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二百三十七章 一切有因有果

第二百三十七章 一切有因有果


  
  那浩瀚异象随着红芒向着四周荡去之后,似乎就一直都没有消失。
  夕阳已经缓缓落下,夜幕渐渐降临,考院周遭此刻已然是灯火通明。
  无数的孩童少年此刻正围坐在那考院四周,按照周遭文人夫子的指示纷纷坐下,然后轻轻感受自己身体的变化。
  
  而在更远处,还有不少听到消息的父母正火急火燎的将自己的儿女送来。
  汪掌柜在阁楼上几乎要等不住了,终于是听到熟悉的声音传来,自己那大娘子姗姗来迟。
  “老爷,老爷,我把孩子们都带来了!”
  一个女人急匆匆的走进店铺,其身后几个仆人正带着两三个丫头,还有一个六七岁的大胖小子冲了进来。
  “你们可算是来了!”
  那汪掌柜此刻连忙冲上去,一把拉住那小儿子的胖手,就往着外面而去。
  “老爷,你这是做什么?外面可是人挤人啊!”
  那女人还有不明白,上来要阻拦汪运昌,汪运昌此刻却是管不得那么多,吃力抱起儿子,让几个仆人带着几个女儿,冲了出去。
  “你没看到考院那里让孩子们坐下吗?他们坐在考院之下,才能更好享受异象福泽!”
  汪运昌大喝了一句,此刻带着儿子往外跑,可这小娃娃痴肥的脸上满是不解,当下对着自己老爹问道?
  “爹爹,你干嘛啊,我不要和这些人挤在一起,他们身上都是臭的!”
  “我要回去,我要回去,二娘给我炖了大肘子!”
  “元宝乖!只要过了今晚,爹带你去骑大马,买糖人,去你梁伯伯家的点心店买点心!”
  汪运昌轻声哄着,此刻一脸狼狈的抱着已经有了水桶腰的儿子往着人群中挤。
  “劳驾,劳驾让我家小子上前!”
  汪运昌轻声喊着,旁边的人大多都善解人意的艰难让出道路来,但是这里的人已经太过稠密,每前进一步都是在脚打脚,在人缝中往前挤。
  眼看还有二三十米到那兵丁戍卫的地方,但是那小元宝却是不肯了。
  “爹,我好难受啊。”
  一句话让汪运昌当下脸上一喜,连忙停下问了一句。
  “元宝,是不是感觉脑子里清楚多了?”
  那大胖小子却是捏着鼻子皱着眉摇着头,然后大声的嚷嚷着。
  “没有,是他们的身上都好臭啊,熏死我了,我不要跟他们挤在一起,我要回家!”
  小儿难免哭闹,身后几个女儿倒是不敢乱说话,但显然也对周遭人潮拥挤有些不耐。
  可这小元宝却还得寸进尺,当下竟还伸手去推旁边的人,一时竟然还恼怒,伸手就捶!
  “哪家小孩!这么顽劣!”
  那被捶的朴实汉子当下就回过身瞪了一眼,厉声说了一句,小元宝顿时缩了缩脖子,汪运昌当下也是火来了,当下就放下这小儿子,先朝着人家赔不是,然后低下头就喝骂了一声自己的儿子。
  “你个憨货,你爹这是在给你谋前程!”
  说着,他抬手就要打,而此刻那考院前已经有文道长者再次开口教导那些坐在考院四周的孩童。
  “深吸气,缓吐气,心中与我一同默念,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见到那边已经到了这等情景,自家小儿子竟还没半分动静,汪运昌当下也火来了,正抓耳挠腮,却听得前面一个粗犷的声音响起。
  “是掌柜的不?”
  汪运昌连忙抬头,见到竟然就是自己手下那个五大三粗的傻子搬货工,而见着对方几乎站在最前排,汪运昌连忙伸手应了一声。
  “诶,二……二河,是我,快帮我一个忙!”
  这么说着,汪运昌当下就要举起儿子,却发现自己手脚已经没了力气,正慌张时,刚刚那个喝骂了一声的汉子竟当下伸手,一把提起了那小元宝。
  小元宝脸上还有恐惧,可慑于那人的威压,一时不敢开口,只是伸手去抓汪运昌。
  汪运昌只是踮着脚对他说道。
  “元宝乖,前面有你二河叔叔,还记得你二河叔叔不,上次码头看大船的时候,那个给你买糖葫芦的二河叔叔!”
  “你和他先往前去,爹这就来!”
  听得汪运昌的话,那小元宝当下竟点了点头,而那边二河的声音也传来。
  “掌柜的放心,我这就带小少爷往里面去!”
  此刻,一双双手将这大胖小子艰难举着往前推去,汪运昌紧张的看着,一时间心提到了嗓子眼上。
  很快那小元宝便到了那二河手中,对方当下径直背起,就越过一片沙袋,朝着几个兵丁招手,匆匆忙忙带着对方入场。
  那小元宝还有些哭闹,那二河则是一把抱起对方,当下就在考院门前的孩童群之中跪下,和那小元宝说了什么,他竟停止了哭泣,竟还一起朝着考院磕了个头。
  不多时,那小元宝竟然一改原来的骄横模样,此刻竟然也安静坐着,低头听着那老夫子讲说。
  见着那满脸笑容跑出来的二河,汪运昌的眼泪哗的流了下来,此刻心中竟然很有愧疚。
  自己怎么还说人家二河傻呢,人家是真心对自己啊!
  当下,汪运昌也总算顺着大家艰难让出来的道带着几个女儿往前,一路朝着周遭的人们拱手道谢,走到那跟前,当下也是一把抓住了二河的手。
  “二河,这次叔多亏你了!”
  “嘿嘿,掌柜的,举手之劳!”憨厚汉子挠着脑袋笑着,当下还撸起胳膊,对着汪运昌说着。
  “掌柜的,我这胳膊已经好了,明个儿就去上工去!”
  汪运昌点了点头,一时有些顿挫,不过却也掏出几块大银子塞给他,然后说道。
  “好,二河你那工契也快到了,叔重新给你续一张,叔给你多涨工钱,这些钱你拿着,去给你老娘买些好吃的!”
  二河挠着脑袋笑着,汪运昌却是看了看那场中已经安定下的儿子女儿,一刻念头通达,此刻算是明白为何自己没有福报了。
  以后万不可做些蝇营狗苟,儿子以后要变得不一样了,自己这做老子的,不能给他丢面子。
  ……
  考院外,无数百姓正翘首企盼,而突然天空之中划过数道光芒,然后直直的朝着那考院考楼之中落去。
  正在考楼上一轮宋穆过往今后的众人此刻都纷纷顿住,偏过头,却见到一个穿着一身紫袍的中年汉子此刻落地,全身强大的威压还未散去。
  这人就是江南西道的刺史,方明远!
  “大人!”
  众人此刻纷纷拱手,那方明远目光如炬,扫视了一番众人,却是往着那一侧的考院内看去,当下沉声说道。
  “此开智异象,却真是那宋穆所引?”
  众人纷纷点头,方明远嘴角露出一个坦然的笑容,表情似乎更加满意了几分。
  “看来老夫为他斗蛟龙,取妖血,也算是值得了。”
  ……(未完待续)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