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二百三十五章 吾当先拜谢之!

第二百三十五章 吾当先拜谢之!


  早些时候的考院楼上。
  贺士璘正和李泽说着话,虽说众人在这考院楼上监考也不算劳累,但是三日来却不得离开此地半步,除了吃饭睡觉,众人大多数时间也多是在聊天。
  偶尔有文星光芒涌动,众人便也往着那考院之中看去,看看是哪个考舍的学子,若是出了红芒,还见到是自己府内的子弟,那训导的脸上便多有几分欣慰,受着大家连连道喜。
  如此便也一直到了傍晚,日暮西斜,众人已经多有些疲乏,贺士璘也让小吏给众人去准备晚饭,而就在这时候,考院之中却是猛然有了动静。
  正准备喝口茶水的贺士璘当下立马起身,旁边的李泽也是在这时候站起身,也就是同一时刻,一道绚烂的红芒从众人眼前扫荡而过,让众人心头一紧。
  “红芒?!又有人写出了好文章了?!”
  一众训导当下纷纷从位置上弹起,然后纷纷惊喜的望着窗边围聚过去。
  几人都纷纷往着考院内看去,当下便见到那红芒与数道青芒一起荡漾开来,嗡鸣声充斥耳膜,那场面颇有几分震撼。
  饶是众人已经见识过了几次红芒涌动,此刻心中也不由地多有几分激动。
  毕竟能出现红芒,那便意味着又有书生做出瞩目的文章。
  众人都翘首以盼,等着文力漩涡起,看看那是不是自己府的才子。
  “大家可看到了是哪间考舍弄出来的动静?”
  有训导焦急的问着,还把旁边的小吏给扯了过来,当下一个个往外瞪大着眼睛。
  “那个……应当是戊圈,考舍位置……”
  旁边的小吏此刻也连忙点着,片刻后才开口说道。
  “回大人,应当是第一百零一号考舍。”
  听得他这么说着,众人顿时回过神来,立刻便有人抢过那册子一阵翻阅,然后一阵哗啦啦翻动后,有些惊讶的说道。
  “是吉州府,吉州府宋穆!”
  听到这句话的饶州府训导刘华武脸上顿时有些失望,毕竟上一个就是自己饶州府的学子任元誉引动了红芒。
  其他的训导此刻脸上的神情都是一挎,然后颇是有些无奈失落的往着一边看去。
  一直站在角落之中的肖厉此刻才算是回过味来,当下脸上也是一顿。
  离肖厉最近的一个训导当下便是开口恭喜。
  “恭喜了肖大人,吉州府这一次,又出了一位强悍的文人。”
  “恭喜恭喜。”
  其他的训导也上来恭喜,肖厉神色还有些恍然,此刻也跟着拱手,表情显得倒是多有些僵硬。
  而站在另一边的贺士璘当下神情也有了一番涌动。
  引动这文星红芒的,竟然是宋穆?
  那个年轻的过分的宋穆?
  站在旁边的李泽当下也是哑然,此刻却是忽然想起什么,当下有些诧异的对着肖厉开口问道。
  “肖大人,这宋穆,可是那连登六次《天下文刊》的宋穆?”
  肖厉听到李泽的询问,当下也是扭过头去,此刻连忙点了点头。
  “大人没猜错,这宋穆,正是那已经名扬天下的宋穆。”
  这么说着,那旁边的几个训导却是突然意识到了一个情况,连忙开口说道。
  “我若是没记错,那宋穆还是去年新晋的秀才吧,他就能写出这乡试的文章?还写的如此之好?”
  一个训导当下开口说道,旁边的人也是看过来,当下也是神情诧然的说道。
  “要是这般说来,那这宋穆可谓是惊才艳艳了,若是我没记错,他今年,也才不过十八岁!”
  一语惊人,一众训导此刻都面有惊色,就是那李泽也是不自觉的挑了挑眉毛。
  文章引的文星红芒涌动,只要这宋穆不乱来,便是妥妥的进入举人境界。
  十八岁的举人,不说凤毛麟角,却也是举世瞩目。
  这让众人心中都不由地又升起了一个念头。
  那这宋穆,什么时候却是能成为进士呢?
  三年一次的会试,二十岁的进士?
  众人纷纷都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口水,而此刻那肖厉也是神色多有激动,本以为宋穆这次来乡试,就算有风明先生辅导,成为举人或许多有不可能。
  却是没想到他竟然写出了能够引动文星红芒的文章,这等才华,将来必定是前途无量啊。
  场中竟然陷入一时的宁静,而却忽然听到那考院外传来一阵哄闹,期间似乎还夹杂着小孩的哭泣和喧闹。
  众人面露不解,而贺士璘此刻已经站在一侧的窗边,此刻正往着外面看去。
  只见到那考院外密密麻麻的人群之中,此刻正有些骚动,而仔细看去,却见到大多是父母长辈簇拥着孩子,而那些少年少女神色多是有些古怪,或是摸头,或是拍着胸口,还有人抓着长辈的肩膀激动的说着什么。
  众人的神情更有几分不解,李泽却是神情一凛,对着旁边还在观望的贺士璘开口说道。
  “大人,这情况……难道又是……”
  旁边的训导们顿时回过神来,此刻也多有几分惊讶,然后不可置信的说道
  “裨益异象?又来了一次?!!”
  几人这般说着,当下也纷纷沉下心神去感受了一番,但却是没有发现任何不一样的情况,一个个也是面露疑惑,此刻纷纷将目光看向了旁边的贺士璘。
  贺士璘此刻正微眯着眼睛看着外面的情况,他的目光从那下面的百姓的脸上一一扫过,下一刻突然那开口问道。
  “拓海,只有少年有异,何等异象能有这等情况?”
  李泽此刻听闻也看着外面,思索的说道:“这定是优护恩泽,那便是顶级异象,可都是少年,看来也不像是健体,难道……”
  李泽说到这里,突然神情一顿,浑身竟也不自觉的颤动了一下,然后猛然抬头看向贺士璘,一时间面色竟然有些不可思议。
  “难道是……开智异象?”
  “什么?开智异象?”
  “这怎么可能,那可是最难成的异象!”
  听到这结论的训导们此刻纷纷惊呼,脸上带着几分不可置信的表情,可是刚刚说完,下一刻,竟然心中也觉得很有几分可能!
  众人呆立当场,而此刻,那考院外一个年轻人已经站在椅子上朝着周围的人大喊。
  “这是开智异象……”
  那声音传来,众人突觉得旁边劲风卷起,抬起头,却见到贺士璘已经从这考楼上消失。
  下一刻,便听到头顶传来惊雷一般的声音。
  “我是江南西道学政贺士璘,即刻传令全城百姓,立送家中二十岁以下少年孩童到考院前,此乃开智异象,福泽浩瀚!”
  话音席卷四方,这一座城池已经陷入了哄动之中,众人一时间目瞪口呆,那李泽却是长长叹了一口气,猛然松开了拳头,发出一声爽朗的笑声,扭头对着肖厉说道。
  “肖大人,考完试,我想亲自见一见这宋穆。”
  “仅写文开智一项,他已是江南西道文人表范!”
  “此等异象福泽,将来江南西道必然更加人才辈出,为我文朝带来更多文人战力!”
  “此等利国之举,我李泽,要第一个拜谢他!”
  肖厉站在场中听闻,此刻只觉得自己的呼吸都有几分停滞,这一刻的信息逐渐在心中传开,竟然让肖厉沉寂已久的心猛烈跳动了一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