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二百三十三章 红芒再现!

第二百三十三章 红芒再现!


  时间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乡试第二日的下午,考院内,宋穆还在奋笔疾书,而考院外,哄闹了一天一夜的人群,似乎因为**而渐渐的安静了下来。
  昨夜考院激发出福泽异象,绵延方圆一两里地,让不少人受到福泽,感觉身体状况有了不少改变。
  这也立刻引发之后全城百姓趋之若鹜,所幸那异象足足持续了两个时辰,周遭的许多赶来的百姓也是感受到了这异象的福泽。
  而其中老人与病人感触最是深刻,老者皆是觉得身体变得轻快舒适了不少,而那病人,其所受伤势也大多缓解了不少,让周遭旁人直呼是奇迹。
  虽说是奇迹,但是众人心中却都明白这究竟是什么。
  这是考院之中的一位年轻人,给豫章百姓带来的福泽。
  有人心怀感激,但也有人面露不耐。
  “什么福泽异象,老爷我昨日早上便来了,昨晚的情况我也看见了,可什么全身发烫,身体舒服了,我屁都没感觉到!”
  考院北门外街道一侧的一间百货铺子的二楼,一个留着两撇胡子的瘦高中年男子正喝着茶水,男人是这铺子的掌柜汪运昌,同时也经营着一个小船队,生活过的多有滋润,此刻看着楼下人潮挤挤,当下冷冷的骂了一句。
  不过他说完这句话之后也有几分脸红,因为昨夜那异象激起的时候,他铺子下一个站在桂花树下观礼的男子,可是当着众人的面好了起来。
  那男子汪运昌自然是认得,是自己雇佣的一个卸货工人,平日里五大三粗,但做事认真,就是人太憨厚了一些,那前些日子在码头帮人扶摊子,结果一锅热水将他半边脖子和一条胳膊都烫伤了。
  自己当时就在码头,那当场就是胳膊上有皮肉脱下,周围红肿的厉害。
  那家伙在家休息了几天,弄的膏药也没见敷好,昨日见面的时候还隐隐闻着他那胳膊有股臭味。
  可就是这臭卖苦力的,昨晚竟然说感受到那裨益异象了。
  这傻子听别人问他如何了,当下还脱了上服,把绑在那膀子上的布条都解了,那血淋淋的口子就在眼前。
  汪运昌当时也跑过去看了,见到他那血淋淋的口子竟然肉眼可见的在长着肉。
  那新鲜的肉芽直接顶开了血痂和残留膏药,那傻子龇牙咧嘴,可不过半刻钟,久久不能愈合的伤口,竟然好的七七八八了!
  汪掌柜想着当时自己那不断抹眼睛确认的样子,此刻却是更加不耐。
  怎么自己这老寒腿,就没这待遇呢?难道真是傻人有傻福?
  这么想着,汪掌柜便也只是叹了口气,心里却是想着那傻子既然好了,那自己就也不用操心解雇他了,不过这几天的工钱,自己要想办法从他身上找补回来。
  这么想着,汪掌柜也是有些得意,当下翘着二郎腿啜着茶水。
  老爷我这也算是仁至义尽了,至少那傻子和他老娘,还能过活下去,咱也算是做了件好事。
  ……
  考院北门另一边,一棵桂花树下,此刻倒是多有几分喧闹。
  “家生,你媳妇怎么没来,你个粗汉子,怎么做事这么毛毛躁躁。”
  桂树下,老于头正在训斥自己的儿子于家生,那三十多的儿子一副低眉顺眼的样子,此刻见着老于头抱着不过五岁出头小孙子整理着衣服,也是咧了咧嘴说道。
  “爹,如今这考院三里地内哪里不是围的水泄不通,我这忙活了大半天,还是遇到了几个城卫军的同僚,这才好不容易挤进来的。”
  老于头此刻却是精神饱满,当下也不听自己儿子这么解释,只是对着他再次说道。
  “那老连他孙子孙女呢?你没一块带过来?”
  听到这话的于家生,只是满脸苦涩的看了一眼旁边的老连头,缓声说道。
  “爹,老连叔,我想着了,可是昨晚上那人太多了,在正和街就给冲散了……”
  于家生正要解释一番,于老头却是直接冷着脸说道。
  “那你还不去找,这有我和你老连叔在,把两家这些口子都找过来!”
  于家生听闻,知道自己这老子平日里就是这般脾性,当下应了一声,也赶忙往着外面艰难而去。
  旁边见着这番动作的老连却是笑了笑,此刻看着老于说道。
  “老于,你还训你儿子做什么,老来得子,换做别人家爱护还来不及呢!”
  老于头此刻脸上倒是一片笑容,当下逗了逗小孙子,却也抬头说着。
  “护他作甚,我家老婆子就是护惯他了,那平日里在校场训练的衣服,都要带回来给她和他媳妇洗嘞。”
  “人家都说三十而立,不多说他两句,他不长记性。”
  老连听着这话却是神情平静了几分,知晓这老于心里想什么,不过当下也是捻着胡须说道。
  “不过说来,你这么火急火燎把孙子找来又是怎么?”
  “你家小孙子长的这般壮实,裨益异象可给不了他什么嘞。”
  这么说着,老连两人还往着旁边望了一眼,那之前两人让出来的一块地方,给了一个摔伤的汉子,现在那汉子正自己坐起来,吃着他媳妇给他弄的鸡汤。
  裨益异象的效果让两个亲身感受过的老头子深有体会。
  那等温暖的感觉,简直比三九寒天坐在院中晒着太阳还要舒服,甚至这一辈子都没有这么舒服过。
  这让两个老头心中满是感慨,更是觉得这裨益异象是个好东西,而且以后还能将这事情与后人好好说道说道。
  老于头此刻则是笑着说道。
  “那不就是见过裨益异象,所以才让他们都来吗。你看看这周围,现在那是水泄不通,挤进来可不容易。”
  老于这么说着,旁边的老连头却是知道对方是什么打算,当下却是笑着摇了摇头。
  “老于啊,做人且不要这般贪心,你难不成,还想着再见一次异象?”
  听到这话的老于就像是被对方捅破了小心思一般,此刻神情有些顿挫,开口回到。
  “那若是……能再有,肯定好嘛。”
  顿时片刻沉默,然后两人相视大笑。
  “好你个老于啊,贪心不足啊!”
  老连这么说着,不过当下目光也是止不住的望着那考院围墙看去。
  说来老连心中何尝不想再看看这裨益异象再次降临,只不过这可不是过家家,每一次裨益异象,那都是凝聚了一人一身的才华才得以显现、
  想要再来一次,却是艰难了。
  而有着这样想法的同样也有老于头,他此刻也往着那考院看去,心中则是回想着那昨晚那一刻的情景。
  若是能再有一次,这辈子便是值的够够的了,不,已经够够的了。
  日暮西斜,今日考院之中依旧是有道道文力青芒涤荡而出,其中还有两次出现红芒,但是都没能带来任何的裨益异象。
  围聚的百姓们已经多有疲怠,此刻已经有不少人退却。
  老于、老连的家人们这才得以往里挤了进来,当下都在那桂花树下坐下,点上驱虫香,准备与两个突然变得固执的老爷子熬过这一晚。
  “估计是难了。”
  阳光已经斜斜的从西侧照进这片地方,夏日的灼热感在缓慢消退,老连坐在椅子上,当下摇了摇头说道。
  旁边的老于此刻缓缓起身,迎着夕阳,当下沉沉的出了口气。
  裨益异象,毕竟是可遇不可求。
  可就在那一刹那,一声熟悉却又陌生的嗡鸣声陡然响起。
  正看着夕阳的老于连忙扭过头,坐在椅子上老连也猛然起身,下一刻,一道红芒涌出,身后缀着道道青芒,正穿透考院围墙,飞速袭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