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二百三十六章 此乃盛世也

第二百三十六章 此乃盛世也


  从没有人能让一座城池变得如此的疯狂。
  那浩瀚鸿音传遍城池的时候,无数百姓都在那一刻停下手中的活计,抬头看向天空,而后心中不可遏制的激动了起来。
  而当听清楚那异象的裨益之处后,更是立刻让无数人欣喜若狂。
  人生在世,百姓们除了爱护自己,那几乎无条件倾尽了自己所有宠爱与企盼的亲人,便是自己膝下的儿女。
  这一辈子他们苦完了,便更加企盼儿女能成为人上人。
  但现实是这何其艰难,又何其虚无缥缈,甚至无数人奋斗一生,到头来,最后也不过是希望自己的儿女能平安度过一生。
  可就在今日,这一切都变了。
  那一道红芒荡漾而过,江南西道的一位才子,为豫章城所有的父母,带来了又一次奇迹。
  一次可以伸手触碰,可以让人生翻天覆地的奇迹。
  开智!明慧!
  文道昌盛的文朝,若说这最让世人企盼并为之努力的事情,便是成为文道文人,成为一名所有人钦佩的读书人,为家族带来功勋荣耀,流传千古芳名!
  现在,这个千古难寻的机遇就摆在所有人的面前。
  只要带着自己的儿女去考院,去享受这一次文星福泽,开智明慧,就此奠定文道基石!
  只需要往考院去!便有他日成才之良机!
  这个念头在所有人的心中疯狂扎根生长,若是说昨日是为了自己而奋力奔跑,那今日,是为了儿女后代繁荣,那百姓们甚至能豁出性命去!
  豫章城中,街道上又一次人头攒动,百姓们拖家带口,奋力向前。
  就是那河道之中,船夫也奋力撑杆,载着众多人往着考院方向而去。
  一时间,一城震动,浩瀚沸腾光景瞬息而成,竟比之昨晚的灯火长龙,更要震撼。
  战鼓再次擂响,而这一次,却是有数道光芒冲天而起。
  那是这豫章城的进士官员,此刻已闻风而动,立于空中,大声呼喝。
  “百姓缓步!禁拥挤!”
  道道进士气息在城池上空荡开,顷刻使得百姓奔涌的浪潮得到缓解,而在那些进士身后,无数的举人和秀才倾巢而出,此刻落于各个街道口之中,展开一身文力,喝令所有人缓步前行。
  “禁拥挤,左右有序,切记携老扶幼!”
  一处繁忙的路口,一名举人军尉正站在路口大声呼喝,旁边几个秀才军人也往着四周而去,维护各街道秩序。
  而这举人,正是昨夜异象起时前来疏散情况的黑甲军尉,此刻看着面前这番情况,也是连连咋舌。
  从军多年,他见过许多次乡试,但是却从没有见过这等场面。
  那无数百姓竟然两次闻风而动,每条通往考院的街道上都是人潮挤挤,就是上元灯节也过犹不及!
  军尉深深吸了一口凉气,往着考院的方向看去,此刻眼眸之中却也带着几分震惊。
  “开智,这又是哪位文人,写出了什么绚丽文章?!”
  军尉暗暗说着,旁边一个秀才军士却是走上前来,此刻面目焦急的说道。
  “军尉,百姓太多了,前方已经过分拥堵,一点都走不动!”
  军尉神色顿时一凛,此刻凌空而起,跃上屋檐,极目望去的街道上全是百姓,当下眉头紧锁。
  太多了,太多人了,从未见过豫章城有这么多的人。
  摩肩接踵,人山人海,简直都无法形容面前的景象。
  军尉思虑片刻,当下落下,对着那秀才开口说道。
  “吹军哨,调集步甲来,我们直接开道!”
  秀才不明,却也是立刻掏出脖间的哨子猛烈吹动起来,尖锐的哨声迅速传开,不多时,便有一阵阵的兵丁脚步声传来。
  二三十个全甲的兵丁喘着粗气来到了那军尉前面,此刻大声说着。
  “山字营十六伍前来接应,街道拥挤,后续军伍还在前进!”
  军尉当下点了点头,手上却是猛然荡出一道文力,然后运足文力,站在那人潮拥挤的长街上大喝一声。
  “所有百姓,左右而立,让出一车之路!”
  军尉这般说着,那周遭的兵丁闻声已经放下面罩,当下用手反握长枪,用枪尾从人群之中穿过,生生拦出一条可供马车通行的宽阔道路。
  百姓们不解,更被这拥挤的情况弄得有些焦躁。
  “分不开了,再让要挤死人了!”有人大声喊着,但是回应他的只是军尉的一声冷哼,然后是更加响亮的一声命令。
  “所有弱冠以下少年少女,站到路中间来!”
  一句话说下,几个秀才已经往着人群之中去,将几个孩童以及他们的父母带上这护卫出的开阔道路。
  军尉走在最前用文力威压强硬开路,旁边不断的有兵丁将那些孩子与其父母放入这拦出的宽阔大道之中。
  很快,那明事理的百姓就明白了这是什么意思,此刻更是有一老者站在一旁,开口喊着。
  “大家快帮忙,都将孩子送进去,让他们带着往前!”
  “乡亲们,这异象是为孩子们而生的啊!千万不要挡了孩子们的大好前程!”
  有老者振臂高呼,当下就有人立刻响应,那许多读书人此刻更是呼喝挽袖,纷纷加入那兵丁的队伍,百姓们也不断将那些孩子放入这中央道路之中。
  一时间,犹如这人头浪潮的街道上出现了一艘行船,一位举人走在最前,兵丁与百姓围聚成了一艘长舟,而那其中载着的,是无数少年少女。
  百姓们都已经回过神来,此刻都神情激动,各个伸出援手,那河道拥挤,便有人抬起少年,护着少女,往着这一条大道之舟而去。
  整条街道上都是热烈的呼喝声,但是已经变得秩序井然。
  天空之中的进士将军也见到了这等情况,立刻放声下令,于是下一刻,数十条通往中央考院的道路上,无数兵丁形成的人形舟船护着一拨拨的少年少女往前。
  那最开始振臂高呼的老者此刻站在街尾,见着这番热闹情景,却是默默的抹着眼泪。
  “盛世啊,盛世啊,这才是我大文朝百姓,百姓都如此护少年,国何能不兴!”
  而彼时,那见着这等情景的文人也是神情涌动,当下竟也站在高处,振臂高呼。
  “天佑大文,儒道至圣!”
  “天佑大文,儒道至圣!”
  无数百姓跟着欢呼,一个个眼中都带着热切的企盼,更是由衷的发出这番欢呼,似乎在为自己的孩子加油鼓气。
  口号几乎是片刻便成山呼海啸之势蔓延开来,这一日,豫章城声震四方。
  考院楼上,刚刚落下的贺士璘此刻也是神情呆滞,看着外面万千百姓汹涌而来,见到兵丁护卫的一波波少年已经到了跟前,此刻也是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吾这一辈子,当是值了。”
  贺士璘沉沉开口说着,当下李开泽也是往前一步,神情肃穆的拱手问道。
  “贺公,可否放开考院临街,至少让那些少年少女,都站到考院脚下来?”
  李开泽这么说着,那身后一众训导也纷纷点头,开口请求,贺士璘重重点头,立刻传令严守的兵丁放开缺口。
  不多时,考院脚下,已经站满了稚气未脱的孩童少年,他们都仰望着面前这座高大的考院,然后惊讶的感受着自己身上发生的一些奇异的变化。
  贺士璘站在考楼之上,此刻喃喃说道。
  “今日之后,豫章城数万孩童学子,都当称宋穆为一声恩师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