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隐秘对决 > 第七章 献国

第七章 献国


  “老大,你不怕他们坑你?”
  “不怕,坑了我也就多跑一趟而已。”
  事实上,方宁在无时无刻的修炼着《梦呓》,毕竟时间维度的不同,让方宁有了大量时间修炼心法,心境有了提升。
  献国皇宫。
  老者在皇宫内阁席地而坐。
  老者紧闭双目,双手掐诀,面前摆着一张黄色纸页,纸页上并没有字。
  老者睁开双目,口诵真言,大喝:“去!”,空中便出现了几道光芒朝纸页射去,空白的纸页上慢慢浮现出了文字。
  “镇国之宝终于回归!”老者大笑道,他激动地抓住纸页,焦急的在纸页的文字中寻找着什么。
  小方宁在一旁看着无言。他早已进入者那个之中。
  小方宁轻咳。
  老者突然惊觉,暴退数步。
  “谁!”老者惊恐,在这内阁之中,居然有人在他的地盘上无声无息的进入。
  “别紧张,在下方宁。”方宁淡然。
  “原来是方公子,为何所来?”
  老者看到面前是一个小孩,心里惊讶,但也随即调整了状态。不可敌。
  老者境界很高,自然不是草包,能躲避他的探查进入此地之人,哪会简单?况且他在第一时间就感受方宁气息,却探查不到,只能说方宁境界高于他。
  修炼者的本质都为逆天之人,绝大多数修炼者都很谨慎,不会因为面前是个小孩就有轻视之举。
  “为你手中之页而来。”
  小方宁轻笑。在赶到献国之时,小破便对书页有了感应,并精准定位到这皇宫内阁之中。也是因为老者直接将纸页暴露在外的缘故,不然还得多花一番时间进行定位。
  老者面露难色。“这纸页是我献国至宝,阁下如此行事,有欺小之嫌。”老者沉声道。
  “这纸页是我朋友流露在外,如今寻回只为物归原主。”小方宁答道。
  老者自知不可敌,但仍不愿意放弃此页。
  “此页是老夫救人所用,还望方公子海涵。”老者声音愈发沉重,他怕方宁出手抢夺。
  “救人?”方宁有了兴趣。
  “是,老夫孙女,天生体质特殊,经常昏迷,且无法修炼,近日来体质爆发,生命垂危,老夫也束手无策。老夫寄希望于纸页之中,可这纸页十年前被烈王所夺,老夫也是拼了命将此页夺回。”老者希望他所述能打动眼前之人。
  方宁沉默,盯着老者眼神看了一会儿,不像说谎。
  “你叫什么?”方宁问道。
  “老夫献笛,是献国老祖。”老者开口,恭敬地答道。
  “这样如何,我救你孙女,你予我书页。”
  献笛大喜,他早就看出了方宁的不凡,如此高手出手,肯定能拯救自己孙女性命。
  “若能救我孙女性命,不止此页双手奉上,方公子从此往后都是我献国座上宾,国库宝物随便挑!”献笛双手作揖,深鞠一躬。
  方宁也没想到,他随手之劳会使献笛有如此反应,他也是看在献笛救孙女如此上心,动了恻隐之心。
  “带我去看看你孙女。”
  “方公子,请随我来。”
  ……
  方宁跟随献笛到了皇宫后院一处住宅,院中温度与外界不一,高了许多。
  献笛看向方宁,解释道:“方公子,小孙名为献墨儿,天生元体,但不知何体质,这本来是好事,直到墨儿三岁时,突然昏迷无力,才发现她体质非同小可,如今墨儿六岁,就在前天前突然爆发大量热能,现如今墨儿身如骄阳,生命垂危,老夫也不敢靠的太近。怕有人误伤,便加了数道封印将此处隔绝,但仍有热量逸散。”
  “想来这元体不凡,居然能有那么大能量。”方宁心道。
  突然,他又想到了什么,转头问道:“你孙女六岁啦?比我还大一岁呢,我该叫她姐姐?”
  献笛听此言,愣在原地,震惊的说不出话来,良久,他才颤颤开口:“方公子莫要调笑老夫,真有人五岁便能达到公子的境界吗?”
  献笛一直认为方宁不是真面目,而以孩提形象示人,他认为是强者的恶趣味。
  方宁笑而不语。“走吧,看看你孙女。”
  献笛自觉失态,很快休整了心态,走到院子门前,动手打开封印。
  老者慢慢结印关闭封印,方宁看到他的样子,不由摇头,上前拉住献笛,笑道:“太慢了,”还是我来吧,说完便小手在空中一抹,封印被完全破除。
  方宁掌握不少阵法,这些低级阵法,随手便可破除。
  献笛又一次被震惊,这可是他亲手布置下的七十二道封印,以他筑灵期的修为,解封也要半个时辰,而方宁随手一抹便解开了所有封印。
  “此子实力实力远胜于我!”献笛暗道。
  他又一次被方宁刷新了认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