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二百四十三章 众人慨叹

第二百四十三章 众人慨叹


  “唉,这次考试,怎么会有那么难的诗赋?简直是让人无从下笔!”
  “这位兄台所言极是,我也只是勉强写出了那赋,到了那诗词,却是怎么也挠头写不下去。那摩诘居士的诗词写在前,一落笔,总有种班门弄斧的感觉。”
  “且不说这些了,这两日考试说来本就不太平,好几次别人引动红芒,甚是喧闹,让人写不下去。”
  “说到这也的确是有些奇特,也不知道是谁,写出那等红芒大动的文章,或许是解元人选吧。”
  “估计八九不离十啊,唉,真是羡煞我也。”
  小院内,几个心态崩溃弃考的秀才此刻总算是找到了一个话题,正为自己没完成乡试找着各种各样的借口。
  而旁边有些人此刻也投过去目光,多少有些不耐。
  但是旋即,他们又将目光移向了另一侧,更是狠狠的皱了皱眉头。
  只见到这小院之中摆着的桌案边,一个高个子的年轻人正大口的吃着面前的果蔬点心,那很是英俊的脸上两腮鼓胀,竟还露出几分的满足。
  只是这一番吃相,总让人觉得有些不体面。
  正在吃东西的正是宋穆。
  从昨夜踏入举人之后,宋穆便一直都觉得肚中饥饿,只有在写文章的时候才稍稍能够摒弃一些这样的感觉。
  但是刚刚在这见到了这些吃食,自己肚子就不可遏制咕咕叫了起来。
  实在是没忍住诱惑,宋穆也是直接坐在桌案边吃着东西。
  桌子上放着的多是一些西瓜梨子,又有一些点心茶水,宋穆好一番嚼动,当下算是吃着水果混了个水饱,正准备再喝口茶水漱漱口的时候,一个新晋举子走上前来。
  “这位兄台,我见阁下也入了举人,不知情况如何?”
  来人是个宽厚汉子,此刻也是中规中矩的拱手问着,宋穆连忙放下茶杯,当下也是有些局促的起身拱手,然后轻声说道。
  “兄台谬赞了,在下是侥幸入了举人。”
  那人听得,脸上的表情倒是没有什么过分惊讶,当下只是笑着扫视了一下宋穆,当下很是有些诧异的说道。
  “我看阁下还很年轻,却不知您今年贵庚?”
  宋穆也是笑着答到。
  “在下还未到弱冠之年。”
  “什么?”
  宋穆刚刚说完,那旁边也同样关注着宋穆的几人当下就起身,几个中年汉子此刻走上前来,就在旁边仔细的扫视了一遍宋穆,然后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
  “阁下竟然还未到弱冠之年?”
  “竟就成了举人?!”
  几个人发出惊呼,这下场中的众人纷纷都听清楚了,那几个正在交谈的秀才也停下了,当下看了过来,却也是猛然愣住。
  他们见着宋穆那张年轻的面容,本来以为这只是个落榜秀才,却又听着几人刚刚的惊呼,此刻也是猛然瞪大了眼睛。
  那之前站在侃侃而谈的秀才此刻下巴都要掉了下来,一时间脸色煞白的看着宋穆,然后喃喃的说道。
  “这怎么可能,我四十都不中举,他……二十不到,就成了……举人了?”
  不少新晋举子都满脸哑然的看着那宋穆,却也瞅了一眼那几个秀才,微微的叹了口气。
  这就是人间。
  有人垂暮不童生,有人少年便登科。
  当下那个憨厚汉子已经更加恭敬了几分,此刻朝着宋穆再次拱手说道。
  “却不知道阁下名讳?”
  “在下吉州府宋穆,字敬昭。”
  宋穆不卑不亢的说道,对方点了点头,几个人却也是记下了这个名字,当下就在心中思索这个人的存在。
  “啊!”
  突然一个举子喊了一声,然后便是伸手指着宋穆说道。
  “宋穆?你是吉州府的那个宋穆?那个连登六次《天下文刊》的宋穆?”
  一句话顿时让所有人都浑身一颤,此刻他们脑中都纷纷想起了之前看到的《天下文刊》,想起了这一年来,江南西道的这号风云人物。
  下一刻,宋穆便见得面前的几个人鼻息突然粗重了几分,当下也是不自觉的一抖,然后微微后仰,咧着嘴说道。
  “在下的确就是那个宋穆,却不知诸位这是……”
  这时候那个宽厚男子已经走了上来,当下对着宋穆开口说道。
  “在下乃是赣州府的康严谋,宋兄,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
  很快,便又有人走上前来,当下也纷纷自我介绍起来。
  宋穆也是连忙拱手,而那康严谋此刻已经是开口说道。,
  “宋兄果然是一表人才,而且如此年纪就成了举人,果然是年轻有为!”
  “是啊,宋兄,想必他日,你就要以弱冠之年,成就进士不成?”
  几个举子此刻都开口说着,当下都纷纷围聚在旁边,那外面的小吏进来对众人说了两次压低声音,也依旧不能挡住这些人的热情。
  宋穆被他们围聚在中间,见着一个个都是面带笑容的看着自己,此刻虽然也有几分不适,不过也只能是连连点头微笑。、
  这时候那之前的那个秀才却是突然拍了一下手,然后脸上满是可惜的看着宋穆。
  “哎呀,宋兄,在下不知当不当说,你这般就来考乡试,却是鲁莽了啊。”
  众人听得他这话,此刻也是愣了愣,多有些不明所以,而对方已经开口说道。
  “宋兄,你想你本就是一府案首,这不过才做了一年秀才,竟然就能中举人,足以说明宋兄你文采斐然。”
  这么说着,对方的脸上却是更有几分痛心疾首。
  “若是宋兄能够等上三年,到时候文章诗赋打磨的更加精炼,那……那江南西道的解元之位,或许唾手可得啊。”
  他这么一说,众人这才恍然大悟,当下那康严谋却是走出来摆手反对。
  “阁下此言差矣,难道宋兄便不能做这一次的解元吗?正所谓英雄出少年,宋兄年纪轻轻,便能成就举人之位,简直可以冠之为神童。”
  
  “兄台所说也有几分道理,可是您难道忘了,今年这么多州府的案首都来考试,那其中,还多有在江南西道颇有文名的学子。”
  对方这么一说,这康严谋顿时神色一愣,脸上的表情也突然变得有些呆滞。
  的确,今年的乡试,可以说是往年之最,不管是在考生数量,还是在考生质量上,都是一等一的。
  如此一来,想做解元,或许真的会有几分艰难。
  众人此刻都看向宋穆,当下有人脸上竟然还真有几分惋惜,宋穆则是咧了咧嘴,正要说两句话,旁边一个小吏却是到了院中,当下开口说着。
  “学政大人有请吉州府宋穆上考楼一叙。”
  宋穆当下一愣,众人也纷纷回头看去,此刻一个个脸上也是有些惊讶。
  宋穆虽然有些不明,不过此刻却也是笑着朝众人拱了拱手,然后说道。
  “诸位,多谢大家对在下的厚望,或许是在下莽撞了,不过如今也已经成了举人,想来也是有一番圆满的。”
  宋穆这般说着,再与众人拱手,然后跟着那小吏走开。
  而这时候众人则是纷纷看着宋穆离去,当下那秀才开口说着。
  “这宋公子,一言一行倒是颇为得体。”
  “唉,或许人家也不在意这解元,他日人家金榜题名,我们却还是只能望洋兴叹。”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