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隐秘对决 > 第四十二章 隐秘

第四十二章 隐秘


  女魃说到这,闭口不谈。
  二人也没有再问,之前女魃已经表明了态度,问也是白问,只会白白浪费口舌。
  “魃儿,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小破心疼道。
  方宁听小破对女魃的称呼感到怪怪的,但他也没多说什么。
  女魃沉默不语。
  小破有些失望,“不能说吗?”
  看着小破失望的神情,女魃有些犹豫,“破哥,我可以告诉你发生了什么,但是主上不能听。”
  方宁听这话,顿时不乐意了。
  “我还能怕不成?我这拳打四海脚踏八方,有敌人一拳秒杀就是了,担心什么……”他不满道。
  说着,超空气中挥舞了一拳,空间被划破,留下了一个难以愈合的空间。
  看着方宁随手一击威力如此之强,女魃惊讶道:“主上,你实力恢复了吗?”
  她眼中闪光,眼神中充满希冀。
  之前她与方宁交手,并没有对方宁造成伤害,她也知道方宁并未使出全力,只出手了寥寥数回便将她击败。
  “是的,只不过空有修为,心境太差。”小破插嘴道。
  方宁闹了个脸红,支支吾吾的也不知在嘀咕什么。
  他确实心境太差,甚至还不如一些至尊。
  女魃眼中光亮熄灭,有些失望。
  “不过我已将梦呓传授给老大,还要修炼不少年月。”
  闻言,女魃也表现得不是那么失落。
  “我只能说我为何来此,剩下的主上还是不能知道。”
  女魃顿了顿,接着道:“我还能再透露一点,主上的记忆是被您自己封存的,现如今没解封,只能说时机还未到。”
  方宁心里一震。
  他感受到了阴谋的味道,自己将自己封印?怪不得我体质不一般,可能是是早有预谋。
  这是把自己安排的明明白白啊。方宁暗自思忖。
  方宁也不打算刻意探究真相,走一步算一步吧。
  女魃可能是目前唯一一个知道来龙去脉之人,可她有所忌惮,也不能随意乱说。
  “我知道了,你继续说吧。”
  女魃心中暗叹,不愧是主上,居然那么快就想通了。
  “我被人击伤,因为我不愿交代事实,被人折磨,斩去了舌头,但主上曾安排过我,来此界等您。”女魃开始讲述之前发生的一些事。
  方宁听完也不感到惊讶,生出了一种理所应当的感觉,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
  女魃继续道:“我来到此界后,身上重伤未愈。我本体是犼,自愈能力极强,但是击伤我之人实力过强,一时半会儿也难以自愈,只能出此下策,隐藏在这十万大山中,聚集了一批小鬼,赐予他们僵尸之体,为我寻找外来者吞噬疗伤。
  “犼?那你怎么叫女魃?”方宁疑惑道。
  女魃眼睛一酸,就要流下泪水。
  “主上当年救我性命时,我只是一只灵智初开的旱魃,为了纪念主上救命之恩,女魃不敢随意更名。”
  看来这女魃也受到方宁不少恩惠,她受到折磨之事,肯定与方宁有关。
  看着女魃泪水落下,他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还好小破机灵,赶紧安慰了女魃一番,她才止住了泪水。
  女整理情绪,开口道:“主上,在这之前的事,你是绝对不能知道的,你只要知道,你的敌人非常恐怖,绝不是现在的你所能应对的。”
  她语气异常的严肃,方宁的脸色也变得阴沉。
  方宁紧紧的攥着拳头,双唇紧闭,整理了女魃言语中的几个关键点。
  自己与身边的人变成这样,绝对与那暗中的敌人脱不了干系。
  “如今主上心境不够,万万不可主动找寻那人。若现在主上与那人交手,就算境界修为对等的情况下主上也毫无还手之力。”女语重心长道。
  高手的博弈,对拼的就是细节,哪怕只有细微差距,在高等层次的较量中也是致命的漏洞。
  “再往前的事主上就不能知道了,这只能靠主上自己了解回忆,我与小破,要商议一番。”女魃沉声道。
  方宁站在原地,也不说话,沉思许久。
  女魃与小破回到了村庄,老妪也跟随他们而去。
  心境修为!
  方宁盘腿坐下,双手托腮。
  他有了危机感。
  只了解到一丝隐秘,他心中生出了强烈的危机感。自从吸收整个破灭宇宙之时,还从未有这感觉。
  自己的心境确实低了。自己修炼得顺风顺水,仅在五岁就无敌于世间,这太过顺利了!他也曾察觉到一些不对,但他都归咎于被多维宇宙眷顾,原来自己的每一步都是被安排好的。
  虽说是被自己安排的,但他还是感到了不爽。
  方宁从丹田宇宙中拿出了几瓶古酿,坐在草地上开始痛饮起来。
  心境!何时心境才能突破!
  方宁无时无刻的都在修炼梦呓心法,但这心境提升的速度,还是差强人意。
  小破说的没错,行走天下,感受世间万物,将它们寄托于心念之间,才能快速提升自己的心境修为,活在当下,才是要紧之事。
  方宁下定了决心,他将最后一瓶古酿牛饮而下,双手撑起起身体,晃晃悠悠的回到了村庄。
  小破与女魃也担忧看着方宁,他们已经商议完毕了。
  小破的担忧更甚,他知道方宁现在只是一个五岁小孩,如今知道了自己背负着仇恨与希望,会一时难以自拔。
  “哟,小破,亲热完了?”方宁脸色微红,喷吐着酒气,调笑道。
  他又变成了
  闻言,小破和女魃也闹了个脸红。
  女魃与小破同时呼了口气,他的担忧也在方宁的玩笑中烟消云散,跟着方宁笑了起来。
  三人都在笑,笑着各自值得开心的事,笑声感染了这座村庄,让这恐怖的封门村也变得不再诡秘。
  ……
  三人停下笑声。
  女魃沉默片刻,“老大,我与小破要离开了。”
  小破也在一旁点头附和。
  方宁收起笑脸,“好。”他直接同意了。
  他也不问他们去哪,他不喜欢拖拖拉拉的做事,他也早有预感。
  “小破本体留在您这,他若想完全破开封印还是得靠您。”女魃恭敬道。
  小破双目微红,看着方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