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二百四十章 《水调歌头》

第二百四十章 《水调歌头》


  觉来无一事,追梦续新诗。
  一觉睡到大天亮,宋穆还有些意犹未尽,此刻迎着朝阳起身舒展了一下筋骨,那浑身爆豆子的声音竟然此起彼伏,再吐出一口浊气,宋穆顿觉似乎无比清醒。
  宋穆此刻正惊讶于目前身体的情况,昨夜顺利举人达境之后,似乎自己身上酸乏都消失一空,此刻的自己不仅龙精虎猛,甚至脑中都多有几分清明。
  只是腹中传来鼓动,宋穆有些无奈的咂了咂嘴巴。
  看来下次上考场考试的时候,说什么也要多带点吃食。
  宋穆简单打理了一下自己,就坐在考舍里将那最后一点糕点吃食塞进嘴里,此刻还不断抓挠着,觉得身上的轻衫有些油腻。
  看来今日还是加快点速度,至少换个干净地方等着出考场。
  宋穆吃完手中的东西,又将这考舍之中简单收拾了一下,小心查看了一下自己用油纸包着的卷子无所大碍,当下也是重新拿出一张新的答卷,开始思索今日诗词来。
  乡试的诗词篇依旧是诗词赋各一篇,但是题目却是难上了许多。
  或许是因为重实论,而这里的诗词要求也大多是要一些才华,甚至多有些引经据典的意味。
  只有到了会试,诗词篇连考三日,乃是各做三首,那才叫让人挠破脑袋。
  而宋穆现在看的这第一篇的赋题便极有意思。
  “高适过汴州,与李白杜甫酒会,酒酣登吹台,慷慨悲歌,临风怀古,人莫测也。赋以‘慷慨悲歌,临风怀古’为韵”。
  这题目其实出自这个时代的《唐才子传》,乃是百年前一位府学提学所著成,与宋穆上辈子所见过的元代辛文房所著的《唐才子传》有些许出入,不过也是记载唐和文朝之前诗人的传记。
  因为这个时代的变化,文人著书立传极为繁盛,这等立传,却也更是诗人风范,诗名远扬的好方式。
  宋穆之前也看过这其中的句子,不过此刻却也是笑着摇了摇头。
  不同于院试赋题给个中心思想让随意写一篇赋,乡试因为十分注重实务,赋也算得上一种公文体裁,所以更考验的是这赋的辞藻华丽,还有韵脚是否齐全。
  宋穆虽也多有训练,但是此刻看到这等题目也多有头疼。
  因为这要自己用这‘慷慨悲歌,临风怀古’八个字来压韵脚的同时,还要将这题目之中几句带过的事情做个详细的叙述,并且要将诗人们对酒当歌,直抒胸臆的境况表现的淋漓尽致。
  如此,才算是做成了一篇赋。
  这便也是乡试卷子的一道坎,也是为何年年都有人写不下去,就此落榜。
  宋穆也是紧皱着眉头,此刻在心中思索。
  因为这题目的缘由,宋穆却还是得靠自己了,而且还多要写的好些。
  宋穆在草稿纸上写下多个可以压韵脚的字,在心中仔细的组织了一番语句,而后才缓缓落笔。
  “拨云彰,识松柏。云鸟高飞,有泉溅山侧。天地为之一新,万物芸芸所成,皆浮云海,而入南水山兀。”
  “坐亭帐,叹人哀,半生宏伟,却杯落人各。望今生之所行,乃与群友相逢,举杯言才,原一身多孤。”
  宋穆提笔艰难写出开头,此刻思绪却是更加活泛了起来。
  这篇赋,若要写好,也不是随意辞藻堆砌,押韵平仄便可得。
  相反若要想写出做其中真意,却要融入到这件高李杜三人相遇登台的事情之去。
  那是天宝三载,公元744年,李白被赐金放还,归家途中路遇杜甫,又见高适,三人便一番同游。
  那时三人的身份多有几番坎坷,李白是誉满天下,杜甫是屡应不第,高适则是求丐取给,不过三人却意外聊得来,甚至多有几分惺惺相惜,一个个心中也多有抱负,颇有几分怀才不遇。
  于是三人结伴同游,在汴州梁孝王吹台怀古凭吊,相谈甚欢。
  如此,这赋的描写之中,不仅要有触景生情,更要有借景抒情,而且写不同人时意境还要有所分别,否则成文便多不饱满。
  宋穆也一路往下,期间还停顿了一下。
  因为宋穆想到了三人之后的事情,在自己原来的时空之中,三人虽然就此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但是之后却几乎分道扬镳。
  但是这片时空之中,他们都没有死在纷乱之中,而是各自有了一番建树,虽未能开天辟地,却也由子孙铸成诗宗,万世传扬。
  所以到了这里,便当是歌颂读书人当胸怀大志,故而经历风雨,便总有一日拨得云开见日来。
  宋穆心中也是长长叹了口气,这首赋的内容要点颇多,写来也是多为不易。
  宋穆缓缓写完,然后才有一道文气涌动,引得文星震动三次,放出三道青芒,便也没了太多的动静。
  宋穆没觉得有多少颓败,至少这番写来,这个故事,让人心中多有几分感慨。
  于是宋穆再次移开目光,看向下一个题目。
  “以摩诘‘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论诗词各一首”。
  宋穆此刻看到这题目也是狠狠挑了挑眉毛。
  这是王维的《和贾舍人早朝大明宫之作》,题意就是要求论述此句诗,然后作诗词各一首,简言之就是提取中心思想,再做诗篇。
  这首诗是王维手上一手极华丽的诗词,乃是年轻气盛之时所做,讲述的也是早朝前,早朝中,早朝后的皇宫氛围和的皇帝威仪。
  而当然,本来叫做《早朝大明宫》,乃是有四首诗词,分别是贾至,王维,杜甫和岑参所写。
  不过这里只是截取了王维的一句,而这也是这四首诗之中最好的一句,此刻倒是让宋穆心中有了更多的想法。
  
  这句诗的释义是九重的皇宫打开了金红宫门,万国的使臣都躬身朝拜皇帝。
  言尽之意便是一朝光复唐朝,又见繁盛之势,成四海之内鼎盛所在。
  换到如今来说,便也是说文朝就如这王维笔下的情况,盛极一时。
  原来算是一篇歌功颂德题目。
  宋穆当下摸了摸鼻子,倒是觉得这出题官也有几分意思,不过当下也是沉下心来,细细的思索着。
  如今自己要写的东西,是最好能够让自己的念力得到一次升华。
  刚刚的赋没能做到,只是让自己的举人境界稳固了半分,所以如今,宋穆倒是想着,一定要写出不错的诗词,至少这诗词要勾动的起异境。
  只有让念力发挥作用,或许才能真正引得一次足够的文星触动。
  当下宋穆静静的思索着,也是眉头微蹙,片刻后,突然却是会心一笑。
  这个题目虽说辞藻无比繁华,异境也那般宏大,但是若是让自己对其做论,此刻自己倒是有一个有些高明的立意。
  宋穆心中大定,此刻也是缓缓落笔。
  “青嶂度云气,幽壑舞回风。”
  “山神助我奇观,唤起碧霄龙。”
  “电掣金蛇千丈,雷震灵龟万叠,汹汹欲崩空。”
  “尽泻银潢水,倾入宝莲宫。”
  “坐中客,凌积翠,看奔洪。”
  “人间应失匕筋,此地独从容。”
  “洗了从来尘垢,润及无边焦槁,造物不言功。”
  “天宇忽开霁,日在五云东。”
  宋穆笔下生花,只是下一刻,便有升腾文气涌动,撩动发衫,带起阵阵狂风。
  晴朗天空传来一声奔雷,宋穆已落下此词之名。
  《水调歌头·夜观山中大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