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二百三十九章 众人触动

第二百三十九章 众人触动


  宋穆醒来之后,虽然听得外面有些喧闹,但是此刻却也是顾不得,而是连忙起身,唤了一声外面的兵丁。
  因为宋穆此刻突然觉得肚中鼓动,像是千军万马在奔腾。
  “劳驾,出恭。”
  宋穆皱着眉头对着面前的兵丁说道,发觉是昨日的那位,此刻咧了咧嘴,对方这一次却是十分神色恭敬的点头,下一刻便有小吏而来。
  只是简单的搜了一下身,兵丁便带着宋穆离开。
  不多时宋穆冲进了茅厕之中,这才总算是舒爽了过来。
  晋升举人,宋穆的体内再次得到了一次净化,如今污秽尽数排出,今后的宋穆且不说能百毒不侵,但至少也是通肠铁胃,筋骨极佳。
  只是苦了那坐在靠近茅厕边考舍的考生,还要再忍一日一夜。
  宋穆往回走着,当下忍不住朝着那兵丁问了一句。
  “请问,今日考院外为何有些喧闹?”
  那兵丁神色一顿,此刻目光看来,眼睛却是直勾勾的在宋穆的身上扫视。
  他欲言又止,很是有些艰难低下头没有回答。
  考场规矩,戍卫兵丁不可与考生有任何言语、身体接触。
  宋穆问完这句话也才想起这事情,只是见到这兵丁那很是有些难受的表情,当下也很有几分疑惑,挠了挠有些瘙痒的头发,然后笑着拱了拱手,回了考舍。
  重新回到考舍,宋穆也是感觉腹中有些空洞,当下将篮子里的吃食吃了个七七八八,还觉得有些意犹未尽。
  
  宋穆也没觉得自己竟然会这么饥饿,看着篮中最后的一点东西,当下竟还有些依依不舍的挪开。
  明日还有一天,现在若是吃完,那到时候就要挨饿了。
  宋穆只能叹了口气,将桌板重新拼接,然后铺好这小床,躺着睡下。
  也不知是如何,宋穆今晚这一躺下,竟然立刻睡着,考舍外月弯星稀,考舍里的宋穆睡的香甜。
  而在城中,关于宋穆写出开智异象文章的消息不胫而走。
  无数人正疑惑这宋穆是谁,不少读书人已经激动的说出了宋穆的身世。
  知晓这一切的众人这才知道这宋穆的恐怖和励志之处。
  有人钦佩,自然也有人艳羡恼怒。
  考院不远处的一座小楼之中,张天科刚刚听得手下小厮说得这消息,当下就是冷哼一声。
  “他?想必是你们乱传,他才多大,写得出那等惊世文章。”
  张天科这么说着,脸上的表情却是更加阴沉了几分。
  那传消息的小厮的脸上多有几分顿挫,此刻低声轻轻说了一声。
  “公子,这消息,是刺史大人亲口说的。”
  “你!”
  张天科当下恼怒的瞪了对方一眼,却是狠狠的出了一口气,然后摆了摆手让对方离开。
  阁楼清净,张天科却是手把着栏杆,此刻脸上的表情很是有些变化。
  此刻他心中的念头竟然有些动摇了起来,甚至有些后悔了。
  这宋穆真这般有本事,那自己当初与对方结下梁子,却是更有几分愚蠢了。
  那宋穆这等天赋,将来进士之位肯定跑不了,若是那般,那对自己必然也有嫌隙,这再影响到了自己张家……
  张天科微微思索着,此刻的表情却是带着几分恼怒。
  “宋立文,你误我!”
  张天科低低的吼了一声,却是完全忘了自己当初的神情有多么的狂妄,当初的自己,又处处想着要如何处理对方。
  与此同时,在城中的杜宅,杜纤音听得这消息,微微抿嘴,却是暗暗松了一口气。
  “巧儿,这消息真的是刺史大人亲口说的?”
  杜纤音轻轻的问道,巧儿鼓着脸点了点头,还很是兴高采烈的对着杜纤音说道。
  “是的姐姐,你没去看,今日那全城百姓跑动,可壮观了,要不是哥哥带着我上了屋顶,我估计都不知道要被挤到河里去了。”
  “刚刚刺史大人亲口说出来的时候,我都不敢相信呢。”
  “那公子看起来明明那么年轻,却能写出那么好的文章……”
  “倒是姐姐,你怎么早就知道是宋公子写出来的异象?”
  杜纤音放下手中的诗集,此刻垂首缓缓说道。
  “宋公子一腔热血,本性纯良,又有一手好文采,自然是其引动的。”
  “若是这消息是刺史大人亲自说出来的,倒是省的我去打理一番了。”
  杜纤音这么说着,当下翻到那诗集最后面。
  这本诗集上写着的,竟然都是宋穆的诗词。
  《鹊桥仙》和《阮郎归》跃然纸上,杜纤音的两道柳眉却是轻轻的弯了起来。
  “他既写得出万丈豪迈,却又能写出这等女子之情。”
  “宋公子,究竟是怎样一个人呢?”
  房中,巧儿姑娘正自顾自的说着自己今日的所见所闻,全然不知道杜纤音的这番感叹。
  ……
  吉州会馆,陶风明罕有的找莫掌柜要了一盅酒,就在大厅之中缓缓吃着。
  那微醺涌上面颊,陶风明的眼中有几分沧桑,几分欣慰。
  柜台边,莫掌柜刚刚与陶风明说完这异象出处,此刻正盘点店里的鞭炮礼花,还把那睡眼朦胧的伙计拉起来,让他记着东西,明日与他去集市置办一番。
  ……
  考楼上,一众官员官员正默默无语,此刻只是不时看一眼坐在主位上的方明远和贺士璘。
  “我现在已经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那宋穆写了什么文章了。”
  王也姗姗来迟,几乎是拍断了大腿,径直开口说着,贺士璘却是打了一声哈欠,当下起身。
  “诸位今日还是早些休息吧,明日还有一日的考试、”
  说着,贺士璘已然起身,不过此刻却是啜了一口茶水说道。
  “听闻那宋穆,最强的乃是诗词歌赋吧?”
  贺士璘如此说着,众人都是神色一愣,此刻都抬头看向对方,方明远回过味来,笑着问了一句。
  “贺公的意思是,明日这宋穆又能有一番出彩?”
  贺士璘没有说话,只是瞅了一眼旁边木板上的诗词题目,笑了笑。
  “只要明日没有引得诗宗之人前来,老朽这副老骨头,或许还能少轻快一些。”
  贺士璘说完,背着手下了楼梯去房中休息。
  众人则是面面相觑,却是再明白对方的意思不过,那宋穆当初院试便引得杜圣虚影而来,明日却不想会不会还有那等盛况。
  方明远当下也是突然一笑,抚须起身,招呼了旁边的王也一声,也往外而去,
  “那诸位也早些休息吧,想来明日,会多有繁忙。”
  众人纷纷愣神,却是咧嘴,看向旁边早已经笑得合不拢嘴的肖厉。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