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隐秘对决 > 第二十六章 无情

第二十六章 无情


  “真是两个老疯子。”方宁笑呵呵的现身在众人眼皮底下。”面带不屑。
  两位老者吃了一惊,方宁如何突然出现的?
  他们打量方宁,目光似箭,想要将方宁看透。
  “我与洪荒宗并无恩怨,你们到着急来送死了。”方宁肃然道。
  “小东西,别以为能杀神帝你就天下无敌了!”剑老脾气暴躁,看方宁不爽。
  一旁的谦老附和道:“仗着有几件宝物,便将天下强者不放在眼里,小家伙,小心吃亏啊。”他双眼微眯,显然也是没有把方宁放在心上。
  这是至尊王者的底气。
  “我有个疑问,二位能否为我解惑。”方宁问道。
  剑老刚想开口厉喝,谦老抬手示意他停下。
  “你问吧。”
  谦老很淡定。
  在他们看来,方宁能击杀神帝,可能有宝物的配合,或许存有水分,就算是这样洪荒宗还是将方宁的境界预估到至尊君主。他们两位身为至尊王者,方宁的实力在他们面前有些不够看。
  “你们至尊境废物这么多?怎么神帝以上都开始都是老头儿了?”说着,方宁脸上故作疑惑,有些怅然。
  剑、谦二人闻言一愣。
  剑老脾气立马直冲脑门,涨的脸色通红,刚想开口,又被谦老拦下。
  “小东西,你故意激恼我们,就依仗你的第宝物么?”谦老摇了摇头,一副智珠在握的模样。
  接着他又继续道:“死了这条心吧,我们今天来,必然是有底气的,我们已经请来了宗内至宝,就是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说着,他取出了一件类似箍的东西。
  谦老自信道:“此物乃圈天箍,专克各种宝物!”
  “哟,真的这么神奇?”方宁自然是不慌的,他打架一般都是秒杀,目前还没有遇到棘手的敌人,就算有宝物在身也没有用处。
  其实方宁的破灭宇宙里也有不少至宝,都是破灭之前留下的,只不过他也用不上,懒得去搜刮。
  “骇死人啦!”方宁面如土色,慌张道。
  谦老察觉不对劲。
  “你不怕?”他疑惑道。
  “看出来了?看来上界的人也不都是傻子啊。”方宁不装了,灿然一笑。
  他真的觉得上界人傻子多,论整体智商甚至比不上凡人界。
  这也不是没有道理。
  凡人界修炼靠的就是脑子,智商不够简直寸步难行,像极北城四兄弟那都是人精中的人精。
  反观上界,大多出身富贵的人,从小也没什么历练,或者身居高位,有上位者的优越感,能入他们眼的人不多。
  可是他们遇到的是方宁。
  谦老沉默,也不敢托大。
  这方宁有恃无恐,肯定有更强大的底牌!
  “小杂毛,今天我就动你!看看你能把我怎样!”剑老暴怒,他早就憋坏了。
  “要打架就换个地方。”方宁淡声道。
  “你说换就换?老子偏要在这打!”剑老面目狰狞,恨不得立马撕碎方宁。
  “你在我的地盘打架,不太好吧?碰坏了花花草草你赔吗?”方宁挑眉道。
  “你的地盘?这不是狄宗子的地盘吗?”谦老说着,将目光转向狄敬之。
  狄敬之脸色很难看,方宁居然抢了他的地盘,这让他很不爽!
  狄敬之拱手道:“谦老、剑老,你们随意动手,我带我三位弟弟先出去避避。”
  这时,一旁的路奕急了。
  “大哥,不可啊,万万不可与方前辈作对!”他情绪激动,还不停的用眼神示意另外两位哥哥。
  李、麻两人会意,加入了劝说行列。
  他们知道方宁的可怕,就目前而言,方宁展露的实力只是冰山一角!
  剑老面露不悦,“狄宗子,你这三位弟弟,似乎有点不太听话啊。”他意味深长的感慨了一句。
  狄敬之脸色变的惊恐,所以说他即将成为宗子,但在这两位掌握实权的长老面前,还真算不上什么。
  狄敬之勃然大怒。
  “给你三人机会你们不把握!从今往后,我与你三人不再是兄弟!”说罢,手比作刀,割下衣袖一角。
  割袍断义!
  李、麻、路三人不敢相信,呆呆的站在原地。
  狄敬之竟为了自己的前途而置兄弟不顾,选择了如此决绝的方式!
  想到了曾经一起发家的经历,三人泪水划过脸庞。
  难道真如方宁所说,这上界竟有如此魔力能让人变得无情且低智?
  方宁看了看狄敬之,他已经知道了狄敬值得意图。
  这人真是狠辣无情,狄敬之知道如今三位弟弟身处神王之境,境界在他之上,有了飞升的资本,这三人若是飞升上界,那他的地位肯定有所下降。不如将计就计除掉三位弟弟。
  歹毒!权势昏人脑!
  “二位长老,今日我让外面的洪荒卫屠了这极北城,祛除我留在此界的最后一丝杂念!”狄敬之冷冷说道,朝在外等候的洪荒卫下了屠城的命令。
  谦老抚掌大笑,“好,今日我了却宗子杂念!”
  说罢,两人气势尽出,冲方宁涌去。
  场景变换!
  三人出现在城外极北冰原。
  “我说了,换个地方打。”方宁很不高兴。
  两个老头发愣,自己什么时候被转移到了这冰原?
  “愣愣愣,一天愣好几遍,看你们这没出息的样!”方宁狞笑道。
  两人回过神。
  剑老怒目横眉,“方宁,别得意,今天你若不交出高等灵气的修炼之法,这冰原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方宁恨其不争,“真是人头猪脑!”
  都到这地步了,两人还没意识到自己的危险已经降临。
  “上界真是个神奇的地方,长了脑子也不知道思考,纯当摆设?”方宁失望道。他不喜欢麻烦,但也不怕麻烦。
  两个老头儿也不是不长脑子,智商也不低,方宁也劝告过他们,但方宁的劝告在他们看来就是赤裸裸的羞辱。人在高位上惯了,哪能听得此番言语,况且方宁三番两次的羞辱他们,他们早已被怒火冲昏了头脑。
  方宁勾了勾手指,“低能儿,来。”
  两人瞋目,也不多语,飞身冲着方宁便发动攻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