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二百二十四章 乡试到来

第二百二十四章 乡试到来


  
  七月恍惚而过。
  依旧灼热的八月到来。
  江南西道的豫章省城如今更是热闹非凡。
  又一次一省最为瞩目的乡试到来,如此的考试,也在这片神州大地各处展开,可谓是又一年人间盛会。
  学政衙门在七月中旬便已经贴出了告示,言江南西道乡试在即,考院开始清扫,考院内外由专人统一核验搜查,参考考生的身份也一一进行确认。
  整座城市也仿佛在这时候加快运转了起来,一时间到处都是学子的身影,各种店铺纷纷打出招牌,借着乡试招揽顾客,各个会馆之间也宴会不断,学子相互们交流,吟诗作对,一时间各种小报上花边新闻铺天盖地。
  但是这一切在七月末就突然变了了一番模样,街道上已经鲜有学子走动,各个会馆,府学,书院,书肆之中,到处都是捧书苦读的学子。
  考试的紧张气息已经笼罩在所有秀才学子的头上,几乎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八月三日,乡试第一日清晨,整座城市似乎都还没有苏醒的时候,各个会馆之中的学子已经行动了起来。
  “宋师弟,这乡试说来和院试考试流程区别也不大,只不过不能出考场,连考三天两夜,辛苦,那是必然的。”
  宋穆此刻穿着一身**的袍衫,一头长发用冠带简单束在脑后,一手提着一个考篮,一手抱着两件袍子和油纸伞等物品,正与付泽峰等人于前往考院的街道上走在一起。
  “是啊,说来我也是第一次参加这乡试,听闻多辛苦,往年都有学子在考场上撑不住。”
  走在宋穆一侧的孙方此刻也是说道,他脸上还挂着两个黑眼圈,这两日依旧是苦读不停,显然也是没有休息好。
  宋穆走在其间,此刻也是笑着说道。
  “诸位且师兄,宋某心中也明白其中利害,当然这等考试,师兄与我都是年轻人,自然都是熬得过来的。”
  这么说着,宋穆还朝着几人拱手。
  “各位师兄,说来在考场上,宋某却是要和大家比个高低了。”
  宋穆说的有些风趣,此刻众人都哈哈笑了两声,当下付泽峰更是上前拍了一下宋穆的肩膀说道。
  “宋师弟,你这次若是不写出一两篇好文章来,我却是要见怪的!”
  几人纷纷笑着,此刻都往着考院的方向而去。
  沿途道路上也不断的出现学子,个个都挎着考篮,拿着东西,有些三五成群谈笑风生的往前走着,有人则是独自埋头快步向前,神色匆忙;还有人端着书卷,一路依旧摇头晃脑,在路上走的跌跌撞撞。
  千奇百怪,但这里每一个都是大文朝一等一的秀才。
  宋穆几人正往前走着,葛龙忽然见到前面的几个人,当下还连忙走上前打了招呼,宋穆等人有些不明所以,却见到那些人停下脚步看过来,也是连忙上前。
  “老付,宋师弟,孙兄,这几位是浔阳府的学子,说来几年前出狩我们时相遇,故而认得。”
  “这位是二十三年浔阳府的案首易雪生,乃是一位极有才华的学子。”
  葛龙当下笑着对着众人介绍一个中等个子的秀才,对方面容中规中矩,只是那双眸子极为的有神采。
  听到葛龙这么介绍,众人纷纷上前打招呼,这易雪生也是十分恭敬的朝着众人拱手,当下目光却是落在了宋穆的身上。
  “这位想必就是去年吉州府的案首宋穆吧?如今相见,果然是英雄少年!”
  对方当下对着宋穆称赞了一句,宋穆也是笑着上前再次拱手。
  “易兄过誉了,在下不过侥幸而得。”
  听到这话的易雪生却是哈哈笑了两声,当下摇头对着宋穆说道。
  “宋兄弟却是谦虚了,你可是连登半载《天下文刊》的传奇人物,要是说你的案首是侥幸而得,那我们可就是从天上捡了个功名到手啊。”
  这么说着,几人当下都是笑了笑,宋穆也是咧咧嘴。
  众人一同结伴而行,而这易雪生看起来也是颇为开朗之人,此刻也是对着众人说道。
  “说来今年还真是群英荟萃,各府这几年优秀的学子都围聚过来了,比如你们吉州府的那位白志凡,还有赣州府的秦英,饶州府的任元誉,洪州张家的张天驹,今年的解元,可是不知道要花落谁家。”
  “易兄经义诗词策论可谓是无懈可击,却是不用过分担心。”
  葛龙在旁这般说着,易雪生却是摇了摇头,此刻突然将目光扭转,看向了另一边的宋穆。
  “宋兄弟?却不知道你今年打算如何?”
  宋穆突然听到对方叫自己,也是猛然一愣,听清楚对方的问题,此刻却也是摇了摇头。
  “宋某可不敢,我等才疏浅薄,若是能中举人,却已经是侥幸了。”
  听到这话的易雪生却是严肃的摇了摇头,当下看着宋穆的目光都要坚定了几分。
  “宋兄弟,你却是不用这么谦虚,你的文章诗词我也是看过的,其间立意都极深,就是我等老师,也是赞不绝口的。”
  “虽然你才不过做秀才一年便来乡试,但也是不容小觑的。”
  这么说着,旁边的几人也纷纷看来,脸上的表情各异,但是大多也是祝愿两句。
  宋穆也不敢说那等大话,只是朝着众人拱手。
  “既然大家都这般看好我,那宋穆必然也多努力几分,争取也得个名次。”
  宋穆说的中规中矩,众人也便纷纷拱手祝贺。
  不多时,众人便已经到了考场前,此刻虽然刚到辰时,但是这考院前来的人已经不少了。
  
  江南西道有多个州府,所辖区域内的人口不一,宋穆所在吉州府甚至是在下游,不过一百多人前来。
  但是那些富庶州府,例如浔阳府和饶州府,前来参考的考生数量却甚是骇人,竟有数百之多。
  “这一次的乡试,科考的秀才,怕是要有三千有余了吧?”
  有人发出感叹,旁边的人也同样感慨万分、。
  “恐怕不止啊,听闻今年不少军中秀才也参考,故而人数极多,估计考场都要坐的满满当当。”
  “那今年怕是要有不少的举子出现了,去年才有一百七十余人,却不知道今年如何?”
  “往年多是十之存一,便希望今年也能如此吧。”
  “如今也算好了,那百年前,江南西道一次乡试,才四十个人中举呢!”
  周遭学子们议论的声音不断传来,宋穆此刻也已经到了这考院围墙之下,当下抬头向着四周看去。
  这一座考院就坐落在城池中心,占地面积极广,传闻能容纳超过五千人同时考试。
  这原本是因为过去江南西道承接了粤州等地的学子考试,后来各州自建考院,豫章考院才每年都坐不满。
  而这且还不是最闻名的。《这里介绍一下为什么乡试的情况不一样了,主要说自己主考,然后学政主考,会有督学下来审卷》
  传闻那苏杭的考院,考院之中有上万间考舍,三省学子同赴考,场面蔚为壮观。
  只是如今的乡试与宋穆认知之中的有了不少区别,历史上本来是考三场,各考三日,而在此则被浓缩成了三天两夜。
  其缘故或许与突破境界有关。
  而主考官也不再是朝廷派人前来,而是本地学政做主考官,卷子由礼部官员所出,再由礼部派来的督学收卷审卷,而后再将红榜交由学政公布。
  宋穆此刻仰头看着这考院,此刻同样是心潮澎湃,像去年之时,自己第一次见到考院的时候心情一般。
  来到这个世界不过一年,自己已经是第二次踏入考场。
  虽不同时,不同地,但却是同一个梦想。
  为了更高的功名,为了更长远宏伟的前程。
  ……(未完待续)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