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隐秘对决 > 第四十五章 杜淳

第四十五章 杜淳


  越来越急眼了,方宁冷哂。
  事实上,杜烽的气息却是越来越强,秘术已经在侵蚀她的生命力。
  眼看杜烽的肘击来到眼前,方宁也不躲开,伸出右手轻轻的往杜烽的肘部弹了一下。
  “咔嚓。”
  一声脆响,杜烽的左手整条手臂的骨头被生生打碎。
  “啊!!”杜烽痛苦的尖叫了一声,如今双臂都被废掉,她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叫的人到了。”方宁笑吟吟道。
  天空上,出现了一个黑袍青年。
  杜烽表情张皇失措,方宁竟遭看出了她的意图,看样子还是专门在此等待她身后之人,此獠到底有什么依仗,让他如此不惧醉生阁。
  “不想那么多了。”杜烽的秘术开始反噬,她也坚持不了多久,扭头就跑。
  方宁也不追去,只是一脸嬉笑地看着她
  杜烽几步便到了黑袍青年下方,双膝跪地。
  “请老祖出手,剿灭此人!”她五官扭曲,恶狠狠道。
  “杜烽,冲动了。”黑袍青年冷笑。
  说罢,他轻轻的在杜烽额头上点了一下,她的身躯立马恢复了正常,连双臂都生长齐全,全身伤口也在快速愈合。
  方宁没动用破灭之气,对杜烽造成的都是纯纯的肉体伤势。
  杜烽意识到自己失态,沉声道:“谢老祖。”
  “老祖,此人杀了旭儿,杜烽恳请老祖出手抹除此人!”
  “呵呵,暂时还杀不得,他身上的秘密我们还没有得到。”黑袍青年双手虚押,似笑非笑地看着方宁。
  “这是吃定我了?你们真的不长脑子吗?”方宁感觉好多人把他当成软柿子了,任人宰割。
  “把献笛交出来,我就不为难你们醉生阁。”方宁淡淡道。
  “方小友莫急,你只要痛快把你的秘密交出来,我醉生阁能为你留一个全尸。”黑袍青年仍是那张似笑非笑的脸色。
  突然,方宁朝黑袍青年袭来,破灭之气缠绕着他的拳头,直接一拳轰了过去。
  黑皮青年也不慌,反倒是见到了破灭之气后眼神漏出了一丝火热与贪婪。
  真强!
  他很自信,伸出一个手掌,准备一巴掌拍灭方宁发动的攻击。
  “白痴。”方宁翻了白眼。
  “嘭。”一拳一掌碰撞在一起。
  “怎么可能?”黑袍青年惊呼,他的身体开始破裂。
  “怎么不可能,你连我这破灭之气的威力都不了解,还想觊觎我的秘密?”方宁冷笑道。
  “哼,你不要得意,这只是我一丝分神所化的参道境分身,下次我亲身莅临,杀你易如反掌!”黑袍男子很骄傲,这只一具小小的分身之体,毁了也就毁了。
  方宁笑道:“分神所化?送你个大礼!”
  他开始快速解析这具分身中的神魂气息。
  “找到了。”
  方宁向虚空中打了一拳,破灭之气化成了一个拳印,在虚空中消失不见。
  太快了,肉眼根本无法捕捉这拳印的轨迹。
  正在解体的黑袍青年突然感到不安,总觉得有大事发生。
  “醉生阁有名神帝怎么死的,你们不会忘了吧?”方宁笑了笑,看着黑袍青年。
  黑袍青年一愣,“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你能杀死神帝,但绝对杀不了我本尊!”黑袍青年大叫,他有些迟疑。
  方宁不会无的放矢,肯定是有把握击杀本尊。但他的本尊境界臻至悟道境,离半圣境也不远。
  一瞬间,他心里突然没了底。
  “跟你解释有什么用,废话那么多做什么。”方宁脸色变得冰冷。
  “交出献笛,我放过你本尊。这是第二次机会,事不过三。”
  “呸,你必死!”分身仍然嘴硬。
  侵入他体内的破灭之气突然加速了破坏速度,黑袍青年彻底湮灭在天地之中。
  “醉生阁,没有机会了。”
  杜烽跪伏在地上,已经吓晕过去。
  ……
  长生界,醉生阁总部。
  三名年轻人正在一间小院里聚会。
  “哈哈,杜淳,这次大发了啊,抓到方宁后,咱们醉生阁在这宇宙中的势力又要上几个台阶,你功不可没啊!”一位青年开口道。
  “过奖了,这只是我分内之事罢了。”杜淳啜饮一口面前杯中的酒,淡淡道。
  “谦虚了,以后你在阁主那里的地位又要上升不少,我们还得仰仗你关照我们啊。”另一个年轻人说道,但他眼神中有一些不甘。
  醉生阁不禁止内部竞争,但遇事之时必须一致对外。这次方宁直接出现在杜家领地,这简直是送上门的大礼,被杜淳捡了个便宜,他自然有些不爽。
  杜淳微微撇了他一眼,“钟宸廷,你似乎有点酸啊。”
  “哪里敢,我与韦嘉一样,都是真心恭喜你。”钟宸廷皮笑肉不笑道。
  两家向来不对付,杜淳也没理他,自顾自的吃喝。
  钟宸廷见杜淳不说话,继续讽刺道:“杜淳你就派一个分身前去,能不能抓到还是个问题。”
  “呵,那方宁的顶天无暇境,我哪句分深可是参道境,比他高出两个大境界。抓他还不是手拿把掐?”杜淳漏出冷笑。
  “还是多关心关心你钟家未来吧。”
  钟宸廷的脸色立马变得难看起来,这是赤裸裸的威胁。
  见双方撕破脸皮,韦嘉赶忙出来打圆场。
  “而为何必为了一个方宁伤了和气,没必要的事,来,喝酒。喝酒。”
  韦嘉是个喜欢见风使舵的人,他们韦家在醉生阁三只大支柱排名末流,谁也不敢得罪。
  “哼,我说过不要抓方宁,此子来历不明,这样贸然抓捕,很可能为我醉生阁招来横祸!”钟宸廷怒道。
  “胆小鬼,富贵险中求,钟家有你这样的家主,迟早完蛋。”杜淳也毫不留情的嘲讽道。
  “你…”钟宸廷也不知如何回应,只能作罢。
  他向来反对做有风险之事,这次抓捕方宁的行动,他也不想参与,许多人都对他指指点点,就连家族内也有不和谐的声音。
  他的预感向来很准,他隐隐觉得有大祸将要降临醉生阁,很可能与这方宁有关。
  方宁身上的秘密太诱惑了。
  一种全然不同的灵气修炼方法,很可能打破现有的境界认知,甚至能借此机会踏出这片宇宙,往更远的世界走去。
  钟宸廷还是不参与,他只想保住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