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二百二十五章 乡试开考!

第二百二十五章 乡试开考!


  
  辰正,这考院外聚集的考试秀才已经有些拥挤。
  不仅如此,随着太阳高高升起,城池光亮,城中许多百姓也已经往着这边而来。
  这个时代,科举考试的日子,就是所有人的吉日。
  百姓们趋之若鹜,为了一睹秀才风貌,他们翘首以盼,只为见到那一个个异象冲天而起。
  他们也更加渴望,那考场之中的某个学子,且写出传世诗词文章,引得天恩降临,福泽万物。
  那白发变青丝的传说犹在耳畔,更让所有人期盼不已。
  宽阔的考院大街此刻已经人潮挤挤,官府派出的官差且不够维持秩序,而后更是调来城池兵丁,戍卫考院。
  那考院临街的店铺早已经推出一排排的竹架子,让前来围观百姓可以高坐其上,又在其中兜售各种吃食**,也是两全其美。
  这考院外不时还有人举臂高呼,引得人群欢呼雀跃,只不过多是些青皮流氓喧哗,被官差拉出来当场打了一顿,却也不驱离对方。
  观者如垛,这番景象,看的宋穆也是心潮澎湃。
  这等场面,就像是前世自己去看球赛时一般,四五万人围聚在场中,随着场中球员的精彩表现,发出阵阵欢呼。
  在这里,所有的秀才便是球员,而异象冲天而起,便是球进了,值得所有人拍手欢呼。
  任何见到这场面的秀才,呼吸都会不自觉的粗重几分。
  很快随着更多城卫部队前来维持秩序,考院似乎也已经苏醒了过来,众多秀才已经往着那考院大门看去、
  宋穆也同样排在队伍之中,众人都有说有笑,此刻目光也是各处打量,对于这周遭的场面倒是十分的欢喜。
  不多时,那考院高大厚重的大门微微打开,从其中走出一队穿着华丽祭祀服的老者,与此同时那悬挂于考院大楼之上的铜钟也发出一声钟鸣。
  嗡鸣声悠扬百里,所有人都立刻严肃下来。
  “天地君臣……”
  一个苍老的祭祀官站在队首,朝着北方行礼而后才开始念诵祷文,其念诵之时,身后其他的祭祀官才开始跪拜。
  一个个朝北,朝天,祝愿这一场乡试一切顺利。
  秀才们也纷纷垂手朝北低头,百姓们也多闭目凝神,倾听这番祷告。
  待到那祭祀官声震如雷的念诵完祷文,当下合起文书,朝着天空躬首。
  “崇文二十八年,江南西道乡试!开考!”
  “开考院,迎才子!”
  老者悠长深远的声音不断传开,只见到那考院厚重的大门由两队兵丁缓缓的推开,那大门发出轰隆的声音,犹如雄狮张开了大口,震声咆哮。
  百姓们翘首以盼,学子们已经自动在这考院北门排成了两排队伍,缓缓入场。
  在这里,可以首先看到一番奇异景象。
  无论多么端庄的富家公子,还是面色多么窘迫的贫寒子弟,此刻都要各自提着考篮,安分排列在队伍之中,等待着入考院。
  而考院门口,凶神恶煞的兵丁正注视着在场的每个学子,有条不紊的对每个进入的考生进行核查。
  而这等核查,甚至可以用羞辱来形容。
  若是才子配合,便也只是解了衣服细细搜查一番,若是不配合,那三五个兵丁就将人强行按在大门之上,撇开双腿,从头到下都要用指头查一遍。
  不少人发出羞愤的哀嚎,却不敢做出任何的反抗,监察官就在旁边,若是查出个好歹,旁边带着枷锁的官差立刻上来,先剥了文位,扒了生员服,然后直上镣铐。
  宋穆在队伍之中看着这情况也多有几分不适,但是这是考场的职责所在,没人可以在这里耀武扬威,遮遮掩掩。
  “诸位才子听清楚了,若是有什么夹带,如今便扔了,大人说现在便当做未看见,夹带考题入考院,同样是文心不稳,难成举人!”
  一披着甲胄的威武汉子此刻站在考院门口对着一众秀才大声喊道,当下队伍之中便有几分骚动,而那墙角,已经有了六七个攥成一小团的纸团。
  见到秀才们神情慌张,那汉子倒甚是得意,当下回身继续搜查考生。
  终于轮到了宋穆,递上了文位腰牌,作保人,以及自己的考证,那登记的兵丁最先念到。
  “吉州府石阳县宋穆,面白无须,眉宽目深,挺鼻薄唇,高八尺。”
  对方这么说着,当下就有人上来一一比对,与那考证上的画像仔细对比一番后,确认是正主后便是搜查全身,那考篮衣袍伞具也被对方细细翻弄。宋穆的吃食,当下都全部切了个细碎。
  所幸对方的动作极快,宋穆的衣袍还算解开的不是很狼狈,对方已经放着宋穆往里。
  “戊圈一百零一号。”
  看着对方给到自己的考舍牌子,宋穆当下松了一口气。
  这一次还不错,考舍位置在考场的中圈,也算是找了个福地。
  宋穆往里走着,当下也算是真正见到了这一片考场的宏伟壮阔。
  若是说当初院试的考场宽大的话,那此处的场景便是广阔了。
  硕大的考院之中,用青砖全面铺就,一圈圈的考舍延伸,纵列数下去已经让人觉得震撼,这考圈的直径,或许已经达到了数百米。
  在考场正中间,同样是一座硕大的汉白玉祭台,但是它显然更加精美宏大,上面的花纹雕饰也更加瑰丽。
  宋穆抬头看到那有三四层楼高的祭台最上面,就是即将承载文星的位置。
  这一座祭台犹如一座金字塔,或许从高空俯瞰,这也是整座省城之中一处宏伟的地标、
  宋穆惊叹了片刻,便也低头开始寻找自己的位置。
  考场之中到处都是学子走动,但是却不敢交头接耳,因为每个考舍面前已经站着兵丁,那兵丁个个目光灼灼,一个个似乎要吃人一般。
  肃穆的氛围始终都压迫在每个人的心头,逼迫的每个人都变的小心翼翼。
  宋穆也甚是花费了一番功夫,才总算是找到了自己的位置,这考舍是砖木结构,考舍和自己在府城考院见到的几乎没什么区别。
  若是真要说什么不一样,那便是这考舍之中的两块板子新了些,看起来是刚打造的。
  宋穆见到这情况当下也是抿了抿嘴,放下自己的东西,将里面仔细的清洁了一番。
  毕竟自己可要在这里考上三天两夜。
  宋穆仔仔细细的打扫着,而期间也有更多的秀才进了考院,考院开了八处入口,每个入口都有两列队伍搜查,保证在上午未时之前完成所有考生的入场。
  日头渐渐上扬,宋穆此刻却是才发现自己这位置的弊端了。
  因为似乎是正朝南的位置,所以一日到头那阳光都能照进来,让人身上更加添了几分**。
  宋穆喝了一口刚刚在考院之中接的水,当下看着收拾妥当的考舍,又看了看那毒辣的太阳,将一块麻布挂在了考舍顶上。
  这还是葛师兄告诉自己的方法,除了这个,自己还带了雨伞和油布,随时应对考场上可能出现的恶劣情况。
  做完这些,那考楼上也传来钟声,那些本来值守在考院之中的兵丁开始催促各个学子立刻进入考舍。
  那些来得晚的考生也是暗暗叫苦,只能钻进考舍之中,然后看着杂乱的考舍暗暗叹气。
  宋穆当下也是在其中坐下,逼仄的空间里**更甚了几分,却也只能是忍着了。
  ……(未完待续)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