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隐秘对决 > 第三十七章 冥河摆渡人

第三十七章 冥河摆渡人


  “土伯,怎么样?”方宁看着土伯,轻声问道。
  土伯看着方宁,心中充满担忧。
  “你要知道,你这方独立空间可不是寻常至宝能相媲美的,如果连天道都觊觎你这宝贝。我不一定挡得住住”
  土伯将自己的担忧说了出来。
  “若真是天道这等强者来抢夺,你只需通知我,不用担心别的。”方宁不在意道。
  土伯见方宁这般态度,也不再担忧,反正自己不需要动手,只是通风报信罢了。
  “你哪来的自信能让你产生轻易抵挡宇宙天道的错觉?”土伯想试探一下方宁。
  他看不透方宁,只知道方宁不弱于他,但不知道方宁究竟到了何种境界。
  方宁微微一下,伸出了右手,五指合拢,握成拳头。
  “凭这个。”他淡淡道。
  土伯眉头一挑,看着这拳头。
  方宁并没有散发一丝气息,但土伯感受到了一种让他心悸的感受。
  土伯不语。
  “我答应你,不过,容我多嘴一句,你要是有能直接解决天道的实力。为何不去直接灭了它?”
  说罢,他紧紧的盯着方宁。
  “灭了它?他又没招惹我,直接灭了它不太好吧?”
  方宁不喜欢主动惹麻烦。
  “可是你直接灭了它,这方宇宙就能保!”土伯有点生气了。
  “我是能直接灭了它,但我不喜欢麻烦,如果他真的来主动招惹我。我到真的想与他打上一架。”
  “我能保存下我的这片独立空间就行,灭不灭它全看我的意思。再说,这方宇宙被灭,与我何干?”方宁冷冷道。
  被方宁注视着的土伯,心中有惊悚闪过,这小子可不像好人呐。
  土伯也不再说话。
  见土伯不说话,方宁收起阴沉的脸色,立马换上了副笑脸。
  “我创立这个空间,是为了吸纳人才,建立属于自己的势力,在还未完全建全之前,只能将它留在凡人界,你实力强悍,正好对我有用。”
  土伯暗自不爽,方宁这是把他当成了工具人。
  土伯只能点点头,沉默不语。
  几人退出了独立空间。
  李相赫三人眼神狂热,他们已经奉方宁为他们心中唯一的信仰。
  “李相赫,待会儿我去一趟阴间,你们可以去空间内东边三亿里的一处遗迹,里面我留下了针对你们三人的传承,够你们突破到无上至尊了。”方宁交代道。
  三人连忙拜谢。
  “你们只要用破灭之气注入小球中,你们就能直接进去了。”
  三人的破灭之气完全由方宁所赐,与空间内的破灭之气同属一源。
  方宁又交代了一番别的琐事,便让献墨儿进入了自己的丹田宇宙,随土伯一同离开。
  ……
  极北城外。
  “道友,你点燃那张白纸就能进入阴间,我这只是一道分身,无法引渡你。”土伯开口道。
  方宁点了点头,将白纸拿出,瞬间点燃。
  方宁的面前出现了一道空间裂口,他直接踏入其中。
  这是一个没有光线的地方,周围漆黑一片。
  方宁往前走了百步,周围的墙壁上才出现了几处昏暗的烛火,气氛被衬托的有些恐怖。
  “土伯,你这阴间怎么搞成这个样子?怪吓人的。”方宁拍了拍胸口。
  “这可是阴间,充满了死气,当然跟恐怖离不开关系。”土伯无语道。
  他知道方宁是装的,也不知道这方宁怎么那么多恶趣味。
  见土伯并不想理他,方宁也没有继续自讨没趣,跟在土伯身后径直朝前走去。
  两人走到了一条河前停下。
  河岸上,有一名年轻人在恭候的等着。
  两人向着年轻人你走去。
  “鬼帝。”你去年轻人将手放在胸前,微微向土伯鞠躬。
  “嗯。”土伯只淡淡地应了一声。
  “送我们去酆都。”
  “是。”
  年轻人上了船,也不再说话。
  土伯与方宁登上了船。
  “这就是冥河吗?”方宁问道。
  “没错,冥河就是通往酆都的主干道,也是每个死去之人的必经之路。”
  土伯站在船头,也不看方宁。
  方宁撇了撇嘴,真能装。
  方宁又看向年轻人,便想找他搭话。
  “小哥,你叫什么名字。”
  土伯眉头一皱,这方宁真是话唠,但他也没加以制止,继续站在船头眺望远方。
  “界岳。”年轻人回答道。
  “界岳?”方宁惊讶的说道。
  他之前看破孤录的记载时被一些杂谈故事吸引,知道了不少民间的传说。
  摆渡人界岳真的存在。
  民间有关于他的传说有很多。
  传说中,鬼并不是指人死后灵魂的状态,而是一个囊括了一切妖魔鬼怪统称,泛指那些人们难以见到的灵异存在。
  而人们都认为万物在死亡后都会化成鬼,鬼便会魂归泰山。泰山也在阴间,鬼魂到了泰山之后,先是魂魄分离,魄每七日经过一个府君审判,七魄七七四十九日之后全部审判完毕,由泰山府君统一统筹管理。
  而界岳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环,大部分人都是要下地狱的,所以很多人直接被判往酆都接受审判,而界岳的职责,就是负责运送来往的鬼魂们。
  工作量大,十分辛苦。
  方宁知道的这些都是从一些杂谈传记上知道的。
  “你知道吗,你在凡间老出名了。”方宁笑道。
  “我想知道,你这名是怎么传出去的?”方宁疑惑道。
  “有些濒死之人,灵魂会暂时出窍,化成半灵半鬼的状态,灵魂会被泰山府君捕捉,有些深度濒死的人,会被派到此处渡河,但总有意外,会被大能救回性命,这里的情况也就流传了出去。”
  界岳不慌不忙的对方宁解释,这是鬼帝的客人,一定要认真对待。
  “你是什么境界?”方宁又问道。
  “准圣而已。”界岳笑道,谦虚中又带着点骄傲。
  “不愧是天地之灵所化,还是有点东西的。”方宁点头道。
  虽然方宁不知准圣是什么东西,但感觉似乎境界挺高,随口夸赞了界岳一句。
  境界这东西方宁并不在乎,也不感兴趣,他自身并不修境界。
  界岳闻言一愕,方宁居然一眼就看破了他的身份。
  界岳收起了自傲,这方宁好像更恐怖,难怪鬼帝大人都视他为同道。
  “我有个小弟叫麻杰岳,与你名字差不多,有空会让你们认识下哈。”
  界岳也没有说话,专心划着船,很快到了岸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