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隐秘对决 > 第二十八章 不堪一击

第二十八章 不堪一击


  剑老头不顾脸面,突然出手。
  他唤来之前被击飞的孤鹜剑,此剑不凡,有道韵缠绕。
  “孺剑——崩天式。”剑孺才起手便用了自己的最强杀招。
  剑气纵横,空间被撕裂,凛厉的向方宁斩去。
  “我说了,喊招式名真像个傻子!”方宁不屑,伸出巴掌就就往剑气锋刃上招呼。
  “啵。”一声脆响,剑气被方宁一巴掌生生拍碎。
  破碎的剑气换做点点光芒逸散开来。
  “这真的只是你不到二成力量?”剑孺才难以置信道。
  “二成多一点,忘记收力了。”方宁尴尬道。
  剑孺才感到有股淤血散落在肺腔之中,却又无法一吐为快。
  “继续,这次我会收力!”方宁脸上浮现一丝狠戾。
  他顿了顿,随即道:“我先来。”
  一旁观战的谦孺君睁大了眼睛,这孩子是把生死战当成回合制的游戏了!
  方宁收起了大部分力道,向剑孺才打出一拳。
  这看似平凡的一拳,却隐隐有崩天灭地之势。
  拳势!
  饶是活了数万年的剑孺才,也从未见过如此强大的拳势。尤其是亲身被这拳势笼罩的情况下。
  剑孺才没有坐以待毙,他将孤鹜剑竖在身前,身子微微前屈,两只脚一前一后,撑开了一道光罩。
  “不动如山!”他大喝道。
  方宁的破灭拳让他毛骨悚然,开启了最强的防御招式。
  “不动如山?这取名字的真是个憨憨。”方宁有些不屑。
  到了至尊境,崩天裂地乃事常事,何况区区一座山?
  拳势与光罩接触,几乎是一瞬间,光罩就开始裂开。
  笼罩在拳势之下的剑孺才拼命催动全身的灵气,希望能挡住方宁这一拳。
  一秒都没能撑住,光罩轰然破碎。
  不得不说,剑孺才的招式被击溃的时候还是挺华丽的。方宁暗忖道。
  巨响过后,烟尘散去。
  剑孺才跪倒在地,口中吐血,双手撑着孤鹜剑,剑体上已布满裂纹。
  看着孤鹜剑被毁成这样,谦孺君不禁悚然。
  孤鹜剑乃真正的天地道兵,如今却剑身被毁,道韵尽失。
  宝剑被毁,最伤心的就是剑孺才,这剑伴随他数万年,倾注了无数心血才将剑体进化为天地道兵,也是天下排的上号的至宝。
  剑孺才目眦欲裂,他想说点什么,但胸腔里一阵阵涌上来的鲜血让他说不出话来。
  另一边,方宁很满意自己刚才那一拳的威能,正在与小破吹牛。
  “小破,看到了吗,刚才那一拳厉不厉害。”方宁只有在小破面前才会经常流露孩子气。
  “老大牛啤!”小破马屁及时奉上,之前嘲讽了方宁,现在只想多说两句好话让方宁赶紧忘掉。
  “老大英明神武、霸绝天下、举世无双、风华正茂。”
  小破清了清嗓子,继续道:“那一拳真是气吞山河、通天贯地,不愧是差点将自己打死的拳术……。”
  说实话,小破这是典型的皮痒。
  他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在破灭宇宙时,方宁就是用这破灭拳差点击杀自己。
  哪壶不开提哪壶。
  果然,方宁脸色不善,就这么盯着小破。
  “破哥,我管你叫哥,有空对练哈。”方宁皮笑肉不笑。
  “老大,上次那遗迹我开发的差不多了,我去做下善后工作!”小破正色,而后悻悻离开。
  方宁也没有叫住小破,他将视线看向还在吐血的剑孺才。
  至尊王者的血液无比珍贵,落在地上的血液滋润着大地,龟裂的土地地方正在愈合。
  不一会儿,剑孺才没了气息,连神魂都已消散。
  天空又开始下雨,天道在悲恸。
  谦孺君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看着剑孺才以如此凄惨的方式死去,他不免悲从中来。
  “老头,到你了。”方宁看先谦孺君。
  “我也要打?”谦孺君挤出了一个笑脸。他希望方宁能给他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
  “那不是废话?”方宁不屑道。
  谦孺君不动声色的往方宁手中塞了一枚玉珠。
  方宁也好奇,往玉珠中探查。
  全是宝物,约莫有四五十件,还有百条极品灵脉。
  方宁也不推辞,将玉珠收下。
  “动手吧,这次我纯肉身打,随意发挥。”方宁比了一个请的手势。
  谦孺君笑脸僵住,东西都收了还要打?他感到自己被欺骗了。
  “打还有活命的机会,不打只会死的更快。”方宁沉声道。
  谦孺君绝望,但也不敢忤逆方宁的意思,只能硬着头皮准备打架。
  “呼。”谦孺君长舒一口气,就像那上场决斗的角斗士一般。
  “开始了。”方宁发令。
  两道身影以极快的速度撞在一起,谦孺君也是一个注重体修的修士,近距离格斗是他的长项。
  方宁从小在破灭宇宙中与妖兽和敌人厮杀,近战他也很擅长。
  体修与体修之间最单纯的碰撞。
  第一回合交手,两人互相试探了几拳。
  两人迅速拉开身距。
  谦孺才身上的衣服也是顶级防御宝具,如今却只剩下寥寥几缕,身体皮肤上有几道淤青。
  反观方宁这边,从一开始他就没穿啥衣服,如今更是不着寸缕。方宁元体被激活,散发着珠玉光泽,气息内敛,而气势如虹。
  “唔呼,爽!”方宁期待的拳拳到肉的感觉又回来了,就像一股热流激荡着全身,道出了一切疲惫。
  两人同时飞上空中。
  方宁五指捏拳,谦孺君反而张开手指,微微弯曲,呈鹰爪状。两人又开始新一轮肉搏。
  交手的一瞬间,谦孺君不出所料的落入下风,被方宁一拳轰下天空,向着地面极速坠落。
  谦孺君被击中了胸口,他感到拳劲正在破坏他的经脉,七窍开始流血。
  还不等谦孺君落地,方宁突然出现在他身后,朝着脊骨处又是一拳。
  快要落到地面的谦孺君又重回天空,口中鲜血狂喷不止。
  又来了!
  方宁再次追上,右臂弯曲,一肘击穿了谦孺君的身体,笔直地向下坠落。
  方宁没有再进行补刀。
  谦孺君想到他会败,但没想到败的如此之快。
  从开始到现在,不到半分钟。
  不堪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