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隐秘对决 > 第三十二章 难处

第三十二章 难处


  土伯确定了此阵能完全隔绝天意,便放下心来。
  “是天道的主宰者,他与我不对付。”土伯皱眉道。
  “天道主宰者?”方宁挑眉,不解道。
  看着方宁疑惑的样子,土伯也更加疑惑了,此人居然什么都不知道?
  “在此界的天道只是宇宙天道的一缕分身罢了,而他们的主体,就是宇宙天道,宇宙天道也是被人创造出来的。”土伯开口为方宁解惑。
  方宁听了心里波澜不惊,毕竟他自己就拥有一个宇宙。
  “小破,我是不是也是天道主宰?”方宁找到了正在归拢遗迹的小破,开口问道。
  “切。“小破撇嘴。
  “老大你不要被这些宇宙的境界误导了,你这破灭宇宙,比这些宇宙强了万倍不止,毕竟这破灭宇宙是无限大一直在成长的,而这些宇宙,都是低等宇宙罢了,老大你潜力无穷,没必要纠结这点小事。”
  小破开口道,其实这也是方宁境界无限的原因,这也超出了破孤录的认知。
  方宁闻言,心里有些得意,不禁笑了出来。
  看到方宁笑了,土伯有点吃惊,此人听到天道主宰还能笑出声来?这是哪来的底气?
  方宁意识到自己失态,正色道:“你为何与天道主宰不对付?”
  “他变了。”土伯道。
  “详细说说。”方宁追问。
  “天道主宰者想更进一步,他想吞噬我,只是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土伯语气有些无奈。
  “吞噬?他比你强很多吗?”方宁有些诧异。
  “没有,现在我怀疑的不仅是这天道主宰者。”土伯沉吟。
  “我还怀疑这方宇宙的天道!”土伯说出了他的顾虑。
  “为何?”方宁感觉他越听越迷糊了。
  “天道主宰者以前肯定不是这样的,我与他也打过交道,但不多。天道主宰掌握天道秩序,我掌管轮回秩序,天道主宰者加上宇宙天道,我肯定无法对抗,若这世间无我土伯,将会彻底崩溃!”土伯面带忧伤,一双虎目充满悲切。
  “天道主宰不能靠外物突破,他维系这方宇宙,只有这方宇宙完成进化他才能更进一步。如果吞噬我,这样做只有百害而无一利。”
  “所以你怀疑宇宙天道?”方宁问道。
  土伯点头,“我现在怀疑宇宙天道早就脱离了天道主宰的掌控,反客为主了,若个宇宙崩溃,天道便可大量汲取溃散后的能量,从而踏破桎梏,向更高层次进化!”土伯说罢,紧紧盯着方宁。
  方宁也注意到土伯的行为,笑道:“你想让我救你?”
  土伯微微点头。
  “凭什么呢?”方宁挑眉道。
  土伯也没想到方宁会这样问,一时间也说不出话来。
  “以后我不再干涉你动用轮回。”土伯想了个理由。
  “你敢干涉吗?”方宁笑了。
  土伯愁眉,虎目闪过业火,这小子真是油盐不进!要是姐姐在,何必求这小子帮自己的忙。
  方宁伸出手指搓了搓。
  这是要劳务费啊。
  土伯沉默,“你随我入酆都。”
  “不去。”方宁淡淡道。
  “我这只是一道分身,宝物都在本体身上。”土伯决定押宝在方宁身上。
  “现在没空。”方宁说完,指了指还未完全恢复行动能力的麻杰岳。
  土伯又沉默,他看出了麻杰岳重生轮回的不凡,明白了这是方宁刻意为之,他也没有动手干涉。
  土伯从渊下本体引上来一张白纸。
  “若你想入酆都,写上你的名字在纸上点燃,我会安排人来接你。”土伯说完,分身直接消散,这小子太气人。
  裂缝合上,天空褪去血色。
  方宁收起白纸,撤掉法阵,看向麻杰岳。
  “感觉如何?”方宁问道。
  “前辈,融合刚初步开始。”麻杰岳恭声道。
  李相赫与路奕听得云里雾里,麻杰岳见他们疑惑,边将自己的变化说与他们听。
  兄弟二人恍然,麻杰岳不仅没死,而且实力又有所增强。
  皆大欢喜!
  “狄敬之呢!”路奕突然大喊。
  他们刚才都被土伯吸引了目光,无空理会狄敬之,反正他全身被禁锢,也跑不了。如今麻杰岳无碍,路奕正想找这罪魁祸首。
  方宁也才想起来还有这号人,狄敬之怎么突然不见了?
  “卧槽,刚才狄敬之就被我丢到了裂缝出现的地方!”方宁想起来了,但他不知道会突然出现一个裂缝啊。
  方宁用力跺脚,“土伯!”他大喊道。
  裂缝重新打开,深渊下的两只虎目盯着方宁。
  “何事?”土伯有点生气,这方宁将他踩了出来,这对他有些不尊重。
  方宁干笑两声掩饰尴尬,他一时着急用了最简单粗暴的方式。
  “你见到过狄敬之吗?”方宁开口问道。
  “见到了,他刚从裂缝掉下,已经摔死了。”土伯淡淡道。
  狄敬之全身被封,修为全无,与未修炼的凡人体质相同,被摔死也不足为奇。
  “那可不行,我这三位后辈还等着手刃仇人呢!”方宁挠挠脸。
  “你将他尸首归还于我,我将他复活。”方宁干笑道。
  土伯不说话,沉吟片刻。
  “道友过了,此人命数该绝于今日,今日道友复活一人我不作追究,如今又要从我手中要人,轮回秩序将彻底紊乱!”土伯沉声说道。
  “命数?你知道我的命数吗?”方宁好奇问道。
  “看不透。”土伯老老实实回答道。
  土伯觉得今天是他有史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从来没那么无语过。
  “这样吧,你将狄敬之交付于我,今日内我将他宰杀,也算命数该绝于今日了。”方宁想到了一个折中方案。
  “还有你那轮回秩序,太拉了,少几个人就会紊乱,抽空我帮你加强一下。”方宁接着道。
  土伯想了一会儿,将狄敬之的尸首抛向地面。
  “最多一日。”
  方宁接过狄敬之尸骸,赔了个笑脸。
  裂缝逐渐合上。
  刚合到一半,裂缝停止了合并。
  “道友,下次还是烧纸吧,你这样跺脚,我酆都承受不住。”渊底传来了土伯的声音。
  方宁无言以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