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二百三十二章 交口赞颂

第二百三十二章 交口赞颂


  文朝佳话,一朝异象福泽,人间万民拥簇!
  这是真正的天降恩泽,它不同于妖族的血祭福临,魔族的噬命祈福,只需要文人一杆墨笔,书写一篇盖世文章!便可福泽苍生!
  可优秀书生难寻,盖世文章亦是可遇不可求!
  这一日夜间豫章省城红芒乍现,福泽百姓的消息堪堪传开,便立刻引得全城哄动!
  无数人掌灯起夜,穿衣踏履,拖家带口,飞速而来!
  那全城百万百姓一时间风起云动,万人空巷,考场周遭人声鼎沸!
  街道上满是百姓跑动的脚步,夹在其中的官差们一个个喊破了嗓子,也不能让他们微微停下脚步,一些狭窄拐弯之处,差点发生踩踏,险象环生。
  所幸下一刻城中便有鼓声急促擂动,城中军营道道身形跃起,在弯月黑夜于屋顶急速前进,往各处如聚火龙的街道上强力抚镇。
  一处街道十字口,涌来的百姓皆往着考院方向而去,却有人猛然摔倒,可之后仍是前赴后继,惨叫声乍然传来。
  突然一道身形轰然落地,道道狂风刹那席卷四周,便听到一声怒喝。
  “豫章安定军尉在此,所有百姓立刻两侧而走!”
  这么说着,一道文力猛然荡开,竟是一个举人!
  下一刻便见到街道中间,一个穿着一身黑甲的校尉出现在一队摔倒的母女面前,当下扶起两人。
  两人千恩万谢,但是起身后也继续往着前方而去。
  而周遭那些人慑于这举人的威势,当下也纷纷慢步有序前进,这军尉则是皱起眉头往着考院方向看去。
  “裨益异象,这今年乡试,如此凶悍?”
  同样的场面在这城池的各处上演,豫章城军旅早就做好了准备,所有秀才举人军尉当日都无休,只要出现哄动场面,便立刻出发抚镇。
  而所幸这等情况出现在晚间,人群没有那么凶猛,各军伍出动大量兵力维持秩序,所幸没有造成惨案。
  只不过那考院三里范围之内,此刻已经是人满为患,无数官差兵丁冲入其中维持秩序,饶是喊破了嗓子,却也挡不住周遭百姓的欢呼涌动。
  就是那考院之中的学子,也被这等情况弄的有些震动,一个个虽然面色疲惫,但也十足的震惊。
  
  “究竟是谁,写出了那等好文章!”
  才子们心中震颤,却也咬牙埋头往下写去,希冀自己也能造就这等宏伟场面。
  而在那考楼之上,贺士璘等人看着那考院外人山人海的场面,也是诧异不已。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裨益异象,竟能带来这等哄动!”
  有训导当下开口说着,那脸上的神情也多带着几分顿挫。
  而起旁边的人却是摇头说道。
  “此言差矣,说来还是这一次的裨益异象不同,似乎不是简单的有益,无论是身有伤残,还是心有困顿,似乎都能解惑。”
  “不过看来也有几分不同,似乎也是因人而异的,也有人有恙却不得好处。”
  几个训导这般议论着,贺士璘却是微微垂下目光,当下却是嘴角露出一个笑容。
  “这是特殊异象,只有有德行之人,才能得到裨益!”
  贺士璘一句话让众人都停下了议论,当下纷纷看过来,面露不解。
  而贺士璘则是沉声说道。
  “你们仔细看一看,那下面的人,欢呼的多是些朴实醇厚之人,那些富贵刁钻之人,可有一人欢呼?”
  众人听到贺士璘这么说,此刻也纷纷仔细的看去,当下也的确发现了不同。
  那考院外的确是有这等分别,而且明显可以看出,那些得到裨益的百姓脸上满是惊喜,而那些无所感触的人脸上则是无尽颓丧表情。
  当下周遭的几个训导各个脸上都有几分顿挫,那刚刚说自己没有受到恩泽的训导,此刻脸上的表情多少显得有些拘谨。
  贺士璘当下倒是笑了笑,此刻的笑容却是真切的发自内心。
  因为自己感受到了那种不同的感觉,那是不是自己已经被老天认同,是个有德行的人呢?
  这让贺士璘心情大好,此刻披着衣服往休息的地方而去,当下却是停下对着众人说了一句。
  “诸位也且不要放在心上,这等裨益异象本就是对贫病者多有益处,诸位身体本就强健,便也是不需要这等东西加持的。”
  听到贺士璘如此说道,明显可以看到不少人顿时松了一口气。
  贺士璘则是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目光此刻再次看向那考院内,当下面露几分感慨。
  “这等文章,老夫这一辈子下来,见到的次数也屈指可数。”
  “江南西道能有这等人才出现,实在是幸事啊。”
  场中得训导们各个都听清楚了,一个个目光面面相觑,多有几分思虑,而此刻再往着那考院外看去,灯火通明,人声鼎沸。
  恍若这省城,迎来片刻的盛世。
  ……
  宋穆感觉到那红芒此刻在快速的消减。
  明明已经到了心脉的位置,却是陡然垂落,任凭宋穆怎么使劲想要将其再往上推去,这红芒青芒却似乎是已经疲惫,再也没了动静。
  在宋穆思虑的时候,它们已经裹挟着那些文气,穿过宋穆的丹田,然后化作汩汩文力流入各条经脉之中,沉浸其中。
  宋穆也顿时从冥想的状态之中渐渐的回转过来,此刻神情带着些许的遗憾。
  只差临门一脚,举人的大门就要向自己洞开了。
  可或许是因为自己身有暗疾,在最开始,修复伤势便已经消耗了不少这红芒的威能,所以转而这一切都发生了变化,让自己停止在了最后一步。
  这样的感觉让宋穆很是有些不甘心,更觉得自己像是打了一场败仗。
  此刻夜已经深刻了,油灯的光芒已经暗了许多,考舍外依旧有不少灯光闪动,宋穆微微侧目,知道那是无数学子还在秉烛答卷。
  从冥想的状态之中回过神来,宋穆长长的伸了个懒腰,然后沉沉的出了一口气。
  体内发出一阵爆豆子的响声,身心似乎也舒畅了不少。
  宋穆还是暗暗点头,这一次虽然没有顺利突破,但是显然自己体内的暗疾已经被红芒治愈,所以自己现在看起来整个人的状态是不错的。
  也不算没什么收获,只是接下来要一鼓作气了,让文力顺利迈过门槛。
  只不过还有诗赋和策论两场,却不知到时候能不能也让自己的念力往前迈一步。
  宋穆这般思索着,当下也伸手收拾了一下旁边的东西,当初引发文星动荡的时候,自己将答卷小心的收了起来,但是不少草稿纸却是吹落,当下飘在考舍之中各处。
  宋穆简单的清理了一下,然后拿出吃食,见着已经冷**,与门外的兵士讨了一碗热水,然后将饼泡在其中,又放了两颗饴糖下去。
  虽是酷夏,但是一碗热乎乎,甜滋滋的吃食下肚,让人甚是满足。
  宋穆又去上了个厕所,而后便回到考舍之中,将两块木板拼接合拢,将自己的袍子放了上去,然后小心的将答卷挂在考舍最里面,当下找了个不甚舒服的姿势,趟了下去。
  考舍外,还没换岗的兵丁此刻见着宋穆的举动也是有些诧然。
  他自然是见到宋穆写完了一张卷子,而且看起来还有了不错的才气,黑夜之中虽不知有多么雄厚,还有自己身上几处暗伤缓缓回复,又听得考院外阵阵惊呼,却也惊叹了一声这年轻人厉害。
  本以为对方回过神来,会快马加鞭继续写下去,却没想到他优哉游哉的又躺了下去。
  这等状态,倒是让人觉得有些惊讶。
  兵丁抬头扫视了一圈四周,当下却是在心中淡淡的说道。
  且不要睡过头,不然到时脑袋混胀,时间不足,可就写不出好文章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