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隐秘对决 > 第十二章 三兄弟

第十二章 三兄弟


  来人正是路奕。
  他一直盯着方宁,眼中冒火。
  知心楼是他扶持的势力,每年都能从中获得巨量资源,他知道知心楼干的是什么勾当,但只要有利可图,他才不管这么多。
  如今知心楼被灭,损失惨重心自然要找方宁算账。
  方宁早就感受到了路奕的存在,不过没当回事,眼下吃喝为重。
  路奕看着大快朵颐的方宁,心中暗恨。他想要寻仇,可他并不敢直接与方宁正面碰撞。
  他看不透方宁的修为!
  路奕在极北城发家,是个典型的老油条,他不会做无把握之事。
  当然不能这么算了,路奕损失惨重,一定要从方宁身上捞回来。
  极北城的四位城主都是结拜兄弟,同生共死发家,四人感情如亲生兄弟。
  他拿定主意,叫兄弟们一起来找场子。路奕恨恨的盯了方宁一眼,悄然离去。
  感受到离去的路奕,方宁也很意外:“如此便退去了?不行,既然你不主动,那就别怪我主动。”方宁心道。
  方宁撂下了碗筷,又往满是餐盘的桌子上丢了一枚极品灵石。
  “小二,收拾一下,再上一份餐食,我出去一趟。”
  方宁朝献笛笑道:“见笑了。”刚才方宁只顾自己吃喝,全然忘了还有一个献笛。
  献笛忙道:“不碍事,我不用吃饭。”
  献笛是修士,以天地灵气供给自身,自然不用食五谷。
  “献前辈还是吃点吧,你我虽为修士,不要拘束规墨,口腹之欲也是修行的方式。”方宁淡然道。
  还未等献笛开口,方宁便将一旁的小二唤来:“关照一下。”指了指献笛,“我出去办点事,一会儿回来。”说着,方宁又掏出了一块极品灵石抛给小二。
  “小费。”方宁淡然道。
  小二受宠若惊。
  “一定,我们一定招待好前辈,公子只管放心办事。”小二的嘴角都快咧到耳根,一脸谄相。
  方宁嗯了一声,便出门去。小二迎送方宁出去,那眼神,像看自己的亲生父母一般。
  ……
  南城主府。
  路奕一脸阴沉的坐在府主位上。
  他在出醉生楼时就联系了两位城主,让两位城主快速来南城主府议事。
  东城主和西城主正在来的路上。
  一想到失去了最重要的资源,路奕的脸色自然不好看,又想到方宁在灭了知心楼后还如无事人一般吃喝,他的脸色变得愈加难看。
  “欺人太甚!”路奕气火攻心,一掌拍碎了面前的紫玉桌案。
  一旁的仆人下的瑟瑟发抖。
  “哈哈,是何事能让四弟如此生气啊?”
  一道爽朗的笑声从门前传来。
  路奕闻言,马上换了副脸色,勉强挤出一缕微笑出门迎客。
  “二哥,三哥。”路奕拱手行礼。
  门口两人客套了一番,随路奕入府落座寒暄。
  “四弟,说说吧,为何大动肝火?”开口的是东城主麻杰岳。
  一旁的西城主李相赫也收起了笑容,换上一副严肃的脸色。
  “唉。”
  路奕长叹一口气,作为正事的开场白。
  “二哥,三哥,我的知心楼被灭了。”路奕道。
  “什么!”麻杰岳拍案而起。
  “三弟,坐下。”李相赫轻声提醒。
  麻杰岳也意识到自己失态,缓缓落座。
  李相赫开口:“四弟,说说详细情况。”
  路奕又低叹一声,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讲述给二位哥哥听。
  “什么?你说此子随手便能拿出十万极品灵石?”麻杰岳一脸不可置信。
  在凡人界,极品灵石有多稀有,他们三人心知肚明,即便是他们三人加在一起,极品灵石数也仅数十万。
  “此子如此轻松就能拿出十万极品灵石,想来是金钱如粪土,他身上可能有更好的宝贝。”麻杰岳眼中透露出一丝贪婪。
  “对,三哥,我猜测此子身上有神物也不一定。”路奕肯定的说。
  “四弟,你刚才说你看不透此子,可能大概判断此子实力?”一直未说话的李相赫开口道。
  他也心动了,此子不凡,若能夺得神物,兄弟几人以后的修炼之路必定是一片坦途,但他深知高回报伴随着高风险的道理,也不敢轻举妄动。
  “二哥,依我之见,此子不凡,身上可能有神物掩盖气息,所以才能阻断我的探查。”
  掩盖气息的神物,这对经常杀人夺宝的三兄弟来说无疑是至宝。有了此物,不怕身份暴露的风险。
  三兄弟眼中又多了几分火热。
  “干了,富贵险中求,以这小子的财富,足够然咱们追上老大的脚步了!”老三狠狠说道。
  “可是……”李相赫仍在犹豫。
  “二哥,别犹豫了,那小子万一出城就不好办了!”麻杰岳劝道。
  “要是大哥还在此界就好了,任凭那小子有通天的本领,也能任我们蹂躏。”李相赫轻声道,眼中透露着一丝怀念。
  可是他们老大,早就飞升神人界了,一年只能回来一次,算算里老大回来的日子,也不远了。
  “二哥,要是等老大回来黄花菜都凉了,过了这村没这店啊。”路奕劝道。
  他是最恨方宁的人,仇人就在他眼皮子底下溜达,他咽不下这口气。如今知心楼一毁,他也愁以后怎么获得修炼资源,眼下天赐良机,如果这票干成了,有更进一步的机会。
  “老大早已飞升,还在神人界加入了宗门,咱们三个修为远远比不上大哥,若继续如此,咱们与大哥差距只会越来越大。”路奕继续劝道。
  闻此,李相赫眼中的犹豫消散,沉声道:“速战速决,务必不要讲方宁的家族抓到证据!”
  麻、路两人大喜,他们三人出手,对付一个方宁绰绰有余。
  路奕站起身:“二哥,那我就先去安排了。”
  “去吧,一定不要漏出蛛丝马迹。”
  三兄弟互相对视,眼含笑意。
  “各位可在找我。”一道声音从他们头顶传来。
  “谁!”
  三兄弟大惊,各自退后数步。
  “各位不是在找我吗?”方宁笑呵呵地从空中落下。
  “我就在此,可以来杀我了。”方宁拍了拍脸,一副任人宰割的无辜样子。
  三人眼中充满了忌惮之色,他们并成一排,随时准备出手,如临大敌。
  李相赫率开口:“方宁,你很嚣张,刚才的话你都听见了吧?居然没跑路。不得不佩服你的勇气。
  李相赫顿了顿。
  “但是,你这勇气,只能证明你是个莽夫,不会让我们高看你一眼,不过是靠着宝物护身的二代罢了,这时候不跑,可就没机会了。”
  李相赫的话语中充斥着嘲讽之意。
  “是吗,还是老一句,我就在这,来杀我。”方宁淡淡道。
  三兄弟迟疑,用神识传音。
  “二哥,这小子难道有底牌未露?”路奕的声音中充满担忧。
  “肯定有底牌,这小子有恃无恐,这底牌怕不简单!”麻杰岳道。
  “二哥,如何行事?”路奕询问李相赫的意见。
  李相赫稍作沉默。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计划败露,我们已于此子结下大仇,我们不杀他将来他会杀了我们!”李相赫语气中充满了狠厉。
  “三弟、四弟,我们三人使用最强武技,秒杀此子,不可让此子使用底牌!”
  既然出手、就下死手。
  这是三兄弟的决定!
  三人交换眼神。
  “三弟四弟出手!”李相赫大喝,随即催动灵气准备进攻。
  异变突生!
  三人无法动弹。
  “出手就出手,吼那么大声干什么啊?”
  刚才李相赫的一大声吼叫,结结实实吓了方宁一跳。
  方宁小拇指掏了掏耳朵。
  方宁吹掉了,手指上不存在的碎屑,冷冷的看着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