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二百一十七章 有人作祟

第二百一十七章 有人作祟


  宋穆此刻也被周围强悍的重合境威势所震惊,听到杜纤音这般说,却是连忙摆了摆手。
  “杜姑娘言重了,宋穆不过写了一首词。”
  “可这首词,将让我余音坊,有一个十分光明的未来。”
  “阮郎归,当初乐坊何能想到,除了乐府诗体等音律,一众曲牌,也将迎来新的天地。”
  杜纤音的声音带着激动,此刻那美目看向宋穆,更是满满的欣赏。
  宋穆抿了抿嘴,也是望着四周,沉沉的出了口气,多有几分慨叹。
  这等以词展开的异境,比之诗不差多少。如此实在是令人心驰神往,若是今后这的确能发挥别样的威力……
  这么想着,此刻杜纤音已经将这异境缓缓散去,目光似乎还带着几分依依不舍,而回到院落之中,这里的情况却是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满院的花草已然碎裂,几乎已经没了什么完整的模样。
  地面的铺就的青石板上也是一个个的窟窿,伸手探去,竟然有一指的深度。
  这让宋穆回过神来的顿时咋舌不已。
  所幸杜纤音施展这异境的时候多有收手,当下倒是没有对周遭其他的院落房屋造成什么影响。
  而此刻的杜纤音则是坐在石桌旁,看着宋穆的那张写着诗词的纸张,爱不释手,宋穆抬头看着对方,开口问道。
  “杜姑娘,如此却是可以了?”
  杜纤音回过神来,朝着宋穆笑着点了点头,不过同时开口说道。
  “宋公子,那我想我们的合作,将来必定大放光彩。”
  宋穆垂下眉目,片刻后才看向对方说道。
  “自然是可以,不过其中细节,却要待到的宋某考完乡试之后再说了。”
  宋穆这般说着,杜纤音也是默默的点了点头,神情更有几分笃定。
  “宋公子的这次乡试,想必也是要一鸣惊人了吧。”
  说着,对方便扭头看着面前的这篇诗词,能写出这等诗词的人,其文采,又会差到哪里去呢?
  宋穆听闻倒是有些不好意思垂眸,只是忽的想起了昨晚的事情,便又对着对方开口说道。
  “不过杜姑娘,宋某现在却是有个不情之请。”
  杜纤音此刻递过来询问的目光,宋穆便也不卑不亢的说道。
  “杜姑娘应当知道宋某的身世,此番来到省城,首要是考试,其次也是想要……”
  宋穆简单的说了两句,杜纤音当下也是点了点头,对着宋穆说道。
  “宋公子所说的事情妾身自然是知道,不过请宋公子放心,我余音坊会在其中斡旋。”
  “至少在暗地里,不会让宋公子再受那等羞辱。”
  杜纤音这么说着,不过当下却也是皱了皱眉头,然后开口说道。
  “不过宋公子,洪州宋家如今的情况很有些复杂,他们家的二公子若是真要与你做些什么,那些暗地里的东西且好说,但是明面上的……”
  “宋某也不怕他的阳谋……”
  宋穆开口说道,而杜纤音见着宋穆这般信心十足的模样,当下莞尔一笑,似乎又想到了什么,继续说道。
  “宋公子昨日写的东西怕是伤到某些人了,他们却不会那么轻易善罢甘休的。”
  宋穆听闻顿时脸上一尬,此刻也是咧了咧嘴。
  果然这余音坊手段厉害,昨日自己的那番事情,对方就已经知晓了。
  “这却是我想请姑娘帮忙的缘故。”
  宋穆这般说道,而这时候杜纤音却是伸手将一样东西递了过来,宋穆当下看去,见到是一块木牌,只是仔细看去,这木头似乎又有些不一样,似乎是紫檀木。
  “纤音明白,若是有所难处,公子也可直接去我余音坊,这是我余音坊的令牌。从今天开始,宋公子便是我们余音坊的座上宾了。”
  宋穆听闻点了点头,当下小心的收起了这样东西。
  做完这些,宋穆便也起身拱手,却又想起什么,当下看向对方手中的那张写了《阮郎归》的白纸,迟疑了片刻。
  杜纤音见到宋穆的眼神,立刻意识到了宋穆的意思,当下咬了咬嘴唇,竟有些扭捏的说道。
  “且不能让妾身收下这东西吗?”
  宋穆面露尴尬,但想着刚刚看到的美妙异境,还是摇了摇头。
  “姑娘想必也已经记住了这其中的东西吧。”
  这么说着,杜纤音倒颇是有些不好意思的将这东西递过来,此刻更有几分女儿的不舍,宋穆伸手接过东西,再次拱手,然后转身离开。
  杜纤音看着宋穆离开的背影,神情多少有几分疑惑。
  “公子实乃君子也。”
  杜纤音轻轻的叹了一句,这时候院落拐角处一个活泼的身形已经跑来,当下挽着杜纤音的胳膊十分的亲昵。
  “姐姐,那家伙可答应了?”
  杜纤音轻轻的看了看旁边的巧儿,当下只是微微一笑,又拿出一张白纸,将刚刚的那首词抄写上去,也是笑着说道。
  “是啊,这一次,我们杜氏总算复兴有望了。”
  巧儿满脸的不解,此刻却也往着那门洞看去,但是那里早已经没了宋穆的身影、
  忽的,杜纤音对着巧儿有些宠溺的说道。
  “昨日的事情已经查出来了,姐姐便顺手帮你处理了。”
  ……
  宋穆从杜宅出来,此刻外面街道上还多有几分清冷,天色依然还早。
  而宋穆还以为刚刚自己在那院中待了好几个时辰。
  伴着清晨的阳光,回想着刚刚的一幕幕,宋穆只觉得自己算是完成了一件事情,还有了很多意想不到的收获。
  此刻心旷神怡,便伸手将自己的诗词放回碧玺,迈步返回会馆。
  说来自己执意要回这原作纸张,其实还是想起了之前的事情。
  自己来到这世界也已经有一年了,之前写了那么多的诗词,却几乎没有一首原作留在自己的手中。
  当初自己年少无知,觉得那都无所谓,但是直到陶风明告诉自己这首篇原创诗词的好处,宋穆才知道自己亏大了。
  首篇原创诗词,其纸张已经历文力洗礼,可万年不腐,而且每一次使用的时候,顷刻水到渠成,且不会消耗自身一点半点的文力。
  就是用来缔造异境,其展开异境的时间加快,维持的时间却能大幅度的拉长。
  可以说这首篇诗词,是真正的宝藏。
  宋穆还想着,若是能再配合脑中古书的加成,或许又将有更强的增幅。
  想到自己那些诗词原篇落入别人之手,宋穆只觉得那时候的自己真是个败家子。
  不过过去的便也算了,至少以后多多留心。
  这般想着,宋穆便加快了几分脚步,想要把今天的发现告诉陶风明。
  想必老师也会对这东西感兴趣。
  如此,宋穆三步并作两步,很快便来到了那吉州会馆下,可就在这里,宋穆却见到会馆大门外,却是有所不同。
  几个人穿着短衣的年轻人此刻已经在吉州会馆外支起了一个摊子,正在忙前忙后。
  其中还有个中年汉子,穿着个青色大褂,神情却颇是吊儿郎当,正在看着手中的几张纸,还在和旁边的一个小年轻说着什么。
  几人这般忙碌一番,那摊子也已经架好了。
  这条街道已经热闹了起来,宋穆也已经走到了会馆不远处,却见到那满脸坑坑洼洼的中年汉子当下摇着扇子,昂着头走到了那摊子面前,当下竟然从怀中掏出了一块木头。
  木头狠狠敲打在摊子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四处可闻。
  他又装模作样的重重咳嗽了一声,然后立刻开口说道。
  “诸位乡亲父老,街坊邻居,今日,却是有一大事要说,话说那吉州宋穆,乃是石阳县人……”
  “可这等文人表范,昨夜却是于宴会上出言不逊,我省城众多文人宴请其去,诚意满满,此人却毫不领情。”
  
  “更是当着斯文人面前,喝骂众人五谷不分,目中无人,竟还说何不自溺以照面!”
  “这等粗鄙之言,实在是有失文人体统!”
  那中年汉子意外的声音洪亮,说话一顿一挫,这周遭的行人顿时听得一清二楚。
  而他旁边那几个小厮,此刻却是朝着周遭的人分发纸张……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