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隐秘对决 > 第三十八章 轮回秩序

第三十八章 轮回秩序


  “鬼帝,到了。”界岳向背对着他的土伯行礼道。
  土伯点了点头,方宁与他一同下了船。
  “土伯老哥,你这样装高手,真的不累吗?“方宁调笑道。
  “我是鬼帝,当然要摆出严肃的态度,不然整天像你嘻嘻哈哈的,哪有威严可谈?”土伯回应道,顺便也损了方宁两句。
  方宁闻言,脸色一红,也不再说话。
  看着吃瘪的方宁,土伯的嘴角也露出了一丝微笑。
  “你别笑,怪瘆人的。”方宁看到了土伯在笑,抓紧机会挖苦回去。
  土伯收起笑容,冷哼了一声。
  两人进了酆都。
  方宁也是第一次来到酆都,看着眼前的景象,他不禁有些惊讶。
  酆都内风景秀丽,街上鬼来鬼往,颇有一番市井气息。
  看出了方宁的惊讶,土伯解释道:“我酆都毕竟是一个城市,鬼魂就是酆都的居民,他们都在等待轮回,在轮回前,他们也要有自己的生活。”
  方宁释然。
  是啊,鬼生前也是生物,都有各自的生活,只是环境不同罢了。
  “土伯,轮回秩序在地下?”
  方宁掌握轮回道则,感受轮回秩序在哪不过轻而易举。
  土伯点头,“从鬼门关下去就是了。”
  两人并排向酆都深处走去。
  越往酆都深处走,热闹的氛围越少,直到消失。
  路上变得昏暗,到处都是血迹,还有一些残肢断骸被遗弃在路旁,几只小鬼在野郊嬉闹,发出的咯咯尖叫让人听着牙酸。路边的树上还有几只吊死鬼,伸出长长的舌头,脸色发青,七窍有血流出。
  不消片刻,二人到了鬼门关前。
  鬼门关散发着浓重的血腥味和腐臭味,门楣上有一块巨大的牌匾,猩红的字体组成鬼门关三个大字。
  二人一同进入了鬼门关。
  阴兵在门口镇守,见到土伯前来,连忙鞠躬敬礼。
  土伯带着方宁直接进入其中,找了一处台阶,开始往酆都下方行走。
  台阶很长,是找寻轮回秩序的必经之路。
  ……
  两人终于到达了地心。
  “我的本体就在那,轮回秩序也在我身上。“土伯指了指前方一座山一般的生物。
  大,巨大无比。
  土伯本体睁开眼睛,两只眼睛就像两颗太阳般悬挂在半空,两支硕大的牛角垂直落下,长约百万里。方宁在土伯本体面前,渺小的像一颗细胞。
  “怪不得不轻易出来,你这一出来,凡人界还真承受不住。”
  方宁想起了当初土伯说的话。
  “道友见笑了,我这身躯,确实不适合随意走动。”
  “了解了。”方宁表示赞同。
  土伯分身在一旁,掏出了狄敬之的神魂,丢向本体。
  土伯本体伸出硕大的手掌将其接住,随即召唤出轮回秩序,将狄敬之的神魂修为尽数吸尽,之后便将他的灵魂碾碎。
  土伯知道方宁不爽狄敬之,他不会傻到在方宁面前还让狄敬之还有轮回的机会。
  轮回秩序是一个圆盘,散发着紫色的金属光泽,圆盘有一处崩裂,想来就是献墨儿当初打崩的地方。
  轮回秩序汲取了狄敬之的神魂修为后,紫芒微微散发,但瞬间又暗淡了下去。
  土伯失望的叹了口气。
  “土伯,当初轮回秩序被打崩,听说你不在,干啥去了?”
  方宁看着崩裂的地方,也很疑惑,土伯那么大身躯,如果不是有要事,不会轻易出动本体。
  “为了天道。”土伯也不磨叽,准备将之前的事告诉方宁。
  “天道出现了异变,那天天道掌控者突然告诉我他无法继续压制天道,他好像恢复了自己的意识,掌控者强行压制收到了反噬,向我求助。”土伯沉声道。
  “之后如何。”方宁问道。
  “我去了后,天道掌控者说他已经压制住了天道,找了个理由让我回来。”土伯继续道。
  “有蹊跷。”方宁笃定道。
  “没错,自那以后,天道掌控者性格变了很多,直到五万年前,他开始找我的麻烦,一开始我并不在意,后来我发现天道掌控者的气息居然比我还要强上一丝,感觉不对劲,而且,自我离开之后,再也没见过宇宙天道。”
  “所以你怀疑天道有问题?”
  土伯点了一下头,“轮回秩序出事后,我瞒了很长一段时间,但随着天道掌控者的突破,他似乎是感受到了轮回出现了问题,才敢来找我麻烦。”
  “怪不得你急于修复轮回秩序。”方宁知道了来龙去脉,了解了土伯为何亟需修复轮回。
  土伯将圆盘抛向方宁,“拜托道友了。”
  方宁接过圆盘,神识探入其中。
  圆盘内秩序流动,只是到这缺口处有一丝卡顿。
  原本每条秩序都有自己的流动路线,而这破损处却阻挡了一些秩序流动,这些无法从此经过的秩序线便往旁边借道继续转动。
  这导致了轮回秩序的轮回之力效率大大降低。
  方宁找到了原因,对这土伯说:“小意思。”
  说罢,方宁单手托起轮回秩序,破灭之气喷涌而出。
  破灭之气拥有万能特性,慢慢的向轮回秩序开始转变。
  灰色的破灭之气慢慢变成了紫色,散发着轮回的气味。
  当最后一缕破灭之气完全转变为紫色,所有被转换而来的轮回秩序疯狂涌入圆盘的缺口处。
  不一会儿,圆盘被完全修复,散发着深沉的紫色金属光泽,紫色也变得更加深邃。
  土伯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他用了一个纪元修复的轮回秩序毫无起色,但方宁居然一柱香的时间就修复完成,方宁的实力远远超出了他的认知。
  土伯沉默。
  方宁也没有急着将轮回秩序还给土伯,而是在手上轻轻地把玩着。
  一盏茶的时间过后,土伯开口道:“道友,你这是什么灵气?”
  “破灭之气。”
  “破灭?破灭中重获新生,真符合这万能的特性。”土伯喃喃语道。
  方宁无语,这土伯真会解读,不过说的好像有道理。
  “道友,你这灵气……能……能传授予我吗?”土伯吭哧了半天,嗫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