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隐秘对决 > 第四十七章 团聚

第四十七章 团聚


  “敢问公子,墨儿现在身处何处?”献笛一脸期待,他很久没见到自己的孙女了。
  “他还在神人界。”方宁答道。
  刚才追击杜烽,将墨儿与韦薇二女忘那了。
  “好好,多谢方公子照扶。”献笛拱手道。
  方宁咧嘴一笑,“想孙女了这是。”
  献笛尴尬的笑了两声。
  “没关系,现在就给墨儿带来。”
  说完,方宁身侧空间出现了裂缝,裂缝中虚空在不停的折叠,几乎是瞬间就连接到了神人界。
  献墨儿吓了一跳,她还在杜府门口的地上无聊的挑弄尘土,面前的空间却突然出现了一个门一般大小的裂口。
  “爷爷!”
  献墨儿看到了献笛,惊喜的大叫。
  “墨儿。”看到孙女的一瞬间,献笛就开始老泪纵横,孙女真的完全康复了。
  “过来吧。”方宁淡声道。
  献墨儿也没犹豫,直接跳入了方宁所处的空间。
  韦薇不敢动弹。
  方宁微微扫了她一眼,“你也来吧。”
  韦薇恭敬的作揖,也随墨儿进入了长生界。
  “爷爷!”献墨儿扑了上去,献笛也紧紧抱住孙女,二人一起落泪。
  看着二人团聚痛哭,方宁不禁皱眉。
  这真的是冰阳女帝吗?看墨儿的情绪与神色,不像是装的。
  按理来说冰阳女帝是带着记忆转世的,献墨儿也仅仅在此界生活了六年,这等强者不应该对这区区的几年亲情产生羁绊。
  境界越高,越是无情。
  方宁摇了摇头,不想多想了。
  爷孙俩交流完感情,献墨儿才依依不舍的松开了献笛的衣袖。
  献墨儿深吸一口气,“长生界,好久没来了。”她低声呢喃道。
  果然,这小妮子来过长生界。
  方宁并不意外,献墨儿本就不简单。
  献笛吃了一惊,惊诧道:“墨儿。你怎么知道这里是长生界。”
  献笛因为被关押的关系,也是第一次来到长生界,而墨儿年仅六岁,怎么会知道这个世界?
  方宁像是想到了什么,嬉笑道:“献笛,你们献国发达了,墨儿可是大能转世,献国必定崛起!”
  “这……”
  献笛顿时感到脑子有些不够用,“墨儿的神魂就是因为这?”
  “没错,转世时出了点小意外,后来体质压制不住神魂,才让她变得羸弱。”方宁解释道。
  献笛心生担忧,他也对这转世之人有所了解,她担心墨儿恢复记忆后却不承认这世的血缘。
  方宁看透了献笛的心思,笑道:“不用担心,她自从治愈后就恢复了全部记忆,你看她像不承认你的样子吗?
  这时,墨儿也贴近献笛撒娇。
  “爷爷!”
  献笛也不再多虑,“哈哈,是爷爷想多了!”说着,刮了刮献墨儿娇小的琼鼻。
  “你想清楚了,你这孙女可不简单,他超越你的修为易如反掌,那岂不是……”方宁似笑非笑道。
  献笛表情一滞,他想起了献国的皇规。
  实力至上者为祖!
  随即,献笛满脸尴尬,吭哧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看着献笛窘迫的样子,方宁开怀大笑。
  “爷爷,我还有事要做,不会做献国老祖!”墨儿娇声道,还白了方宁一眼。
  她爬上献笛的后背,想要玩小时候爷爷经常带着她玩的游戏。
  献笛已经在想象自己叫墨儿老祖的场景,要多尴尬就有多尴尬。
  在凡人界,很少有后辈能在老人尚在人世之时超越先辈的修为,所以绝大部分的实力都是以老祖为尊。
  墨儿都这么说了,献笛也不多想了,背着墨儿开始跑来跑去。
  “哈哈哈哈。”银玲般的娇小在大殿中回荡。
  ……
  萧衍在自己的住所大发雷霆。
  方宁如此嚣张,都要打起来了还能安心住在醉生阁,吃他的用他的,一点都没有担忧的样子,这是完全没有将他放在心上!
  探子传来线报,方宁住的府邸不时传来阵阵笑声,这更让他恼怒!
  “狂妄!”萧衍一巴掌拍碎了面前的墙壁,发泄怒气。
  他将自己屋内的所有所有无关之人赶了出去,自己坐在桌前,捏碎了一枚金色令牌。
  金色令牌破碎,缓缓升起一个人影。
  “大尊。”萧衍低着头,拱手道
  那被称为大尊的人影微微皱眉,有些不满。
  “何事?”人影开口问道。
  “方宁之事。”
  “抓到了?”
  萧衍摇头,“我等无能为力,方宁的实力,远远超出我们的预期。”
  人影的眉头皱的更深,“半圣?”
  “这是最起码的。”萧衍将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
  听完,人影也无言许久。
  良久,人影开口问道:“还有余地?”
  “没有。”萧衍老实回答道。
  “他击杀了杜家老祖,若我们还与方宁留有余地,只会让醉生阁沦为笑柄。”
  萧衍有些拱火的意思,他惧怕方宁,更恨方宁,没人能让他丢脸。
  “我与洪荒宗墨阳大尊商量一下,七日后,我们会去神人界与他谈判。”人影也不敢莽撞,所说方宁与他都是半圣,多个帮手定能碾压对方。
  说罢,人影晃动,便要消失在此。
  “大尊!”萧衍连忙开口阻拦。
  人影很不爽,“又有什么事?”
  萧衍脸色涨红,说话有些扭捏。
  “那方宁就在我醉生阁。”
  吭哧了半天,萧衍终于开口。
  空气突然变得有些冰冷。
  “他怎么会在长生界?”人影冷声问道。
  “我也不知,他突然就来到了此地,要走了他的人,还要我管他吃喝。”
  萧衍现在恨不得找个地缝一猛子扎下去,这太丢人了。
  “废物!”人影怒喝。
  “大尊,我们实力不如他,我们也是被逼迫的。”
  萧衍这番话看似无奈,其实内含深意,将他一个人的责任分推到一群人身上,事后受到惩罚也不会到难以接受的地步。
  “三日,三日后我会本体亲临此处!”
  人影说完,立马消失在房间内。
  萧衍呼了口气,刚才人影发怒将他吓得不轻,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要不是大尊在外游历,你早就死无全尸!”
  他盯着方宁住所的方向,眼神充满了怨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