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二百二十八章 所待裨益

第二百二十八章 所待裨益


  
  宋穆读汉语言文学专业,除诗词外,感兴趣的乃是国学概论,同时对古代文学,尤其是中国古代文学有极大的兴趣。
  过往多年,宋穆多沉浸于书海之中。
  而“进德修业”这四个字给宋穆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其出自曾国藩的《曾文正公家书》,宋穆从初中起受语文老师的感召,便对《曾国藩家书》多有品读。
  对于曾国藩此人,宋穆的看法倒是简单,且不管其三十岁前是不是庸人,三十岁后是不是圣人,其家书,曾经让宋穆最为爱不释手。
  上面多是敦敦教诲,极像一位经历世界沧桑的老人,为自己的亲属后辈做好处世的全部道理。
  而在这封其写给几位弟弟的家书之中,他讲述了一个极为简朴的修身方法论。
  “吾人只有进德,修业两事靠得住。进德,则孝悌仁义视野,修业,则诗文作字是也,此而这由我做主,得尺则我之尺也,得寸则我之寸也。”
  “今日进一分德,便算积了一升谷;明日修一分业,又算余了一文钱。德业并增,则家私日起。至于功名富贵,悉由命定,丝毫不能自主。”
  说来便是一句话,富贵天注定,但修养在自身。
  宋穆对此不敢完全苟同,但是期间的道理也多有滋味。
  所谓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其实也多能从这其中解释的清楚。
  每时每刻,注重道德的修养,才能在将来,于庙堂之上说一说国事天下事。
  
  所以与其从各种德去延伸所写,不如将述德变成对德的方法论,即如何及时养德,再做延伸。
  宋穆当下在心中有了足够的念头,也便顿时出了一口气,伸了个懒腰,然后连忙举着牌子,要求出恭。
  那守在宋穆面前的兵丁见到宋穆的举动,当下上来几步,听得要求,便召来小吏,送着宋穆去出恭。
  临去的时候,那兵丁瞅了一眼宋穆桌案,竟然只是在草稿纸上写了一两行字,当下撇了撇嘴。
  又扭头看了看宋穆还算端庄的模样,神情更有几分叹息。
  这年轻过分的书生,莫不是又是哪家的富家公子,以为乡试那么简单,如今看来却是连一题都没写出来。
  乡试这等足足这三天两夜的考试,因是在盛夏,白日烈日当空,酷暑难耐,夜晚蚊虫冲天,防不胜防。
  一个人在那逼仄的考舍之中待上许久,也会感觉过的十分压抑。
  所以一般来说,众人多是抓紧时间,在状态好的时候连忙答题。
  可是这家伙,竟然浪费了这第一天的好几个时辰,竟然是什么都没做出来。
  兵丁叹息书生不堪,怕只是来考场当别人的垫脚石,宋穆却是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心中念头通达,甚至让宋穆觉得眼前的酷热都算不上什么了。
  彻底的放空身心,宋穆重新坐回考舍之中,纾解了几分**,此刻将油纸袋之中的答题卷拿了出来。
  铺开在桌面,宋穆静静的研墨,同时给自己脑海之中的文字做最后一次的组织。
  那周遭的考舍之中不断有阵阵才气波动传来,祭台上的文星也不断的震动,一道道的文力青芒正向着四周绽放。
  宋穆开始落笔。
  ……
  “老于头,你这个老家伙,今日却不用看孙子了?”
  考院外,已经是夕阳西斜之际,距离开考已经过去了不少的时候。
  考院外的人相反不仅没有减少,甚至还多了不少,官兵不断维持秩序,也有那官差在人群之中穿梭,劝解那后来的人不要再往前挤了。
  “是啊,我儿今日从校场回来了,我也能松快点,来瞅一瞅。”
  一个衣着朴素,慈眉善目的老者在一棵桂花树下放好了一张躺椅,此刻摇着蒲扇,和旁边一个坐在椅子上的老者交谈着。
  “我看你早就想好了,是要来看看这一次的才子异象吧?”
  那与其说话的老者一句话就戳破了这老于的小心思,但是老于并不觉得窘迫,反倒是怡然自得,反呛了对方一句。
  “老连你不也是一样。”
  两人相视一笑,当下这老于头继续说道。
  “我这两年啊,多是腰酸背痛,精力不济,什么药补也都试过了,大夫说让我来这观礼,碰碰运气,便也希望有些用处。”
  老于头自顾自的讲出了缘由,那老连头也是点头,开口说道。
  “我也一样啊,这两年风湿厉害,前段时间阴雨天,那是蚀骨的痛啊,我家老婆子便让我来这,说若是能有那大诗文出世,滋养一番,便也比什么都好呢!”
  “只是这要在这待上一晚上,颇是有些熬人哦。”
  两人当下笑了一声,旁边站着的其他人听闻也各个神情涌动,何尝不是心中激动往着考院方向看去。
  文朝考试的魅力,可以说在这里得到了极致的体现,百姓对其趋之若鹜,往大了说是见证文朝繁盛,往小了说,那便是有切实的利益当身。
  乡试考院,已经是寻常人能接近的极限,会试观礼,那多是长安人能享受的待遇,至于殿试观礼,那更是只有王公贵族,天子国母才能享受。
  众人也最清楚,这三日的考试,最好的时间段便是第一日的昼夜,秀才心力充沛,写出的来文章诗词,大多也不错。
  今日开考以来,考院内文星已经闪烁了许多次,但是只有青芒闪动,还没有红芒出现。
  这让所有人有些疲惫,但也多是就地坐下,等待今夜能够有好事出现。
  “今年也不知道会怎么样,上一次来,便只有三次红芒出现,但写出来的文章对我们也没什么裨益。”
  夕阳已经落下,大地终于迎来了一丝清凉,老于头和老连头正吃着家人送来的晚饭,此刻两人还稍稍挪动了一下位置,给一个坠伤的病人腾出了一块位置。
  “是啊,这读书人的文章,说来太玄妙,有时候给了好题目也写不出好文章,有时候不搭边的题目,却能给我们这些小民,带来诸多裨益。”
  “想想那白发变青丝,这我活到现在,就听过一次差不多那样的。”
  “就那东马街的老葛,三十年前去杭州跑货,说见过一次乡试红芒,方圆十里人人强健数分,就现在,他还能一次扛两袋大米呢!”
  老于头这般说着,眼中满是艳羡,却又不知自觉的将目光转向旁边的考院,当下喃喃说道。
  “也不知道能不能见到一次了。”
  老连头吃着东西,当下哈哈笑了两声,且说这无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想在多也无济于事。
  时间转而就到了晚间戌时,此刻考场外各处站着的兵丁手中执着火把,百姓之中有官差专门执油灯,焚驱虫香,让众人就地早些歇息。
  老于头躺在躺椅上摇着蒲扇,旁边的驱虫香让人暂时安宁,老于头看着旁边已经睡着的老连头,当下再次瞥了瞥那被高墙耸立的考院。
  当下轻轻叹了一口气,便也准备闭上眼休息去。
  或许一觉醒来,自己也就受了文力恩泽了。
  老于头这么想着,而就在这时,一声极其低沉的嗡鸣声陡然响起。
  老于头猛地睁开眼睛,却见到一道青色光芒猛然朝着自己打来,还不等自己惊呼,便又是几道打来。
  周遭的人纷纷惊醒,一个个当下都起身看去。
  老于头也一咕噜连忙起立,几道青芒闪过,似乎一切都再次归于平静,众人正觉得虚惊一场,一抹红光猛然闪过。
  下一刻,一种难以言喻的预感涌上心头。
  老于头手中的蒲扇当下哗啦掉落,顷刻间瞪大了眼睛,当下开口说着。
  “成了,这回……成了。”
  “老连头,成了。”
  ……(未完待续)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