭鸶正成群结队捕食鱼虾,那洁白的身形倒映在水面上。
  忽的一声被惊动,它们只只振翅直上云霄,那美丽的姿态,如同树梢上的片片洁白梨花,飘落在晚风之中。
  这是个极美的异境。
  而在这片景色之中,还不断有琴音传来,音律悦耳,景色迷人,宋穆心中却是已经有了一番震撼。
  这等宽阔异境,面前的这杜纤音,也是一个用异境的高手。
  只不过不同于文人用诗词文字勾动念力,她的异境,竟然是通过这样的方式释放。
  宋穆偏过头,此刻看向对方,对方正虚坐在这水面上,青丝垂落,纤纤细指不断的抚动着琴弦。
  几乎在下一刻,宋穆却是突然听到了呼呼风声。
  再然后,一阵阵凌厉的气息从杜纤音的身上散发出来,然后化作道道攻击,向着远处而去。
  那是一条条若隐若现般的光线,它们成波浪般往着远处而去,但是在下一刻突然化作了道道光芒落下。
  湖面顿时溅起道道水波,那波纹之下,是一道道鸿沟!
  举目望去,这杜纤音的四周,十数道鸿沟成放射状,几乎将这片湖面撕裂。
  这还是宋穆第一次见到除了陶风明以外的进士,用这等手段在异境之中打出攻击。
  这等异境,叫做复合境。
  只会造景,叫做单一境,而在异境之中,可以使用念力直接触发攻击,便是复合境。
  这比之自己在异境之中使用文力发动攻击,来的高明了许多,也因为贴合异境本身,攻击力更甚!
  此刻,琴声渐歇,面前的异境也开始缓缓的散去,宋穆吞了一口口水,看向杜纤音。
  再次回到刚刚的院落之中,杜纤音依然抱着那把琵琶,此刻看着宋穆说道。
  “这便是小女子闯出来的路,不知可能入宋公子的眼?”
  宋穆沉沉的吐出一口气,此刻朝着对方恭敬的拱手。
  “姑娘的一手异境,已经出神入化,宋穆叹为观止。”
  杜纤音见到宋穆这副模样,似乎很是有些高兴,当下收了琵琶,对着宋穆说道。
  “若是宋公子愿意,这等方法我便也教与公子。”
  宋穆一愣,此刻抬头看着对方,对方却是斩钉截铁的说道。
  “宋公子同样是身具念力,应当知道这复合境是多么的艰难吧?”
  宋穆此刻倒是心中更有了几分镇定,当下看着对方说道。
  “宋某的确浅学了一些,只是这……”
  宋穆有些觉得,对方和自己做这样的交换,是不是有些小题大做了,自己的几首诗词,真的能够比得上这样的异境手段?
  杜纤音却是摇了摇头,然后放出两张纸,落在宋穆身边。
  宋穆看去,正是自己的那两首诗,只不过下面是其他的填词。
  宋穆不解,杜纤音的声音已经缓缓传来。
  “公子当知道,唐诗已经绵延数百年,再难创新,文朝建立之后,逐渐风靡起来的是花间词。”
  宋穆听闻自然是点了点头,词在这个时代其实已经发展的有了一段时间,但是多是一些虚浮的词句,在战斗之中发挥不出强悍的威力,所以也一直没有成为主流。
  “但是唐诗已经被探索到了极致的程度,诗天下已经盛极一时,若是要再有所建树,已经是难了。”
  杜纤音继续说道,温声细语。
  “小女子偶然间学会了用词化作异境,但是一直苦恼于词的意境难动,且语句不够刚劲,几乎达不到复合境的要求。”
  “直到小女子看到了宋公子的词。”
  杜纤音淡淡的说道,宋穆当下倒是缓缓的坐了下来,想要听着对方继续说下去。
  “《夜怀古》出现之后,我便第一时间试用了,结果让我大为惊讶。”
  “这词的意境虽然过于开阔,但是并不影响我形成异境,而且更难得的是……”
  杜纤音缓缓抬起了眉目,此刻看着宋穆。
  “这两首诗词的韵脚,都极为的工整,我等运用到乐器之上,竟然无比通畅。”
  
  “我施展复合境手段的速度,也更快了几分。”
  宋穆哑然,而杜纤音的神情显得要更加激动了。
  “如此,我才知道如今我该往哪里去了,宋公子的诗词,能够给我杜氏诗宗,带来一次蜕变!”
  这么说着,杜纤音的神情变的更加坚定了几分,对着宋穆淡淡的说道。
  “宋公子,我愿以杜氏诗集详解为报酬,请公子为小女子多写几首词吧。”
  “他日杜氏诗宗再有复兴,公子的恩情,纤音没齿难忘。”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