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二百三十八章 举人达境!

第二百三十八章 举人达境!


  就在考楼上姗姗来迟的方明远正扫视着考院之中的考舍之时,宋穆的境界突破已经来到了最关键的步骤。
  这一次的红芒裹挟着庞大的文气,一路冲到宋穆心中桎梏之处,且威势十分凶悍。
  秀才练文力,举人炼文心,只有文心稳固,才能在文道上走得更远。
  文道的每一个境界,对每个人都是一道天梯,一道坚实难破的屏障。
  这世间有太多的文人倒在这文道之路上,无数儒生中年难成童生,无数童生半百也不可为秀才,无数秀才,垂老亦不得举人。
  天梯通高处,却阶阶是险峰。
  宋穆一路走的算是极为的顺畅,却也明白这等机遇却是一定要抓住。
  此刻屏气凝神,宋穆将心神全部沉浸在体内,丝毫不知晓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那红芒已经来到了心脏之前,而此刻一股无形的屏障正阻滞着各路文力融会贯通。
  宋穆试着催动文力,引导着这一切向前,而下一刻,便有点点的疼痛缓缓传来。
  宋穆的额头立刻冒出汗珠,但是却明白这是什么,这是突破桎梏所必然要经过的考验,突破它,便是举人大道!
  一鼓作气,宋穆也在心中发狠,此刻鼓足劲推着红芒向前。
  心跳声在耳畔重重响起,太阳穴的血管正在疯狂鼓胀,宋穆咬紧牙关,拼尽全力。
  突然,犹如洪水冲开通道中淤塞的泥沙,那文力轰隆穿过条条心脉,下一刻融会贯通。
  一股酥麻从心中传播开来,让宋穆一时间甚至忍不住发出一声低叹,而此刻,宋穆却见到那心脉之中,亮起了一点光芒。
  与此同时,那久久悬浮的文力漩涡也在这时候完完全全的进入了宋穆的体内。
  那浩瀚的文气在顷刻穿过丹田,然后化成一道道雄厚的文力,涌过心脉,疯狂的冲刷着宋穆的身体。
  暖洋洋的感觉在顷刻间充斥着宋穆全身,这一刻宋穆只觉得身体的疲乏一扫而空,而且浑身充满了力气。
  这几乎如脱胎换骨!
  宋穆心中喜悦,此刻只觉得一切努力都完全值得,自己在来到这番世界的第二年,已经成了举人!
  考舍之中,宋穆沉沉吐出一口气,周身已然有一道无形威压散开。
  举人文力,凝聚心海,聚起心光,文力已经如江水一般奔涌。
  那威压不自觉的的荡开,周遭的学子更是笔锋一顿,惊觉竟有人就成就了举人之位!
  众人艳羡不已,而此刻的宋穆也终于缓缓醒来。
  随着这一切恢复平静,那文星带来的异象似乎也发生了变化,考院外,众多的孩童已经睁开了眼睛,此刻有些疑惑的朝着考院之中看去。
  一位夫子见这情况也抬头仰望,当下长出一口气,然后缓缓说道。
  “异象止了,看来那文人,已铸成举人文位。”
  周遭的孩童此刻已经纷纷起立,正一个个四处张望,还有那孩童正在感受着自己的变化,考楼上突然落下一道紫色身影,站在考院北门前。
  方明远扫视了一圈周围的孩童,那些文人兵丁官差见到是方明远,此刻纷纷躬身行礼,百姓们见到是刺史大人降临,此刻也连忙倒头要拜。
  “且不要拜我。”
  “你们当拜的是那位举子。”
  方明远淡淡说了一句,一股微风涤荡而过,让众人直直战力。
  翰林的凶威赫赫。
  彼时,一名老者走上前来,正是那受了福泽的老于头,当下远远的问了一句。
  “刺史大人,可否告诉我等,写出这等异象的文人,究竟是谁?”
  这么说着,周遭的百姓此刻都纷纷看了过来,当下也有人开口应和。
  “是啊大人,请告诉我们是哪位文人举子,我要给这位恩人树长生牌位,日日烧香供奉!”
  旁边多有人点头,一个个神情都多有激动。
  他们切切实实的见到了自己儿女的变化,也明白这一切是多么的可贵,如果不是那位文人写出惊世文章,如果不是今日自己在豫章省城,何能受到这等恩典。
  一时间声音四起,那方明远见到这番情景也是心中震动。
  开智异象,如今的宋穆,已是这全城百姓的恩人,是全城人的座上宾。
  甚至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宋穆今后的影响力,或许是自己都有所不足。
  那宋穆,果然不愧为文脉宋家的子孙,这等伟业,几乎让人望尘莫及。
  这一刻,方明远却是想到了宋穆的过去,想到他去年便于县学写出一首才气八斗兴文诗,如今竟然就能写出这开智异象的文章。
  那今后他究竟又能够做出何等惊天大事?
  方明远长长叹了一口气,当下对着众人说道。
  “方某也不瞒诸位乡亲父老,此人大家或许也有所知晓,其乃是吉州府宋穆,今日这番异象,便是其所为。”
  方明远的声音并不大,但是周围的人都听清楚了,很快就传播开来,那最先反应过来的是一些学子,此刻一个个神情激愤。
  “竟然是宋案首!”
  “是那个曾经连登六次《天下文刊》的宋案首?!”
  “当初他那等雄诗,我便知道他定能写出耀世文章!”
  学子们一个个神情涌动,周围的人都渐渐明白了谁是宋穆,又听得他今年才不过十八岁,而且去年才成为的秀才,一时间无数人都连连惊呼。
  
  场中震动,但是一道威压缓缓而来。
  方明远看着周围的百姓,此刻再次轻轻的说了一声。
  “诸位,考院还有学子考试,昨夜今日已经足够喧闹,还望大家海涵,让才子们都顺利入举人境界。”
  这般说着,当下就有乡老出来,点头开口说着。
  “没错,乡亲们,这里面都是我江南西道的才子,他日都代表着我们江南西道的名声,且让他们安心考试!”
  百姓们无不重重点头,他们甚至很自觉的闭上嘴,经过这两日的异象,此刻众人的心中早已经有了一种莫名的凝聚感。
  他们对那里面的文人感激至极,也希望这些文人也能走的更远。
  因为正是他们的努力,才有自己这些百姓今日的喜悦和希望。
  老于头此刻长长的吸了一口气,扭头看着旁边的老连头,当下缓缓的说道。
  “今日明日,我们两家且都不要走了。”
  “就等到明日下午五点放考,我们亲自谢过恩人。”
  这么说着,当下老于头就走出去,远远的朝着方明远拱手,沉声说着。
  “还请大人明日让恩人从北门而出,老朽与家人必亲自叩首拜谢!”
  “吾等皆如此!”
  旁边许多人跟着说道,场中众人的神情都有几分激动,方明远点了点头,当下腾空而起回了考楼。
  这番告示,乃是方明远众人商讨之后得出来的结论。
  开智异象,这等大事是瞒不住的,而且宋穆所著文章必定十分出色,遮遮掩掩,只是徒增烦恼。
  与其担忧那些所谓明里暗里的阴谋诡计,却不如为的宋穆造势。
  他已经是举人,已经是这世界多有实力的文人。
  这一切,想必他也能接得住。
  少年中举,他将是江南西道新的传奇。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