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二百二十六章 议论

第二百二十六章 议论


  
  随着钟鸣消散,便听到高楼上传来一声响亮的声音。
  “闭锁院门,恭请文星!”
  这么说着,考场之中顿时多有几分躁动,一个个秀才都纷纷抬起头,看着面前那个高高的金字塔祭台。
  从考院北方道路上出现几个人的身影,那走在最前面的就是刚刚念诵文书的祭祀官,那几人神色犀利,脚步稳健。
  他们缓缓登台,然后在这三层金字塔上分层站立。
  处在最下层的祭祀官拿出孔圣和张圣之像,矗立在那祭台四角之上。
  第二层的四位祭祀官则是从怀中掏出一个个铜盒,当下也放在四角之上的台子上。
  那老者则是一路向上,稳步来到了那祭台的最上方,然后在所有人的面前,伸手一挥。
  一颗金属铜球出现在那祭台的最高点,此刻竟然诡异的悬浮不动。
  宋穆当下见着这情况,神情也是陡然肃穆。
  乡试的情景宋穆也知晓一些,不同于院试考场,这里的考场,将由五颗文星加持。
  四颗文星与院试的文星无异,但其祭台最上面的一颗,传闻乃是传国之宝,当初天星内核碎片碎裂多块,能士炼文星,将其分为多块均匀文星,每个省、道皆有一颗,用以天下科举。
  而到了那之后长安的会试,将会是十三星共鸣,到了殿试,便是在皇城之中,直面那一颗璀璨天星落墨。
  所有人都在此刻仰头眺望,心跳都有些止不住的加快。
  而随着这颗硕大铜球就位,便突然见到那最顶上的老者衣袍震动,而后所有的祭祀官衣袍都开始鼓动,文力涌动,纷纷朝着这铜球铜盒灌注而去。
  下一刻,这些铜球铜盒就像是有了生命一样徐徐展开,而在祭祀台上,各种光芒开始缓缓的亮起。
  那四颗文星闪烁的依旧是天青色的光芒,但是那顶上的文星,闪烁的则是火红色的光芒。
  犹如天边猩红晚霞,道道光芒在瞬间迸射而出,涤荡着所有读书人的心灵。
  那光芒甚至越过考院直接荡漾至那外面街道上观礼的百姓前,当下一个个也是神情激动。
  “文星已展,天佑大文!文道昌荣!”
  “乡试!开考!”
  那站在祭台最高处的老者此刻对着周边的学子沉声说道,声音犹如天雷绽放,在所有人耳畔响起。
  宋穆等人在考舍之中深深躬首,此刻各个出声。
  “天佑大文,文道昌荣!”
  考楼的铜钟再次发出一声震荡的钟鸣,所有人纷纷落座,一队队的小吏开始出现,于各个考圈之中走过,分派纸墨笔砚。
  而后,便是分发本次考试的经义,诗词,策论的所有考题。
  三张折起的白纸递到宋穆桌前,那小吏目不斜视,当下往着下一个考舍而去,而在其身后,两个人撑着硕大的牌子,上面写着第一日的经义考题,并开始大声诵读。
  “本次乡试经义考题……”
  众多的小吏在这片考院之中飞快游走,他们在每个考圈面前完成三遍题目诵读,便飞速离开。
  而后便是万籁俱静,这片天地,只有考卷舒展,落笔沙沙之声。
  宋穆先将答卷纸小心翼翼的收起,然后整理干净桌面,然后先展开那份题目。
  如同院试一样的题型分布,宋穆当下深吸了一口气,也是仔细的朝着其中缓缓看去。
  首先入目的便是经义题,其中的解意题和抒义题还算明了,直到最后拿到截搭题,宋穆顿时皱起了眉头。
  “德润身,修身,则道立,则平天下。”
  一个极令人糊涂的考题出现,却要宋穆洋洋洒洒写出一片大文章。
  此刻太阳光正毒辣,刺眼的光芒从纯白的纸张上反射到了宋穆的眼中,让宋穆感觉有些恍惚。
  宋穆一如既往的没有立刻动笔,甚至都没有研墨,只是细细思索着这些题目,将每道题目的答案都在自己的脑中仔细的推敲。
  这是宋穆在府学学习之中逐渐养成的习惯,打好腹稿,落笔的时候也多有几分自信。
  当然这也多仰仗宋穆现在超凡的记忆力,对倒诵书籍的练习,已经让宋穆对这种方法有了不错的运用。
  宋穆这般思索着,准备今日便只将这经义卷答完。
  与此同时,考院北楼之中已经坐满了一众穿着官袍的官员,各个州府的训导都坐在其中,学政贺士璘此刻也同样在其中,只不过是在和旁边一个矮壮的,同样穿着官袍的男子说话。
  那男子虽然看来不算强健,但是眉目之中多有狠厉,甚至那不怒自威的感觉,比之贺士璘也不遑多让。
  其他训导们此刻一个个也是束手束脚,当下甚至有多几分低眉顺眼,看着两人说话。
  “广元兄能来,倒是让贺某有些意外,毕竟听闻参军事可是醉心于公务啊。”
  “贺老言重了,王某虽然身兼要职,但此番是替刺史大人来巡查考场,自然也是要尽心尽力的。”
  “不过这里有贺老坐镇,我今日来就是看个热闹,顺便也沾沾喜气。”
  矮壮男子面对贺士璘有些冷峻的面庞却是笑容满面,说话间还有几番风趣。
  这位矮壮男子便是江南西道新上任的录事参军事,王也。
  虽然才上任不过一年多,但是励精图治,整顿军纪,又配合刺史大人与妖魔争斗了好几回,可以说也算是有一番建树。
  其为官虽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只肯施威,不肯施恩的狠辣角色。
  但是私底下为人却又带着几分谦逊,让人很是摸不准脾性。
  众人都没说话,而彼时一小吏躬身上楼,对着贺士璘开口。
  “大人,考院事务已经全部核查完毕,请您核验。”
  听到这句话的贺士璘当下接过对方递过来的册子,当下翻阅了一番,此刻脸上倒是多有了两分笑容。
  “哈哈,王大人,今年乡试考生四千一百七十二人,可谓是数十年之最啊。”
  贺士璘如此说着,当下也将手中的册子递给了对方,王也接过看了看,也是面露笑容。
  “今年刺史大人为强军,让一批东疆边军的军中秀才也来考了,不过我看这上面,几年各府学子也多了不少。”
  “看来我江南西道果然文风更甚,如今这般下来,或许用不上多久,比也比得上那福建了。”
  贺士璘当下也是满意的点头,王也则是笑着再次开口说道。
  “说来今年这些考试的才子也颇有几分不同,听闻大多都是极有才华的,比如那浔阳府的易雪生,当初可是颇为健谈,语出惊人。”
  “还有各府的优秀学子,今年没准异象连连,红芒涌动啊。”
  贺士璘听闻这番话倒是很高兴的点了点头。
  “他们自然多有几分文采,不过能否写出好的文章,却看他们发挥了。”
  这般说着,那王也却是突然叹了口气,然后突然有些玩味的对着贺士璘说道。
  “说来对这一次的乡试,除了我们豫章省城的几个学子,我最先了解的,却是那位吉州府的宋穆。”
  “哦?愿闻其详?”
  贺士璘听到宋穆的名字从王也的口中说出,当下也多有几分诧然。
  而王也当下也毫不为难,开口说道。
  ……(未完待续)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