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二百一十八章 震慑

第二百一十八章 震慑


  那中年汉子不断说着极为恶心的话语,宋穆何能听不出其中的东西来。
  这竟然是在歪曲昨日的事情,将那等宴会上的腌臜事情,赖在自己的身上。
  宋穆听闻,脸色顿时阴沉,见着那家伙口若悬河的模样,当下更是怒从心来,就要上前。
  可这时候吉州会馆却是猛地冲出几个人,为首的一个人速度最快,直接扑到那摊子前,一把攥着那家伙的领子就伸手要打,其他人则是推开那几个青皮,把摊子撕了个粉碎。
  那为首的正是孙方。
  其后跟着的几个,都是吉州府学的学子。
  “竖子,你安敢在这里侮辱我吉州府学子!”
  孙方的声音赫然传来,言语之中满是激愤,当下手上更是没有停顿,对那中年汉子饱以老拳。
  对方哪是一个秀才的对手,中年汉子顿时躺在地上,此刻哇哇大叫,嘴中则是不停的叫嚷着。
  “有辱斯文,有辱斯文啊,你们秀才当街打人,不怕吃板子,丢功名吗?”
  “吃板子的该是你!”
  孙方听着对方这么说,更是提起对方就要打,但是这家伙眼疾手快,当下一个摆手,和几个青皮哗啦啦的跑开,不过那边跑嘴中还在大声的喊着。
  “吉州会馆学子当街打人了!”
  孙方气极了,立刻喝骂了几句,就要追上去逮住对方,却是被一人伸手拦下。
  孙方见到来人,神情一顿,见着是宋穆,神色涌动的连忙开口问道。
  “宋师弟,你拦我做什么,那等家伙肆意辱骂你,就该抓他去挨板子!”
  此刻的孙方几乎不是宋穆之前认识的那等温文尔雅的模样,言语之中透露着满满的愤慨。
  宋穆则是瞥头见着已经消失在街道尽头的那帮家伙,又看着那地上已经被众人拆了的摊子,当下沉沉的出了口气。
  “师兄,有劳你了,我知道这些人要做什么,不过且让他们说去,浊者自浊,清者自清!”
  宋穆这般开口说道,孙方的脸上却是依旧带着几分愤慨。
  “宋师弟,这些家伙可已经嚣张到,来我们吉州会馆门前来做这等腌臜事情,简直是胆大妄为!目中无人!”
  宋穆咧出一个笑容,脸上的神色多有几分笃定。
  “宋某知道是谁,便也只会是他最觉得我有威胁了。”
  孙方顿了顿,而后也是意识到了宋穆所说的是谁,当下多有几分思量。
  众人已经将门前的摊子和传单收拾了干净,又驱散了周遭前来围观的人群,当下一个个和宋穆拱手,也往会馆回去。
  宋穆也四处张望了一下,见着那远处拐角旁畏首畏尾的几个家伙,当下甩了甩袖子,也走进了会馆。
  而刚刚进入会馆,外面便传来一阵马车的声音,然后便见到两个身影急匆匆的跑了进来,当下四处张望一下,见到宋穆就在大堂之中,当下就开口道。
  “宋公子,你可在这。”
  宋穆扭头,见到是莫掌柜,此刻对方身上搭着褡裢,门前马车正在卸货,莫掌柜则是快步走上前来,当下小心的塞给宋穆一张纸。
  宋穆展开一看,便是刚刚在门外看到的那些传单,上面皆是那些污蔑宋穆的话语。
  “宋公子,这可不得了啊,我今日去南市置办菜蔬,那菜市里面好些人在散着这些单子,我拿来一看,说的可都是公子你的闲话啊。”
  这般说着,莫掌柜的脸上也有几分焦急。
  “我与他们争辩了几句,可那些人都是泼皮流氓,我说不过,只能赶快回来告诉公子你了。”
  宋穆见状,当下也是攥着那张纸,恭恭敬敬的向着莫掌柜行了一礼。
  “多谢莫掌柜为宋某仗义执言。”
  莫掌柜见得宋穆这模样,顿时有些不好意思,而旁边已经有人上来解释,刚刚在门外发生的一切。
  听到这情况莫掌柜当下也是愤慨万分,此刻也是狠狠跺脚的说道、
  “简直是欺人太甚,真当我吉州人是好欺负的。”
  宋穆直起身子,就要宽慰莫掌柜几句,对方却是开口说着。
  “宋公子莫怕,这些家伙下次再敢来这,我就带着伙计捆了,也不送官府去,就绑在门前柳树上去。”
  宋穆见着莫掌柜义愤填膺的模样,当下也是笑着摇了摇头,宽慰了对方几句。
  “莫掌柜不用这般气愤,只不过是些听人唆使的家伙,散播一些有无的东西,是翻不起什么风浪的。”
  “可真能如此?那些人都将单子放到菜市去了,又那么早,官差肯定捉不到人的。”
  “或许没多久就满城皆知了。”
  其他人听得莫掌柜这么说也觉得这件事情很是有些严肃,当下也上来让宋穆是不是去报官,且不能让这些人污了自己的功名。
  宋穆则是一一谢绝,表示这事情是绝对翻不起什么风浪来的,便也往房中而去。
  宋穆对这等情况多是有些不屑的,不过现在也不担心这些人真的能够对自己做出什么事情来。
  对方本来歪曲的就是不一样的事情,这一切是瞒不过所有人的。
  就算他们此刻特别想要做些什么,也不敢做的太过,不然学政大人也不可能放过他们,而且如今还有杜纤音这一层关系在这里,宋穆相信很快事情就会平复下来。
  所以宋穆此刻颇为平静的回到了房间,先与陶风明说了说今日的事情,然后便继续准备不久后的乡试。
  而当宋穆正在房中苦读的时候,这城中的一处宅院中却是传来阵阵极为痛快的笑声。
  “哈哈,只不过这半天光景,我是见到街上人人手中攥着传单,那宋穆就等着受人唾弃吧。”
  穿着一身锦衣的张天科此刻正坐在椅子上喝着茶水,同时脸上带笑的看着面前这张辱骂宋穆的传单。
  “这倒是多有几分厉害,只不过这半晚,便将这事情办的这么的出色。”
  “不过宋兄,这等事情却真不会惊动学政大人?”
  这么说话间,张天科抬头看向旁边另一个喝着茶水的年轻人。
  宋立文捧着杯子,脸上也带着一抹淡淡的笑容。
  显然这事情便是宋立文主导的。
  “张兄放心,我且又不是喝骂宋穆欺师灭祖,大人管不到这些的,再说了,这事情除了你我,谁又有证据指认必定是我们俩做的。”
  张天科听闻放心的点了点头,此刻眼眸再次转了转,当下挑眉对着宋立文开口说道。
  “宋兄,你看我等也这么熟悉了,你这认识的人,是不是,也介绍给兄弟认识认识?”
  “毕竟今后兄弟如果也想做些事情,多能施展开手脚来的。”
  宋立文听着张天科的询问,脸上却是露出一个深不可测的笑容,当下只是轻轻的回了一句。
  “张兄以后有什么事情与我说便是,我认识的这些人,平日里也多不喜与外人接触的。”
  听到这句话的张天科的目光闪动了几分,讪讪的点头坐了回去,似乎对此没有太大的反应。
  “不过宋兄,你便确定这事情能有用?几句闲话,伤不到根本的。”
  “哼,谁说我想伤他,他毕竟名极一时,如今让他尝尝身败名裂的滋味,他不过十几岁的毛头小子,加上昨日的事情,心中必定更加不服气。”
  “心境不稳,我倒看他怎么上考场。”
  宋立文这么说着,却也是想到了昨夜那等让自己等人难堪的场面,脸色更加阴沉了几分。
  “一个穷乡僻壤的土秀才,还真觉得玩得过我?”
  张天科听闻也是点了点头,脸上满是得意的笑容。
  可就在这时候,一把飞刀不知道从何处而来,突然扎在两人面前的桌子上,发出嗡嗡的响声。
  那桌上的果盘顿时碎裂,茶水也倒了一地,宋立文两人慌忙起身,此刻慌张警惕的朝着四周看去。
  
  “是谁?!”
  宋立文十分警觉的喊了一声,目光扫过四周,却见到一浑身白衣遮蔽的人停留在那旁边的屋顶之上,此刻淡淡的声音传来。
  “我家阿姐说,宋公子是贵客,让你们消停一下。”
  磁性的声音传来,宋立文张天科两人都连忙对视,目光看向那飞刀,眼中有些惊骇。
  “杜纤音?!”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