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隐秘对决 > 第五十四章 混沌开哥

第五十四章 混沌开哥


  这居然是混沌之气!
  查阅完破孤录关于混沌的记载,方宁有些兴奋。
  混沌是宇宙诞生之初天地未开时形成的灵气,可塑性极强。虽说档次比不上破灭之气,但也有极高的参考价值。
  方宁的破灭之气也能演化为混沌,可如此天然精纯的混沌之气,还是第一次见到。
  “嘤。”
  断斧中传来一声低吟。
  像是婴儿的哭声。
  方宁眼神微凝,这是有东西要出世。
  混沌之气开始缠绕,逐渐包裹成茧状。
  过了许久,“咔嚓。”
  小茧发出清脆的声音,茧体出现裂纹。
  裂开后,小茧并没有破碎,而是慢慢地消失,像是被什么东西吸收了一样。
  茧壳完全消失,出现了一个小孩。
  小孩的头发是一条长长的发髻,身上穿着黑色肚兜,眼睛紧闭,拇指放在嘴里咂巴,甚是可爱。
  方宁顿时来了兴趣,它看出这小孩是类似小破一般的存在,但他不理解这残破的斧头为何能诞生器灵。
  小孩吸收完最后一块碎片,睁开了眼睛。
  他眼睛扑闪扑闪,好奇的看着方宁。
  方宁也看着他。
  “看什么看!哥就穿了一件肚兜你还看!”小孩嚷道。
  这脾气有些暴躁。
  方宁有些不爽,将器灵揪出来,往他脑门上弹了一下。
  “哎呦!”小孩吃痛,紧紧的捂着脑袋。
  “你是谁,怎么能捉到我!”
  小孩有些疑惑,能捉到器灵的人非常少,再说他本身等级极高,怎么会被轻易捉住。
  方宁见他可爱,也不计较。
  “你先说你是谁,我再说我是谁。”
  方宁翻遍破孤录,也没有关于这个器灵的记载,只能询问这小孩。
  看小孩的反应,他可能不认识自己。
  听到方宁问话,小孩在方宁手中站了起来,捂住脑袋的手放开,叉腰挺胸,头都快要到天上去。
  “我是开天斧!”说着,小孩瞥了一眼方宁。“你可以叫我开哥!”
  小孩傲然,仍是那个姿势,装深沉。
  “开哥?”方宁回味道,有些不对劲。
  “呵呵,这么拽吗?”他被逗笑。
  小孩有些生气,“呵呵?不服?”
  方宁点头笑道,“有点。”
  “不服打我,来,朝这打。”小孩飞到断斧旁,用小手敲了敲斧刃,示意方宁。
  见小孩那么嚣张,活脱脱一个熊孩子模样,方宁有些不爽。
  谁还不是个孩子了?
  方宁夹住斧刃,两只微微用力。
  “嗷!哥哥哥,我错了!”器灵喊道。
  他与开天斧为一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方宁也没破坏这断斧,松开斧刃,脸带微笑看着小孩。
  小孩躺在地上抹泪,他没想到方宁真有损坏开天斧本体的能力。
  “小东西,现在叫哥了?”方宁笑道。
  “哥,你是我大哥。”
  小孩蔫了,再也没有之前的傲劲。
  “你是这开天斧的斧灵,你的主人是谁?”方宁问道。
  小孩沉默,这问题他回答不上。
  见器灵不说话,方宁灵光一闪。
  “你不会也没多少记忆吧?”
  器灵有些诧异,小嘴微张。
  “你怎么知道?”
  他知道的真不多,只有些淡淡的记忆。
  器灵知道他是开天斧,材质很坚硬,自己是混沌灵,仅此几点而已。
  方宁无语,他猜到开天斧可能与他有渊源,但似乎与他有关的特殊体大部分记忆残缺的厉害。
  比如小破,还有眼前的开天斧,当然也包括方宁本身。
  他们都有一个特点。
  年幼。
  根据方宁推测,跟他有关的幼年个体可能都有记忆残缺。
  这也许是有人担心年幼个体会造成泄密。
  但综合小破的实际情况来看,年幼个体也会恢复一些记忆,只是时机未到。
  献墨儿是个例外,她是带着全部记忆转生的。
  方宁决定将断斧带在身边。
  “以后叫你开弟,没问题吧?”
  方宁这是故意损他,谁让这小家伙那么嚣张。
  小孩的脸色立马垮了下来,在方宁的‘开导’下,极其不情愿的接受了这个称呼。
  方宁没将他丢入丹田宇宙,而是将他放入了衣袖中,毕竟身边没有人聊天也怪无聊的。
  晨光熹微,外面已经天亮。
  “今天有事干了。”
  墨儿还要再过两天才能回来,方宁还没忘了聂尊的承诺,无聊的他想找点事做,正好去洪荒宗走上一遭。
  方宁找到了聂尊。
  聂尊看上去很疲惫,他一夜都在胆战心惊中度过,精神状态出现了问题。
  “大人。”聂尊声音有些颤抖,但还是恭敬地行了礼。
  莫尊得到了赦免,早已溜之大吉,现在剩他独自一人面对方宁,自然是怕的不行。
  方宁摆摆手,他最讨厌这些繁文缛节,处处透露着虚伪。
  “走吧。”
  “是。”聂尊将身体躬的更低,因为他听出了方宁语气中的不耐。
  “不,等等。”方宁想起了什么,没有立刻离开,“差点忘了,我还没灭掉这醉生阁。”
  方宁拍了下脑袋,想起了这件事。
  方宁这话,听上去稀松平常,可听到这话的聂尊,心里却掀起了惊涛骇浪。
  方宁真要灭了醉生阁!
  他之前还以为就是狠话而已。
  聂尊赶忙开口阻拦:“大人,万万不可,醉生阁还有更加强大的存在坐镇,你若全灭醉生阁,那就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了!”
  方宁脸色古怪。
  怎么还有更强的存在?
  这怎么跟他看的小说一样,打小的来老的一个个都充当经验宝宝的角色。
  “我并没有感受到他的气息,再说,要是有更厉害的人,我杀萧穆之时就该跳出来阻止了,怎么会眼睁睁的看着我杀人?”
  “大人有所不知,这萧族祖先在独立空间中闭关,就算是想阻止也无能为力,还有一种可能……”聂尊想到这,被接下来的想法吓了一跳。
  “赶紧说,磨磨唧唧的!”方宁肃声道。
  “还有就是……这萧族祖先,可能忌惮大人的实力……”
  聂尊沉默,若真是这样,这方宁得可怕到什么程度?
  他不敢继续推测。
  方宁眉间微动。“一个二个的,一起跳出来不好吗,一巴掌灭了就是,浪费我时间。”
  说完,他看着聂尊,“洪荒宗不会也有比你强的存在吧?”
  聂尊打了个寒战。